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五千六百三十二
2019/10/21 03:04
瀏覽8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慧琳音義
指唐‧慧琳所撰之《一切經音義》。全書
一百卷。收在《大正藏》第五十四冊。慧琳(
737~820),唐代京師西明寺僧,俗姓裴,疏
勒國人,幼習儒學,出家後,師事不空三藏,
對於印度聲明、中國訓詁等,都有深入的研
究。他認為佛教音義一類的書籍,在以前雖有
高齊‧釋道慧撰《一切經音》(若干卷),唐
‧釋玄應撰《眾經音義》(二十五卷)、雲公
撰《涅槃經音義》(一卷)、慧苑撰《新釋華
嚴經音義》(二卷)、窺基撰《法華經音訓》
(一卷)等等,但有的只限於一經,有的且有
訛誤。因在各家音義基礎之上,他更根據《韻
英》、《考聲》、《切韻》等以釋音,根據《
說文》、《字林》、《玉篇》、《字統》、《
古今正字》、《文字典說》、《開元文字音義
》等以釋義,並兼採一般經史百家學說,以佛
意為標準詳加考定,撰成《一切經音義》百
卷。自唐德宗貞元四年(788)年五十二歲開
始,至唐憲宗元和五年(810)止,中經二十
三年方才完成。後十年,即元和十五年年八十
四,卒於西明寺。
本書為經典文字音義的註釋之作。它將佛
典中讀音與解義較難的字一一錄出,詳加音
訓。並對新舊音譯的名詞,一一考正梵音。所
釋以《開元釋教錄》入藏之籍為主,兼採西明
寺所藏經,始於《大般若經》,終於《護命法
》,總一千三百部,五千七百餘卷(此據景審
〈一切經音義序〉說,實際不足此數),約六
十萬言,凡玄應、慧苑、雲公、基師等舊音可
用者則用之,餘則自撰。其用舊音之處,也往
往加以刪補改訂(其用雲公及基師音義,皆注
明刪補,又引用《玄應音義》也多所改訂,如
第九卷《放光般若經》卷一「緒,舊作辭呂反
,今改用徐呂反。」「甫,舊作方宇反,今改
用膚武反。」「俞,舊無反切,今補庾朱反」
等等)。本書撰成後,於宣宗大中五年(851
)奏請入藏。後經變亂,本書之存於京師者亡
佚。後五代時契丹據燕雲十六州時,本書在契
丹流行。後周世宗顯德二年(955),高麗國
派人來吳越求本書不得。至遼聖宗統和五年(
987),燕京沙門希麟繼玄應書,撰《續一切
經音義》十卷(就《開元錄》以後至《貞元錄
》間,續翻經論及拾遺律傳等書,約二二六卷
,為之注音解義)。後來遼道宗咸雍八年(
1072),高麗國於遼得本書。元‧至元二十三
年釋慶吉祥撰《法寶勘同總錄》,著錄此書,
可見元時此書猶存,其後一度亡失。到光緒初
年,復從日本得到此書,民國元年(1912)始
由上海頻伽精舍印行。
本書內容精審,非前後諸家音義所能及。
它在學術上的影響,有下列幾方面︰首先,是
對佛教義學的貢獻。佛典繙自梵文,無論是意
譯或直譯,均難免有所訛略。且筆受者往往「
妄益偏旁,率情用字」,而書寫者又隨便增減
點畫,不但「真俗並失」,而且「句味兼差
」。加以長期間展轉傳鈔,錯誤更多(如羯鞞
寫作[歇-欠+鳥][(上白下十)+鳥],鞭[革+亢]
寫作[革+印][革+亢],[廟-朝+非]礨寫作蓓蕾,[草-早+好]
莇寫作薅耡,庶几寫作謶譏,狎習寫作[言+甲]謵,
被褡寫作被闟等等)。使人多有隔膜。慧琳註
釋佛經,一本漢儒小學家以字音釋字義的原則
,使人由普通義而明其理。這樣,開元入藏的
佛經,由於此書之助,大都可以理解。
其次,是在文字學方面的貢獻。東漢‧許
慎撰《說文解字》一書,成為訓詁學的標準,
惟傳本不一,經後人刊落,偽誤甚多。如用慧
琳《音義》對勘,就知後人所刊《說文》中有
逸字(如《說文》無「濤」字,而琳《音義》
八十三卷,引《說文》云︰「濤,潮水涌起也
,從水壽聲」)、脫字(如〈說文解字後敘〉
謂說解凡十三萬三千四百四十一字,胡秉虔氏
撰《說文管見》謂《說解》止十二萬二千六百
九十九字。據此則《說解》脫漏一萬七百四十
二字,而琳《音義》卷二與卷六《大般若經》
癇字注引《說文》云︰「風病也。」今《說文
》即脫「風」字)、逸句(如本書卷十三與卷
十四《大寶積經》及《集古今佛道論衡音義》
,「桎梏」註引《說文》云︰「桎足械也,所
以質地也,梏手械也,所以告天也。」今《說
文》逸「所以質地也,所以告天也」二句)、
刪改句(如本書卷九十八《廣弘明集音義》,
「瑤」注引《說文》云︰「石之美者也」。徐
《說文》改石為玉)、傳寫訛誤的字句(本書
卷八十六與卷九十六《辯正論》及《廣弘明集
音義》,甃注引《說文》云︰「井甓也」。徐
《說文》誤作璧),凡此均可以用慧琳《音義
》增補訂正。可見此書在文字學上的價值。
復次,是在音韻學方面的貢獻。《說文解
字》一書,素為研究古音者的準則。惟《說文
》古音經南唐二徐刊定之後,被竄亂者不少,
而慧琳《音義》所引《說文》,則能保存古音
,可為研究古韻和音讀者之助。唐、宋韻書,
多祖陸法言《切韻》一派,《切韻》為六朝舊
音,保存於江左,因此唐人稱為吳音。另外還
有元‧廷堅《韻英》及張戩《考聲切韻》一派
為秦音。慧琳熟悉關中漢語,所以本書獨取元
‧廷堅《韻英》一派的秦音(王國維據景審序
,謂琳音音切依據元‧廷堅與張戩書,而本書
註中卻指明專依廷堅的《韻英》),而不取陸
法言一派的吳音,(如本書卷八檛打下註云
︰「下德耿反,陸法言云︰都挺反,吳音,今
不取。」如本書卷首音《大唐三藏聖教序》覆
載二字云︰「上敷務反,見《韻英》秦音也;
諸字書皆敷救反,吳、楚之音也。」)可見一
斑。後世,《切韻》一派的吳音盛行,而《韻
英》一派的秦音衰歇,今可藉書上窺往古的關
中音系。又本書卷五音玄奘譯《大般若經》第
四一五卷,四十三梵字,悉改舊文,謂奘譯為
邊方不正之音,因此擯而不用。這是因為玄奘
所學梵文為當時中天竺音系,慧琳所學則為北
天竺音系(但慧琳自稱為中天音),故有參差
,特加改易(慧琳書對舊翻陀羅尼有梵本可考
者,都重新譯過。如《大般若經》護法陀羅尼
,《十輪經》護國不退轉心大陀羅尼,《涅槃
經》波旬獻佛陀羅尼等。又於《涅槃經》音義
附辨悉談十八章)這也是對於梵文音韻研究方面可資之處。
本書在國內久已失傳,自清‧光緒初年復
得之於日本,即為學術界所重視。一般學人對
它的利用︰一為輯佚,二為考史。因為本書所
用材料,都是隋唐時代通行的古籍,而且徵引
廣博,計經、史、小學書籍共達二百四十餘
種。其中所收經部如鄭玄《周易注》、韓康伯
《周易注》等,史部如宋忠《世本》、姚恭《
年歷帝紀》等,小學部如李斯《蒼頡篇》、趙
高《爰歷篇》、《文字典說》、《古今正字》
等久已亡佚。所以自本書取回後,會稽陶方琦
即利用它輯《蒼頡篇》以補孫星衍之不足。又
續輯《字林》以補任大椿之不足。山陽顧震福
利用它輯《蒼頡》、《三蒼》、《勸學篇》、
《文字集略》四十六種,為《小學鉤沈續篇》
(任大椿輯小學逸書二十四種名曰《小學鉤沈
》)。此外如汪黎慶輯《字樣》、《開元文字
音義》、《韻詮》、《韻英》四種為《小學叢
殘》,易碩輯《淮南許注鉤沈》,十之八均取
材於《慧琳音義》,十之一取材於希麟《續音
義》,採用他書者不過十之一而已。本書還可
用以考史。如敦煌發見慧超《往五天竺國傳》
,首尾殘闕,不知何人所作。羅振玉據本書卷
一百所標難字,考知為慧超所撰。近人陳援庵
考《四庫提要》「惠敏撰《高僧傳》」之偽,
利用本書卷八十六考知為慧皎書之前帙,等等
皆是。另外本書還保存了一些佚書目錄,如《
五天雅言》、《七曜天文經》、《西域志》、
《南海志》、《崇正錄》、《釋門系錄》、《
利涉論衡》、《道氤論衡》、《無行書》、稠
禪師《宗法義論》等。
本書也有一些粗疏之處。即間有以古字誤
為俗字的,有引《說文》竄改本的訛字而未能
正其誤的,也有因失檢而自錯亂的(如浮字凡
五見,卷七浮囊下注浮附五反,《玉篇》音扶
尤反,陸法言音薄謀反,下二反皆吳楚之音,
今並不取。然卷三浮囊下注浮,又用符尤反)
。但這些只不過是小疵而已。(田光烈)
■附︰陳垣〈慧琳音義〉、〈希麟音義〉(摘
錄自《中國佛教史籍概論》卷四)
前言
琳書與玄應書同名,凡《開元錄》入藏之
經,悉依次音之,有舊音可用者用舊音,餘則
自撰。麟所續者,《開元錄》以後至《貞元錄
》之經,續琳書,非續玄應書也,故合論之。
二書在清末為顯學,其內容體製與玄應、
慧苑書同,而部帙數倍之,其可貴自不待言。
茲特略其內容,而言其歷史。二書通行者有日
本版,及頻伽藏影印本。
慧琳、希麟略歷
慧琳,《宋僧傳》五有傳︰「唐京師西明
寺僧,姓裴氏,疏勒國人。始事不空三藏,印
度聲明、支那訓詁,靡不精奧。嘗引字林、三
倉,諸經雜史,撰大藏音義一百卷,起貞元四
年,迄元和五載絕筆,貯其本於西明藏中,以
元和十五年庚子卒於所住,春秋八十四矣。迨
大中五年,有奏請入藏流行,近高麗國偏尚釋
門,周‧顯德中,遣使齎金入浙中求慧琳音義
,時無此本,故有闕如」云。
疏勒為漢時舊地,在今新疆南路喀什噶
爾。《通典》言︰「唐時其國王姓裴,侍子常
在京師。」頗疑裴姓乃中國人,國於此地,慧
琳其支屬也。博通梵漢,綜貫玄儒,在唐代西
北耆舊中,當首屈一指。宣統初纂《新疆圖志
》,其人物傳絕不聞有此類之人,殊可詫也。
傳中有可注意者,貞元四年始撰《音義》時,
琳五十二矣,至元和五載書成,琳已七十四,
中間凡二十三年,老而不倦,為可敬也。惟此
據《宋僧傳》言之,贊寧未見其書,當另有所
本。據本書景審序,則言建中末年創製,迄元
和二祀而成,與《宋僧傳》所言,相差數歲。
然費時二十餘年,書成時年過七十,則二說尚無大異。
《宋僧傳》謂︰「周‧顯德中,高麗國遣
使入浙,求其書不得。」所謂浙,指吳越國,
贊寧諱言之。《宋僧傳》二十五〈行[王+舀]傳〉謂
︰「慧琳音義不傳,[王+舀]述大藏經音疏,行於江
浙」,亦指吳越國。然當時中國不統一,吳越
無其書,未必他處無其書也。試以希麟之書證
之,麟所續者琳書,使麟不見其書,則又從何
續起。希麟者,燕京崇仁寺沙門,其自序謂︰
「唐‧建中末,有沙門慧琳,棲心二十載,披
讀一切經,撰成音義總一百卷。依開元釋教錄
,從大般若,終護命法,所音都五千四十八
卷。自開元錄後,相繼翻傳經論,及拾遺律傳
等,從大乘理趣六波羅密多經,盡續開元釋教
錄,總二百六十六卷,前音未載,今續者是
也。」據此,則麟曾見琳書,知燕京有其本
也。希麟序無年月,然卷五〈旃蒙歲〉條下,
謂︰「旃蒙為唐代宗永泰元年乙巳,到今統和
五年丁亥,得二百二十三年。」則麟書實撰於
宋‧雍熙四年,與《宋僧傳》同時。江浙無是
書,燕京何得有是書,言宗教不能不涉及政治矣。
《慧琳音義》,大中中雖曾奏請入藏,然
廣明之後,長安迭經兵燹,經典自易散亡,燕
京地處邊隅,人習「詭隨之俗」,金世宗所謂
︰「遼兵至則從遼,宋人至則從宋,故屢經遷
變,而未嘗殘破。」《琳音》與圓照《貞元續
開元錄》之能保存,及傳至高麗者,亦以此,
此談政治文化者所不可忽也。
二書之流行及利用
乾隆五十一年,莊炘刻玄應〈音義序〉已
知《宋高僧傳》有慧琳《音義》,但恨其不
傳。然乾隆二年,日本已有刻本,清人不知
也。《書目答問補正》謂︰「其書見唐藝文志
,乾隆七年日本重刻。」均不確。光緒初,中
日通使,館員始發見其書,認為舶來佳品,漸
有以相餽贈者,會稽陶方琦即利用之以補輯《
字林》、《倉頡》;《越縵堂日記》於光緒六
年十二月及八年十月、九年十二月,皆曾記是
書;十四年陸心源刻《唐文拾遺》,卷二十七
採本書景審序,二十九採本書顧齊之序;十八
年山陽顧震福利用之以撰《小學鉤沉續編》,
二十二年陳作霖撰本書通檢;二十七年楊守敬
刊於《日本訪書志》,於是士林無不知有是書矣。
惟光緒二十二年繆荃孫輯《遼文存》,獨
不收希麟〈續音序〉,蓋不省為遼僧也。三十
年王仁俊輯《遼文萃》,卷二補希麟序,乃舉
五證以明之,實則麟之為遼僧,本書卷五已自
言,無煩多證也。
遼時文化本陋,惟燕雲十六州為中華舊壤
,士夫多寄跡方外,故其地佛教獨昌,觀繆、
王二家所輯遺文,屬佛教者殆十之六七。京西
大覺寺,有遼‧咸雍四年《清水院創造藏經碑
記》,言︰「有南陽鄧公,捨錢五十萬,募同
志印大藏經,凡五百七十九帙。」足為遼有藏
經之證。其數比《開元錄》之四七九帙,且有
增加,故慧琳、圓照、希麟之書,不載於宋藏
者,均存於遼藏。《遼史》二十三〈道宗紀〉
︰「咸雍八年十二月,賜高麗佛經一藏。」此
高麗所以有慧琳、圓照之書也。然元‧至元二
十二年撰《法寶勘同總錄》。卷十,慧琳、圓
照、希麟之書,皆已著錄編號。是元時本有其
書,不待清末始復得之日本也。
至日本之得是書,當在明‧天順間大將軍
源義政向朝鮮請得全藏之時,見本書卷首紀事
所引〈善鄰國寶記〉。陳作霖〈通檢序〉謂︰
「歷千載而云遙,寄三韓而亡恙,直至明神宗
之代,倏遭平秀吉之師,入府先收圖籍」云云
,非事實也。今將琳、麟兩《音義》流行表錄後︰
西元810 元和五年,《慧琳音義》成。
    851 大中五年,奏請入藏。
    880 廣明元年,黃巢入長安,《慧琳音》存京師者亡。
    936  後唐‧清泰三年,《慧琳音》存燕京者,隨燕雲十六州入契丹。
    955  周‧顯德中,高麗求《慧琳音》於浙,不獲。
    987  遼‧統和五年,燕京沙門希麟續《慧琳音》。
   1072  遼‧咸雍八年,高麗得《慧琳音》於遼。
   1285  元‧至元二十二年,《法寶勘同總錄》著錄《慧琳音》。
   1458  明‧天順二年,日本得《慧琳音》於朝鮮。
   1737  清‧乾隆二年,日本翻刻《慧琳音》。
   1880  清‧光緒初,中國復得《慧琳音》於日本。
   1912  民國元年,頻伽精舍復印《慧琳音》。
羅振玉《面城精舍雜文》甲篇有〈慧琳音
義跋〉,云︰「昔孫伯淵得玄應書,已詫為祕
冊,令慧琳書又數倍於玄應,九原可作,當以
此誇示孫伯淵,其快意為何如。」惜乎清人所
謂小學,至是已成強弩之末,羅君乃利用之以
考史,如敦煌發見慧超《往五天竺國傳》,首
尾殘闕,羅君據《琳音》卷一百所標難字,知
為慧超書。吾人近考《四庫提要》「惠敏撰《
高僧傳》」之[言+為],利用此書卷八十九,知為慧
皎書之前帙,皆在聲音訓詁之外,亦在乎善用之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檔案分享
自訂分類:佛法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