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杏林夜談 (12) 肺科難症(BOOP) (二)
2020/04/22 03:07
瀏覽241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專欄

杏林夜談 (12)

成彥邦

 

肺科難症

閉塞性細支氣管炎伴機化性肺炎

(Bronchiolitis Obliterans Organizing Pneumonia 簡稱 BOOP)

(接上回)

(三)巴克努的症狀

       巴克努67歲大塊頭漢子,任高中數學老師,他一拐一拐痛苦地走進診療室,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嘆了一大口氣説:「要老命呀!真沒想到會落魄到這步田地,我風光的時候每年參加HoustonAustin MS150慈善募款騎單車長征,都毫無問題。大約2012年練習時不慎從單車上摔下來,左大腿受傷疼痛,我休息了一週後,經服了大量阿斯匹靈和Tylenol ,勉強完成第一天的單車路程,就退出了。 以後左大腿走路走多了便隱隱作痛,一年多來我的醫師開了類固醇和阿斯匹靈一類的藥,仍然無濟於事 ,不得不去看骨科醫師,骨科醫師診斷為髖關節衰退損傷,必須作髖關節置換手術。我不願馬上開刀,想以消炎、去腫、止痛等藥物作保守治療。

       「到了2014年我已經服6種不同藥物。,包括降膽固醇的、降血壓的、消炎的、両種抗酸的和食導逆流的藥。不知何故,我開始出現無名的咳嗽,分不清楚是鼻過敏、鼻炎還是鼻竇炎造成鼻涕內流,因此經常患感冒,就用抗生素來抗病,時好時壞, 等於服了七種不同的藥物了。

       2015年我咳得一塌糊塗,痰也很多,家庭醫師把我介紹給過敏專家。過敏專家也看不出頭緒來,送我去肺科專家。肺科專家左看右看決定處一種含激素的噴劑,説我得了支氣管炎。支氣管炎造成咳嗽不打緊、用了噴劑後似乎左股關節更痛些,於是醫師又開止痛藥(Hydrocodeine)毎日三片,病情勉強應付過去,可麻煩的是,我開始得了肺炎 。又不得不重拾抗生素和第二種噴劑,算下來我服了八種藥,精確的説有時用上九種藥。我找的醫生都屬於休士頓一個大醫療集團,所有的處方是集團的醫生們相互會診認可的。但這段日子真不好過,有一天我的眼睛出現三重視(Triple Vision)還把一個神經科醫師(Neurologist)也牽扯進來了,結果被送去耳鼻喉科專家診治,專家於是又處一方,設法止住鼻涕內流。

      2016年四月中,我67歲了, 感覺到肺炎把我修理得很慘。我進休士頓聖路克醫院作(CAT  Scan)透視檢查,發現我肺葉底部肺炎嚴重。我和妻子商量,下決心從教職退休下來,專心住院治療。一共有5個肺科專家加上一個過敏專家,他們6人心心相印不信治不好我的病。他們首先發現我所服的藥中有一種造成過敏,因此改服另外一種藥。同時診斷出我得了「閉塞性細支氣管炎伴機化性肺炎」(BOOP),住院6天中並作了一項肺刮除清理手術(Lung Scraping ),這時我已經服13種藥了,他們又處了潑尼松(prednisone)每天大劑量40毫克來對付BOOP。説也奇怪40毫克的潑尼松居然使我舒服多了,咳嗽也少了。如此相安無事很久,不幸,我的大腿髖關節越來越痛,尤其咳嗽時身體使力一咳一震間簡直痛得受不了。

      「我又回去看骨科醫師談置換髖關節手術的問題。骨科醫師這次説:「除非把你的潑尼松降低到每日5毫克,還要其他各科醫師同意(sign clearance form),我才考慮答應替你作置換手術。

      「我於是努力的降低潑尼松,但降低到20毫克我就承受不住了,一些症狀如咳喘、多痰、支氣管炎和肺(BOOP)的怪現象又陰魂不散的通通回來了。

      「我用盡了主流醫學的治療,光為治這個病已經八、九個醫生的會診和諮詢 ,歷經了三年的醫療仍無改善。我只好向好友李昂打聼中醫的治療,他的岳母正是那個中風癱瘓要喝咖啡的女士, 所以李昂極力推薦我來找你試試,我不得已啊!」。

(四)擬定治療計畫

        我鼓勵巴克努且帶安慰地説:「不打緊!其實來找我的病人都是走投無路、山窮水盡的病患,你不是第一個,有醫療保險的病人當然會去看保險給付的醫生,除非腦神經有點怪異的人才會先不先去看中醫針灸師的。那些沒保險的病人,把頭殼削尖也要鑽進主流醫療的圈圈,等儲蓄花光了,病還是依然故我,而且痛苦更不堪,到那時候才會找中醫師來碰碰運氣。依我個人的經驗,先前那些把頭殼削尖的病人,等來到我診所治療後,十之八九都有滿意的結果。 你的病照我的方式醫療也會有希望痊癒的,但不知你要我醫到什麼程度?」

       巴克努臉露笑容:「我完全不盼你把我近年的病一掃而光,我的醫療經費有限,不可能允許我作長期的治療,我希望經你的治療可以好到只服5毫克的潑尼松、咳喘不嚴重、高血壓、止痛藥減少,而身體好到可以通過心臟科醫師、肺科醫師、過敏醫師、骨科醫師的檢驗認可,他們的醫規是:我能毫無困難且安全地去作完置換髖關節手術。那時你的任務就大功告成了。」

       我説:「我還以爲你打算要我把你治到健步如飛,和沒傷骨前一樣地過生龍活虎的日子呢,如果僅通過專科醫師的檢測可以達到開刀置換手術的目的,那就簡單多了。

首先,我要替你作兩個測試,一個測你的循環系統、呼吸系統、骨骼系統和腎、肝等器官的功能。第二項以儀器把脈從中醫經絡的角度來觀察十二經絡的虛實、寒熱等。虛者補之、實者瀉之,這就要靠針灸了。如此用針用藥將身體的不適病狀諸如咳嗽、氣喘、失眠、 高血壓、腰腿疼痛、神經衰弱等病治癒。等你的病况有起色,可以一路將你所服的西藥減少至微量,甚至停服。」

       巴克努欣然同意:「我早走投無路了,你願把我這匹死馬當活馬醫,我當然同意,只要你的治療方針有效,悉聼尊意我願領教你的針灸和中藥。」(未完待续)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mate : 鬧事圍事臺灣行 !
2021/04/12 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