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水扁扮無辜,羞辱世人扭曲人性
2008/09/12 08:55
瀏覽6,747
迴響2
推薦12
引用0

      陳水扁家族洗錢案在被發現海外帳戶和存款後,原本以為陳水扁應該反思自己的過錯,願賭服輸,默默接受司法調查、承擔相應的責任。但是陳水扁關於洗錢的劇本不斷更新,北方民眾不信之後,就到自己鐵桿扁迷地區的南方繼續編造新的版本,扮無辜,尋支持。陳水扁的這些表演,除了能夠挑起為數很少愚昧者的族群仇恨外,對陳水扁自身則是損人不利己,這會讓那些有判斷能力的支持者心寒;讓那些善良、寬容的人們失去了對他們僅剩的一點點憐憫和同情;讓那些有正義感的人對他們的沒有愧疚之心更加痛恨。因為陳水扁這些黔驢技窮的蹩腳表演,不但侮辱世人,也在扭曲自己的人性。

        總統級的人物犯罪在世界上並沒有什麽奇怪,奇怪的是會有陳水扁這樣的人,視天下為無物,把公眾的智商和常識想象得十分低下,居然用十分低劣的劇本表演給世人看。無論陳水扁怎樣表演,無論怎麽裝扮無辜,即便從法律上能夠成功把罪責推給鐵定無法受到法律制裁的吳淑珍,但他繞不過去的事實是:吳淑珍自身哪裏來的權力可以A得到那麽多錢?吳淑珍的權力是誰給的?SOGO、臺開案以及自己身邊親信的相繼落水、紅衫軍的人潮都不能夠引起自己的警覺來審視和嚴格要求自己的家人?你既然相信吳淑珍說的那是選舉結余款,這些款項來自何處?如果你不知道這些錢來自何處,你怎麽能夠保證這些錢是幹凈的?如果你知道這些錢來自何處、或者吳淑珍告訴了你這些錢來自何處,你只要向檢調單位說明白這些,自己的問題就解決了,何必每天編造一個版本,讓自己一點點做人的尊嚴都消失殆盡?

       陳水扁在南方的講話,沒有起到自己希望的功效,反而讓所有臺灣人蒙羞。很多臺灣人納悶,當初為什麽就選擇了陳水扁呢?而且是一再地選擇了陳水扁呢?讓他們對自己的政治判斷和對政治人物的信心大打折扣;而這個自己曾經選擇的最高領袖不斷的蹩腳表演,成了國際上讓人恥笑的小醜。陳水扁每次新的劇本出爐、每次公開講話,都是再次把公眾的選擇和判斷進行不斷的淩遲和羞辱。

       陳水扁更是在侮辱南部民眾。陳水扁在北方無人會信的版本拿到南方兜售和表演,不但要讓這些可憐的民眾相信他是無辜、被政治追殺的,而且是為了臺灣的未來背上十字架的偉人。當看到南方居然還有那麽多民眾真的信任陳水扁那麽偉大時,一個是感喟:陳水扁對南部民眾的鐘愛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只有這裏才是他這樣的政治人物生存的最佳土壤;二是想,喜歡追逐細節的臺灣媒體,為什麽不把鏡頭對準那些不但相信陳水扁無辜,還認為其偉大的人,是自己真信呢,還是作為陳水扁信眾的“托兒”,自己不信,但希望別的更多的人信。由此可以研究政治、心理、宣傳等各個方面的問題。

       陳水扁的表演是對民進黨的繼續羞辱。民進黨中央對陳水扁的照顧、包容、縱容、包庇成了自身制作,讓自己陷入噩夢的魔咒。陳水扁不領情,反而把民進黨的沒有黨性原則,更沒有哥們義氣攤開在陽光下。不接受民進黨的質詢,讓民進黨一次次失去和其最好的切割時機,被他消費得奄奄一息的民進黨,他還要消費到他能夠消費的最後一刻。好在,無論他怎麽樣,民進黨都得咬牙硬忍。

       陳水扁羞辱得更多的是臺灣的檢調單位。臺灣的特偵組把陳水扁仍然作為一個卸任的總統提供相應的尊嚴和照顧。那知道一次次,陳水扁不但沒有卸任總統的風度、風範,反而表現得,連一般犯罪嫌疑人都不如的潑皮無賴:他剛剛說自己身體不適,結束詢問,本來特偵組讓其回家休息,但陳水扁家門都沒有進,卻神采奕奕、滔滔不絕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記者會;本來對陳水扁家人和其相關人士沒有羈押,但特偵組剛剛詢問過證人,陳水扁馬上就把證人叫過去,看看特偵組都問了些什麽,然後就公然發個新聞稿;特偵組不讓他說案情,他卻三番五次去南部電臺發表可能引起社會騷亂的演說,公然指責對他照顧備至的特偵組為馬英九追殺他的工具。特偵組一次次被陳水扁挑逗、打耳光,特偵組的一切媚眼都拋給了瞎子看。如果這些都是在特偵組對破案信心滿滿的情況下,表現的包容大度,民眾尚可理解和最後能夠給予原諒(但小老百姓感覺法律在官民之間何其不同)。如果案件久而不決,或虎頭蛇尾,被羞辱的司法,將更會讓民眾喪失最後的信心,也將成為撼動馬英九政權最直接的動力。陳水扁家族洗錢案是馬英九政權最大的一顆隨時可以引爆的定時炸彈,遙控器就在陳聰明、特偵組手裏,馬英九政府如果沒有相應的預案,就得提前準備厚厚的盔甲。

       陳水扁的表演羞辱世人的同時,也扭曲了自己的人性,全家上演了一場場人倫悲劇。為了脫罪,夫推責給妻,兒推責給母。當陳水扁油光粉面、言辭流利地說,這一切都是他妻子做的,他不知情。慢說因為自己權力使用的監管不力、縱容吳淑珍不能自拔,即便是作為一般百姓的夫妻,忍心讓妻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譴責?特別是陳致中,在機場微笑談說,這些都是他母親指使的時候,人性在滴血。即便真真是吳淑珍指使的,吳淑珍甘願做犧牲讓這麽說的,作為兒子在檢調問的時候說實話,已經是道德最後的底線了,公開場合為尊者諱,不是人性的基本要求嗎?公然把罪責推給隨時會因為此事喪失生命的母親,於心何堪?陳水扁、陳致中即便因為這套說辭能夠逃脫法律的制裁,卻已經預先受到了人性的判決,他們已經失去了人性中最寶貴的東西。在接下來的漫漫日月裏,人們將把他們當作行屍走肉,他們的感受恐怕比入監服刑的懲罰不會更加舒服。

 畢殿龍

相關文章:陳水扁最應該向誰懺悔?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政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Chang
2008/10/16 12:39
這一家「人」從上到下﹐那裡還有人性?
所以﹐我們應該了解﹕這一家「人」從上到下﹐那裡還有人性? 沒有人性﹐如何苛求
他們有自省的能力? 只有一個辦法---法辦﹗不必憐憫他們。
1樓. Chang
2008/10/16 12:37
這一家「人」從上到下﹐那裡還有人性?
所以﹐我們應該了解﹕這一家「人」從上到下﹐那裡還有人性? 沒有人性﹐如何苛求
他們有自省的能力? 只有一個辦法---法辦﹗不必憐憫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