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十一) 續 四千八百八十
2019/07/22 03:56
瀏覽230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結集(梵sam!gi^ti,巴sam!gi^ti,藏bkah!-bsdu-ba)
意為合誦或會誦。即集合諸僧,誦出佛陀
遺教,並加以審訂、編次的集會。又稱集法、
集法藏、結經。蓋往古印度書寫不備,佛法唯
藉憶持傳承,因此於佛滅以後,諸弟子即須集
會,各誦出其所親聞之法,甄別異同,辨明邪
正,以集成佛所說之法藏,如此既可防止遺教
之散逸,又可確立教權。
結集的過程,大致有三階段︰
(1)誦出︰由聖弟子就其記憶所及而誦出。
(2)共同審定︰將誦出的文句,經與會大眾共
同審定,以判定是否佛說,是否佛法,如《摩
訶僧祇律》卷三十三云(大正22‧491b)︰「
阿難言︰諸長老若使我集者,如法者隨喜,不
如法者應遮,若不相應應遮,勿見尊重而不遮
,是義非義,願見告示。」
(3)編成次第︰即將誦出的經與律,分為部類
,編成次第,甚至結為嗢[拍-白+它]南頌以便憶持,如
《瑜伽師地論》卷八十五云(大正30‧772c)
︰「結集者,為令聖教久住,結嗢[拍-白+它]南頌,隨
其所應,次第安布。」結嗢[拍-白+它]南頌,即《分別
功德論》卷一所說的「錄十經為一偈」。
佛涅槃後不久有第一次結集,其後,就律
藏等之異議,相繼舉行第二次、第三次。但南
傳與北傳佛教文獻的記載並不一致,因此結集
次數稍有異說。然若綜合兩傳文獻,加以推定
,可知大致有下列四次。茲略述如下︰
第一結集係於佛入滅之年,在阿闍世王保
護之下舉行。當時五百阿羅漢會集於摩揭陀國
王舍城外七葉窟,以摩訶迦葉為上首。此次結
集又稱五百集法、五百結集、五百出。《有部
毗奈耶雜事》卷三十九載有當時結集的情形。
關於此次結集的誦出者,《五分律》卷三
十、《摩訶僧祇律》卷三十二、《善見律毗婆
沙》卷一等書,謂優波離結集律、阿難結集經
;《有部毗奈耶雜事》卷三十九、《阿育王經
》卷六、《阿育王傳》卷四、《付法藏因緣傳
》卷一、《大唐西域記》卷九、《大慈恩寺三
藏法師傳》卷三等書,謂摩訶迦葉另外自行結
集阿毗曇。《十誦律》卷六十、《四分律》卷
五十四、《大智度論》卷二等書,以阿毗曇之
結集者為阿難。《部執異論疏》、《大乘法苑
義林章》卷二(本)認為是富樓那。緬甸所傳
說是阿[甚+少]婁陀。此外,《迦葉結經》及《撰集
三藏及雜藏傳》等書,認為三藏皆為阿難所結集。
關於與會者之人數,《五分律》卷三十、
《薩婆多毗尼摩得勒伽》卷五等書,皆說五百
人;但《大智度論》卷二、《大唐西域記》卷
九等書,說有一千人。按,依據《四分律》卷
五十四、《毗尼母經》卷四等書所載,富樓那
聞及五百阿羅漢舉行結集大會時,曾與五百比
丘俱往王舍城會合。因此,一千之數,也許是
五百羅漢加上富樓那之徒五百人,合計而成。
此次結集之會期,諸律皆未載。《大唐西
域記》卷九說三個月,錫蘭及緬甸所傳則作七
個月。當時所結集而成者,即所謂小乘法藏。
關於大乘經典之結集,《菩薩處胎經》卷七〈
出經品〉記載,五百阿羅漢受大迦葉之教,至
十方恆沙剎土,集八億四千比丘,以阿難為上
首,結集菩薩藏、聲聞藏、戒律藏;又集胎化
藏、中陰藏、摩訶衍方等藏、戒律藏、十住菩
薩藏、雜藏、金剛藏、佛藏等八藏。《大智度
論》卷一百謂文殊尸利及彌勒等,與阿難共集
摩訶衍。但此等記載之是否可信仍無法確知。
第二結集,係在佛滅百年時,毗舍離附近
的跋耆族比丘就戒律產生異見,行「十事非法
」。為此,七百比丘集會於毗舍離城,以耶舍
為上首而舉行結集。此次結集又稱為七百集法
、第二集法藏、第二集。蓋此次合誦,單集律
藏,主要目標在定跋耆族比丘所行十事為非
法。關於此事之年代,《十誦律》卷五十六及
卷六十、《有部毗奈耶雜事》卷四、《大唐西
域記》卷七等書,認為是在佛滅一一0年;《
善見律毗婆沙》卷一、《島史》、《大史》及
緬甸所傳,認為是在佛滅一百年。又,《大史
》載其會期為八個月。
此次結集又稱為「毗舍離結集」,由於參
加者多為佛教長老,故又稱為「上座部結集」
。然而,當時毗舍離的比丘不服上座部的決
定,於是另召集約萬人之集會,定十事為合
法。由於參與者眾多,故被稱為「大眾部結集」。
第三結集,相傳係於佛滅二三六年舉行。
當時曾得阿育王之護持,一千比丘會集於摩揭
陀國波吒釐子城之阿育僧伽藍,以目犍連子帝
須為上首。此次結集,僅載於南方所傳。如《
善見律毗婆沙》卷二、《島史》、《大史》及
緬甸文獻。至於北方所傳諸律論則未見記載。
當時所結集的是上座部的三藏聖典,並編輯《論事》一書。
第四結集,相傳係於佛滅四百年舉行。在
迦膩色迦王護持下,會集迦濕彌羅國之五百阿
羅漢,以脅、世友二人為上首,共同結集三藏
,並附加解釋。當時所集論藏的解釋即現存之
《大毗婆沙論》,故又稱之為「婆沙結集」。
此次結集,載於《阿毗曇毗婆沙論》序、《婆
藪槃豆法師傳》、《三論玄義》、《大唐西域
記》卷三、《大毗婆沙論》卷二百、《大慈恩
寺三藏法師傳》卷二等書,然而印度諸論及南
傳佛典皆未記載。另外,南傳佛教將十九世紀
在斯里蘭卡舉行的五百僧人結集,作為第四次
結集。該次結集首次將巴利語三藏輯錄成冊。
此外,緬甸敏東王於1871年,召集二千四
百位高僧,在首都曼德勒(Mandalay,梵文
意為多寶城)舉行三藏結集。此次結集以律藏
為中心,考訂校對聖典原文的異同,經五個月
完成,而且將結集三藏文字分別鐫刻於七二九
塊方形大理石上,豎立於曼德勒山下之拘他陀
塔寺(Kuthodaw)內。在周圍又有四十五個
佛塔圍繞著。此又稱為第五次結集。此外,
1954年五月十七日的「衛塞節」,緬甸佛教徒
在國家贊助下,於仰光北郊五里處的藝固山崗
上結集、排印緬文三藏聖典,並邀請世界各地
僧眾參加,此稱第六次結集。
另據《結集史》(1789年泰國伐奈那親王
著,經拉瑪六世於1923年敕令出版)所載,南
傳上座部共舉行九次結集,前三次在印度,中
間四次在斯里蘭卡,最後二次在泰國。前五次
結集,經考證與《大史》所記相同,而第六次
至第九次則未能取得泰國以外的南傳諸國之認可。
◎附一︰水野弘元《佛教要語的基礎知識》第二章(摘錄)
釋尊八十歲時入滅於拘尸那羅的娑羅雙樹
間,為了使「法與律」這個法財能正確地流傳
於後世,於是經由摩訶迦葉提議,在這年雨季
的三個月期間中,在摩揭陀國首都王舍城外的
「七葉窟」,由佛弟子中最優秀的五百位阿羅
漢,將佛一生中所說的「法與律」結集起來,
這就是第一次結集。又稱為王舍城結集或五百人結集。
這裏所謂的「結集」(san%gi^ti)是「合誦
」的意思。由與會的阿羅漢們背誦出佛生前所
說的法與律,然後再互相討論確定是否與佛說
相違背。所以這個集會可說是為了確定佛陀教
法而開的佛典編集會議。當時當然是有文字的
,但只用於商業貿易與國家公文書信等方面;
而宗教、哲學等神聖的文獻則是沒有筆錄的,
這些思想資料完全靠記憶來保存,以一種由口
入耳的口誦法傳承。這是印度自古以來的風俗
習慣,佛教也依循這個風俗,古代經與律的內
容也都是經由口誦記憶的方式而得以承續流傳。(中略)
在第一次結集裏,由佛弟子中第一長老摩
訶迦葉擔任主席,由多聞第一的阿難負責背誦
「法」的部份,持律第一的優波離負責背誦「律」的部份。
在佛滅的時候,阿難(A^nanda,慶喜)
還沒有證得阿羅漢。但因為他是釋尊的堂弟,
侍奉釋尊無微不至,在佛陀最後二十五年的說
法裏,常隨侍於釋尊左右,因此在這段時期中
,佛所說的法他不但得以完全聽聞,同時他也
能完全的背誦記憶起來。而佛陀以前的說法,
他也從佛陀及其他佛弟子處聞知。對佛陀一生
所說之法,阿難是保持記憶最深的弟子,他是
多聞第一的人。因此,阿難如果沒有參與盛會
的話,那麼佛的教法就不可能完全結集起來了。
因此,摩訶迦葉就將尚未證得阿羅漢的阿
難也加入其他的阿羅漢中,而成為五百人。阿
難在結集開始時,為了必須要證悟阿羅漢才得
參與結集的事感到焦急憂慮,於是異常勤奮的
加緊修行,然而卻無論如何都無法達成心願。
就在召開結集會議的前一天晚上,他仍然不能
開悟。在萬般無奈的情形下只好放棄努力,準
備上床就寢。就在他要躺下的時候,雙腳才剛
離開地面,而頭尚未著枕,在這將躺未躺、半
起半臥之際,卻突然開悟,而終於證得阿羅漢的果位。
會議開始時,阿難就登上釋尊生前的法座
,背誦出佛所說的法,由與會的其他阿羅漢們
共同表示贊成與否。就這樣,將佛陀一生所說
的一切法確定之後,結集成為經典。
優波離(Upa^li)是理髮師,是一個釋迦
族的奴隸。他聽說阿難、阿耶律、提婆達多、
金毗羅等釋迦族的青年們,都皈依佛教而先後
出家了,因此請求釋尊也同意他出家。佛陀就
讓他比他的主人們──釋迦族青年,早一步出
家受戒。於是釋尊就把他安排在佛教團內釋迦
族青年的上席。釋尊這麼做是為了要除去釋迦
族憍慢的心態。在佛教出家教團中,比丘的席
次是依出家受戒時間之先後來決定的。
優波離對戒律特別有興趣,對釋尊為教團
所制定的戒律規定,不論大小他都記了下來。
在佛弟子中被公認為持律第一。因此在第一次
結集裏,所有的戒律就由優波離負責背誦,再
由其他人表示贊同與否,就這樣也把戒律結集了下來。
在這次的結集中,摩訶迦葉(Maha^ka^s/
yapa,Maha^kassapa,大迦葉、大飲光)是佛
弟子的首席,由他執行佛陀遺骸的荼毗(火葬
)儀式。儀式過後,他建議舉辦一次教團中的
結集,最後通過這項提議,決定實行,並由他
擔任結集會議的主持人。於是在佛滅後,迦葉
就成為佛教教團的代表。附帶一提的是︰摩訶
迦葉去世後,則由阿難繼任,教法由釋尊傳給
摩訶迦葉,再由摩訶迦葉傳給阿難。
在第一次結集中誦出「法與律」或「經與
律」,這件事是古代比較可信的記錄,這個大
概可以顯示出史實。可是到了後代新成立的記
錄,經律論三藏都在第一次結集中出來,甚至
有人說大乘經典也是在這次結集中結集出來
的。事實上,當時並沒有論藏,大乘經典也必
須在佛滅五百年後才出現,當然不是在佛滅的
那個時候所結集的。另外所謂的「法與律」,
並不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阿含經與律藏那樣經
過組織的東西,不過是一些素材的結集而已。
◎附二︰呂澂《印度佛學源流略講》第二講第一節(摘錄)
第一次分派以摩揭陀的強大為背景。摩揭
陀先後吞併了跋耆、憍薩羅等國,勢力日盛,
使原來受到摩揭陀統治者支持的佛教,也就隨
著擴展了。如本來是耆那教盤踞的吠舍離(跋
耆),這時也盛行佛教。另外,佛教還向印度
西邊的摩偷羅擴張了。這樣,由於東西兩地風
習不同,加上兩個教團的領導者(上座)對佛
說理解的方法原來就有分歧,自然就逐漸地趨向分裂。
佛滅一一0年前後,摩揭陀正處於尸修那
伽王朝最後一代的迦羅瓦爾那(俗稱黑阿育,
以與後來法阿育相區別)時期,那時吠舍離的
比丘,違背原有教規,已出現向人乞錢的現
象。據說當時西方(摩偷羅)的耶舍比丘來到
該地後,對此加以反對,發生了爭議。耶舍回
去反映其事,並約集東西兩方的長老們對這一
行為作了判決︰要錢是犯戒的。當時集會的有
七百人,為了把經律的內容進行統一認識,又
用會誦方式,舉行了一次結集。這次結集就以
參加的人數命名「七百人結集」。從結集地點
來稱,又名「吠舍離結集」。對這次決議,多
數人都不同意,只是由於作決議的少數是有地
位的上座,大家也無可如何。持反對意見的多
數只好另外集會一處,也用會誦辦法,另外訂
正經律,據說參加的人上萬,就名之曰「大結
集」。從此,上座、大眾兩派公開分裂,各行
其是。不過兩派之間,並沒有發生誰是正統的問題。
「七百人結集」之外還有個「大結集」,
這一說法出於南方所傳。這個傳說比較合理也
是符合歷史情況的,從此以後,佛教就根本分
裂了。但是,如北傳《異部宗輪論》所說,根
本分裂是另外一次結集產生的,並說分裂的原
因是由大天所說五事引起的,並把阿育王也聯
繫進去,說的相當支離且有明顯的年代錯誤。
阿育王是佛滅二百年的人,南傳說的這次分裂
是佛滅百年左右的事,相差一百年。日本‧宇
井伯壽在處理這一問題時依北方傳說,因阿育
王年代(佛滅二百年)不可改動,只好把佛滅
年代推遲了一百年。
關於「七百結集」爭論的問題,各派律中
記載不同。上座部諸律,就說開端於乞錢一
事。除此一大爭端外,還有九件瑣碎的事也被
認為是非法的(如吃飯能否留一點等等),結
集的結果,就明文規定了這「十非法事」。大
眾部諸律(只有漢文資料)的記載就與上說有
異,認為結集的內容,不是十非法,而是五淨
法(淨是許開的意思)。不是肯定哪些不應做
,而是肯定哪些可以做,精神就完全不一樣。
特別是肯定了金銀錢財的布施可以接受(此事
見於法顯帶回的《摩訶僧祇律》中)。這一規
定,就與當時社會條件有關。吠舍離當時商業
發達,豪商很多(如後來用做代表人物的維摩
詰就很有錢),佛教又特別受到他們的支持,
所以常常有金錢的布施,不能不接受。
■〔參考資料〕 《佛般泥洹經》卷下;《高僧法顯
傳》;《大乘法苑義林章》卷二(本);《佛典結集》
;《多羅那他佛教史》;淨海《南傳佛教史》;印順《
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A. K. Warder著‧王世安譯《
印度佛教史》;C. Eliot著‧李榮熙譯《印度教與佛教史
綱》;塚本啟祥《初期佛教教團史研究》;赤沼智善
《佛教經典史論》〈小乘經典史論〉;深浦正文《佛教文學概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檔案分享
自訂分類:佛法書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