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狗阿弟中技一日遊
2007/10/05 17:20
瀏覽758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今天帶阿弟上學。

  出門前,臨時想到,該給牠帶些狗飼料吧,準備了一小袋,女人拿了一瓶洗手精給我帶出門。

  想了一下,要給阿弟坐副駕還是後座?後座我看不到,還是坐副駕我比較看顧的到。

  錯錯錯,這一切上路之後全錯了。起初乖乖的坐了,上了二高之後就在車裡玩跑跑卡丁車……東爬西跳的,擋住我右方的照後鏡就算了,調一下上方的照後鏡還是看得到的,結果牠跳跳跳的結果是…上方後照鏡也一直被撞歪…

  「阿弟----!!坐下!!!」想當然爾,牠當然聽不入耳。

  直到牠胖壯的身體擋到了擋風玻璃,還一直往我方逼進……

  爾母的我看不到路啦!!!

  難得一隻手開車,時速依舊一百。右手猛揮,「閃邊去啦!!!」

  狗被揮回副座了,但隨及又爬回來了……

  一路就在危險又刺激又挑戰我耐心的狀態下,開到了電台街停下。

  這種大狗,一大早的走大門,被攔的機率很高啊…於是乎,繞遠路,走中友百貨路線。

  險矣險矣,在中友百貨對面時,碰到了房中術,當下就請牠幫忙牽狗。本猶豫要不要走樓梯的,走八樓的話,我是無所謂,反正最近怕遲到,電梯又是一台比一台多人的,都走樓梯,但阿弟?………兩嘴無毛,辦事不勞。(明明就很多毛?!)

  於是房中術就當起了騎士,負責帶阿弟上電梯,雖然嚇到了一些人,但總是風平浪靜的將阿弟帶到了3803。

  一大早的課,是溝通與表達,兩節課的時間,每個人都要上台朗讀短文。正當老師看著沒有人自願當第一個上去朗讀的時候,她緩慢的走近阿弟……

  「嗯…這隻大狗跟我說牠想要聽一個人朗讀啊。」

  心驚,不會那麼死吧?!眼神迴避的望向孩子的爸,結果老師大語一落,「狗主人就第一個啦。」

  「……………」沒想到我被阿弟陷害了?不過因為今天唸的那篇很冷門,所以沒有人大笑,嗯嗯,總算是保住了應中清流的好形象。嗯?唸自己寫的會很白目嗎?不過沒有人發現,大好。

  以為可以安穩的過完兩節課的。事情在阿廢出現之後出現了極大的變化。

  阿弟平常是不會叫的,不知道是懶的叫還是怎麼,但平常生氣、肚子餓、玩遊戲,都不會叫,只會狂流口水,一直以來,只有聽過牠叫那麼一次,就是前些天趕台文史作業,沒帶牠散步,一整天都沒有人帶牠散步,心情非常躁鬱,跑來鬧我鬧很久我又不理牠,頂多補牠一腳,結果……

  「旺!!旺旺旺!!」……阿弟叫了?!莫名奇妙的我放下小純走近,該不會家裡有米老鼠吧?嗯?不對,是對二樓叫?

  等女人從二樓探出頭來,牠瞬時閉了嘴,猛搖尾巴兼流口水。

  「………」原來是要人帶牠散步。除此之外,我沒有聽牠叫過了。

  溝通與表達,堂堂邁入第二堂,阿弟雖然喘氣聲很大,中途又去喝水,但還不至於造成困擾,大家的反應也都滿愛玩牠的。

  阿廢進來後,因為老師限定坐滿前三排,而空位只剩主人旁邊。

  ……黑色軍團,除了維尼不在之外的三人,怔了怔……不會那麼死吧…就是要坐主人旁邊。

  阿弟一直還算乖的,而輪到惠雯上台朗讀的時候,我正吞了一口水,準備吃著營養食品,那時看著惠雯很緊張的樣子。

  「吼旺!」有狗叫聲?!他熊叉的狗叫了?!水來不及吞下,馬上吐了出來…他熊叉的……差點沒噎死…把阿弟拉近身旁死緊,牠仍一臉憨樣看著後方,好不容易算乖的穩了下來,惠雯繼續朗讀,本來就很緊張的惠雯…看起來好像更緊張了……這時…

  「旺!!旺!!」他熊叉的你是在叫什麼?!?!當下很想砍狗。全班大概除了我很羞赧之外,大家都覺得很妙趣吧…不過孩子的爸是好人,想辦法幫我拉狗,後來硬生生的把狗拉到我桌子底下,犧牲鞋子玩牠,才安靜了下來,雖然還是透過桌子鑽到前面或孩子的爸那邊去,但至沒叫了,非常不平靜撐到下課了。

  後來仔細思考,阿弟這傢伙雖然不認主人,跟誰跑都可以,但……顯然是會認出有邪穢之氣的阿廢,想驅魔啊!!但上課時間,由不得他驅魔。

  嗯,狗果然有陰陽眼,識得見邪氣。

  接下來,體育課,地點體育館,本來綁在體育館內通二樓的階梯處,後來發現,不對…洞口太大,阿弟皮得要死,絕對有可能掉下去…這隻狗又不怎麼會叫…

  ……要藏哪裡才好。試了許多地點,最後,把阿弟藏到舞台上了。以紅色大長布幔為掩,講桌擋住牠去處。

  嗯?我的自稱被改了。

  在我偷藏阿弟在舞台上時,匆忙的出來持起球拍,佯裝著要打球,老師走近,劈頭就是一問,「那個,那個,那個羽球小辣椒在哪裡啊?我記得有人叫羽球小辣椒啊。」

  台上五人一陣怔愣,接著大家都在笑………我是很白目的自稱羽球小健將跟羽球氣質美少女沒錯……曾幾何時,稱號被改啦…原來我叫羽球小辣椒…

  課堂結束,想了想,中餐還是要吃的,但不想把阿弟帶進一中街,於是,請孩子的爸幫忙購買,人就一手勾著牽繩,倒在舞台上休息。晚一點吧,我想晚一點走,打了兩節課的羽球,還是很累的,中途還一直去移阿弟的掩覆工具,布幔跟講桌,牠總是有辦法鑽出頭來見世面,大抵是,太熱吧。阿弟很怕熱。

  待休息一陣子,甩了甩頭,拿出手機看時間……嗯?大爺還沒出現啊,是在外面等吧,嗯…那就要把阿弟牽到外面去吧。

  「……」我錯了,中午學生大踴而出。

  只是想先帶阿弟去喝個水就一直被不認識的女生群們攔截,手機拿出,一個個都是說要拍照,因為阿弟出了外頭就不會乖乖的靜下,所以拍照的都拍很久,東摸摸西摸摸的,尖叫聲一直響起。一群捱過一群……傻眼啊……

  「………」在下非常尷尬……看了時間…大爺不知道在哪裡,稍了通電,未通,只得偷得空隙快速把阿弟拉向奇秀樓旁的看板後偏荒處落定,就待人潮散去,再拖牠出去找大爺。

  被一個不明女子看到,從一開始的很客氣到後來高興的玩狗,反正我也是在耗時間等人潮散去,阿弟就隨便他玩了。而阿弟老樣子,動作不夠大的玩法牠反應也就是不理人,繼續抓地上的沙。除非牠興頭起,否則不明女子是不會看到牠瘋狂的一面吶。

  阿弟被人玩的時候,景湘老師經過,搭聊了起來,之後似乎是趕時間,要回家還是買中餐吧,道聲再見,看著時間,十二點四十了,大爺沒下落,嗯…孩子的爸也差不多買食物回來吧,那只好稍後再聯絡大爺了。

  艱難的拖著阿弟,在中正中庭那遇著買中餐回來的孩子的爸跟JJ,高興的追了上去。

  JJ非常的怕狗,老實說,我今天才知道,反應好大啊。但還是要一起搭電梯,JJ今天被嚇了一整天吶。

  中午想著,要怎麼把阿弟拖進國際會議廳,原來捲姊也是怕狗一族啊…尖叫躲離。

  嗯…狗要進入也要入門卷嗎?……險在我準備了兩份?

  嗯?中餐除了小乾麵(開學來吃的第幾次小乾麵了?),還多了份豆花啊!!先前已經唸著豆花好多回,我是一個有東西想吃,就會一直唸唸唸的人,但唸歸唸,並不會堅持。新開沒有很久的豆花店實在是很吸引人吶,可是三十元可以買大乾麵了,猶豫到底,還是沒有買過。JJ跟我想了久了,都礙於金額及資產不足,未曾親自上前說,「老闆,來碗xx豆花!!」

  結果…黑色軍團帶回了豆花啊!!理由是,因為我唸想吃豆花很久啦,哈哈哈,不管不管,吃豆花的時候,大滿足!

  嗯?吃中餐的時候阿弟被扔在走廊上晒太陽。沒辦法,JJ很怕狗,要是跟上午一樣綁在桌子旁,別說中餐,JJ會連豆花也吃不下吧…考量到此,儘管外頭太陽烈烈,還是將阿弟綁在走廊了。

  畢竟是看不到狗的地方,難免會有些擔心。所以乾麵吃的很快,待JJ快吃完,就牽著阿弟進來了。

  在傷腦筋要怎麼解決阿弟的時候,大爺打電話來了。大好啊!

  而後要入場時,怔了怔,呃,方才跟大爺說3803,現在人要到國際會議廳耶…聽誰講說要點名,不能不去的,可是…顯然捲姊就是怕狗啊…但不管怎樣,總不能讓大爺撲空,稍了封簡訊,啊,大爺馬上回電?好快,怎麼回事?結果人正在爬樓梯大作戰。

  後續,哈哈哈哈哈,阿弟就交給大爺調教啦!!

  進場,維來跟我揮了揮手,顯示摩羯本營,走了過去,坐下(雖然中途險些被吐司拐去牡羊群),忍不住的長吁,「真是無狗一身輕啊,大好。」但是聽到要闖關遊戲,而且摩羯寶寶人太多,所以我被分發到射手組。

  不要啊啊啊啊!!!沒看到射手區超冷,摩羯區一堆過動兒很熱鬧嗎?摩羯區非常有共識及默契,「要闖關啊?那摩羯區集體消失好了。」

  在想要怎麼證明有來,好解決點名問題時,哦?每一星座區都要拍集體照?讚啦,有證物啦!!但見摩羯寶寶躁動的等肉圓來拍照,準備拍到證據大家一起閃,結果肉圓跑到前面去了。

  ……這樣下去怎麼可以呢?逃跑的時間寶貴啊!!!於是我跟麻糬對著前方大喊,「肉圓!!!肉圓!!!!!」結果沒有回應,我們倆個明明就很沒形象的喊著很大聲啦。好不容易肉圓走近,兩人馬上又大喊。「拍照拍照!!!摩羯要拍照!!!」

  嗯?摩羯好活潑,牡羊很個性,巨蟹是好人,射手好冷啊…大抵是如此。後來一年級的從孔廟回來了,阻礙了逃跑大業。

  ……總不能扔下學弟妹…唉…

  嗯?雖然被扔到射手區,但不如一般書上所寫的摩羯寶寶,這邊都是活潑兼反骨派的,當然不可能乖乖聽話,被分發出去的我跟家怡都沒有去射手區。哼哼哼。

  ……?忽然想到,我的清流形象呢?我的氣質美少女形象呢?

  摩羯寶寶真的很有默契,明明就是一組星座一組星座的按順序被叫離開會議廳的,摩羯寶寶們,含括一年級,都很自動的一起站起來,準備出去,後來才發現?啊?是照順序離開?捲姊正在前頭喊著「獅子座跟處女座的可以站起來了!」嗯?離摩羯還很久耶,管他哩,反正整組都站起來了,去闖關吧。無視出場規則的一群。

  今天已經拖到手疼了,再加上打羽球消耗過多的體力,累了還要牽著高興就用蠻力往前的狗,體力極速下降。面對闖關遊戲,雖然有些混亂,但總是結束了。期間,總有人問,「你的狗呢?」

  「請人代為照顧了。」有人代顧的感覺真好啊………不過一路狂滴口水的…不知道會亂到哪裡去,這時看到AYATO,打了聲招呼,說近期好羨慕他啊。

  「是因為想換位置嗎?我會幫你跟他講的。」不要啊!!!!!

  AYATO忽然說,在轉角處看到你的狗了。嗯?搖頭晃腦的去看阿弟,在哪,遠遠遠遠,沒有看到大爺跟阿弟,只有看到人群聚合,一個空隙,看到了狗尾巴。原來,在玩啊。看起來很有活力嘛。

  看見小龍正在被阿弟撲?那這班的是休閒的啊。玩到休閒去啊,這傢伙,實在是,完全不怕生吶……嗯?那學長大人呢?嗯嗯?看著繩子的源頭,啊,坐在階梯上啊。

  幹嘛?回家後睡趴的阿弟現在居然睡醒的直盯著我看?要散步免談。

  嗯?那時真有一種想把阿弟寄養在學長那好幾天的想法啊……去吧去吧,不要回來了。(有點過份?唉…手還疼的啊……)於是後來任由大家牽狗出去。

  阿弟的甩口水無差別攻擊真的很可怕啊………口水怎麼會那麼多啊……

  後來狗牽回來了。

  該怎麼說,忽然有點好奇學長牽走的那段時間發生什麼事了,忽然乖乖的攤在地上?這傢伙除非玩累了,否則不會安份攤平在地的。嗯,牽他去喝水又回來,還是攤平在地上。嗯,非常好,這樣比較不會亂了。

  因為沒吃到蛋糕,有點小不爽。本來就是為了蛋糕跟怕點名才去家聚的,誰教我怕玩遊戲,我就是放不開玩的沒用傢伙。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有段時間都請學長代為照顧了,可是還是覺得好累啊,走出大門,可玩性的物體變多,阿弟整個又精神了起來,可是我手的力氣還沒有回復啊…險在維來出現啦,幫我牽著阿弟走到電台街。

  從走出校門起,就感覺身心極度的疲憊,所以後來載維來回家時,闖了紅燈都不知道,還以為來車為什麼一直朝我方開來。

  維來喊說:「那是左轉燈啊啊啊!!」

  「啊?左轉燈?哦,我累了……」很顯然的,是在恍惚狀態下開車。本來,維來跟阿弟一起坐後座的,可是維來很快就投降換來副座了,誰叫阿弟是口水魔狗哩?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開回家的,好險沒發生事故。還比平常更快回家,因為時候還沒五點吧,所以才能一路飆著回家。從維來家回到家,只花了四十分鐘啊。

  回到家後,牠居然一副今天被操勞過度的樣子,一回家就趴倒在地上睡,有違平日的動感。大家都說,「今天是怎麼虐待他的?累成這樣。」

  「………誰虐待他來著……」

  打呼聲很大,一直睡一直打呼。沒想到…一路就睡到十點多才醒來。午後跟晚上的散步都免了,平常五、六點都會鬧著要散步的,結果在睡覺,通常十點後更是活力十足,四處鬧人帶他去散步,今天醒來後,眼神銳利搭配憨傻十足的臉看著我,但顯然無意出去,因為還是趴在地上,想出去的時候是一直走來走去超黏人的。

  嗯?此刻,整隻狗有精神的跳起來了,疑似門外有流浪喵經過。

  我累了。

  ……以後,我不要帶阿弟去學校啦!!沒理由這樣摧殘自己的腦神經細胞啊啊啊!!!
  
  嗯?補充,我覺得阿弟的頭很像熊,可是今天看到的人都說,好像獅子,很多人對牠喊獅子丸。可是我還是覺得牠像熊。

  阿弟是身體像狗,頭像熊,聲音像豬的奇怪生物。  

  最早最早……是誰提議要看阿弟的啊啊啊啊啊!!!!我嚴重後悔啦!!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生活心情
下一則: 潮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