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地不仁 Dog Above Man
2014/08/26 21:53
瀏覽936
迴響10
推薦0
引用0
時間是2007623日星期六下午5點半。一名在公司擔任領犬員的同事駕着公司車載同余及兩頭警衛犬AndyFranky到達西貢北潭涌停車場。Andy 2001在德國出生,狗場買回港後加以訓練,1歲時曾在狗展得過外形獎。未幾我司02年以$13,000買來做警衛犬。Franky香港出生,身價僅高於Andy的一半,06年也是其1歲時買回來服役。我司當年養了7頭警衛犬,在新界及港島幾個客戶地點服役。公司以兼職形式聘用一名退役前曾派往英國接受數月狗隻訓練的華籍英兵來訓練警衛犬,明顯的看到在狗隻面前作為trainer他的確很有威嚴、夠型夠格。第二類與警衛犬接觸的就是以輪班形式每晚拖着牠們巡邏的領犬員handlers,當然狗也挺聽他們話的。余就是警衛犬們的第三類接觸,也相信是牠們最喜歡接觸的 -- 因為余是牠們的玩伴。牠們有的一見到余就在狗房了團團轉,有些則一定要撲上余的肩上舔余面龐。在星期日或星期六日落前約一小時,余會帶一頭或兩頭到山頭讓他們自由行或在山澗戲水。選擇日落時段,一來是曾經把一些行山少女嚇得尖聲大叫,也曾把阿叔意圖躲上山坡時滑倒,更怕是遇到其他愛狗人士的玩具小狗很兇的狂吠之餘更張口咬余的40多公斤愛犬而招致反擊(慶幸所列最後情況從未發生,玩具小狗毫不退縮狂吠則屢遇不鮮),日落之後才結束的行程就差不多不會遇上這些不想遇上的人。二來在夏天,日暮時分沒那麼酷熱。
兩人兩狗從北潭涌停車場的西端沿頗為陡峭的小徑登上太墩之山頂。兩歲多的Franky太過活潑,不消多久就跑得無影無踪,Andy也緊隨着牠。大聲呼喚後牠們曾跑回來一趟
,見到我們不是回頭走也沒用繩子拖,牠們又像賽跑似的往上跑。停車後約40分鐘後大概距山頂還有海拔數十米,見到Franky伏在山坡上喘氣,叫他也沒起來。Andy看到我們上來就從Franky身邊走過來。我們決定讓Franky休息一下,Andy登頂看牛尾海晚霞。惦記着仍未有跟上來的Franky,等不及日落在太墩平平的山頂逗留僅10多分鐘,便提早下山去找回牠。豈料在我們離開牠這20分鐘裡,Franky由原來的俯伏變為側臥且已氣若游絲。驚覺Franky中暑,我們把各自喝剩小量的兩瓶小水灑在牠頭及身上,於事無補!立即報警要求消防員來救援。RCCC(999中心)與余電話往來多趟,接手的消防處其重點是要弄清楚究竟有沒有人受傷或不適。當他們肯定只是一隻狗危殆後便說不會派人來,叫我們自行處理。余跟着致電SPCA,獲知他們當時已應接不暇,未來數小時不可能派人來。折騰了小半個小時,原本伏着休息的Andy竟又出現類似Franky的症狀!時間為晚上7點左右,正值公司日夜班換班時段,車隊皆在調派補充人手忙得不可開交。在徬徨無助下,又致電RCCC,消防處依舊堅持只救人不救狗的立場,余便要求警隊派人來幫忙抬兩頭狗下山。幾經與警方不同單位不同階級交涉,終獲答允派人來。
Franky
氣息愈來愈弱
,
未幾斷了氣。天地何其不仁哉!
8
,收到以為是曙光的電話,派來的警員說已在停車場上山的徑上,叫我們下去帶他們上來。天全黑,原本已崎嶇的路更難走,一來一回帶得兩名警員上來已9點半過外。但是他們除了佩槍外,跟我們一樣--什麼裝備都沒有!他們在山上逗留了約半小時,唯一是給了Andy及我們一點水,就下山走了。幸虧Andy情況沒有惡化,並且在喝了水一會後曾短暫站了起身。
在此期間余一直坐在Andy身旁撫摸牠頭頸,亦同時着公司車隊於完成換班工作後派一名毅行者隊友帶同行山杖上來。警員離去不久,這個同事就到了。我們脫了T-shirt加上兩枝行山杖做了個粗陋擔架,Andy放上去,3個人輪流一前一後一在中間抱穩牠,非常艱辛的爬下山來。下山途中收到SPCA電話說現在可以派一輛動物救護車來,但只有司機一人,要我們下來跟司機一起把擔架抬上山再把狗抬下來。余告訴SPCA我們已把狗帶下山途中。結果用了一個半小時,凌晨零時30分落到北潭涌停車場,動物救護車剛好同時抵達。Andy被送到SPCA灣仔醫院,住了兩天,余在26/6/07把牠接出院。
在上述事件發生剛剛兩週年的2009年夏至,差不多情節的事情又歷史重演。這次有兩點不同,其一人換上了香港一個老外家庭;其二他們不是在黃昏而是在烈日當空的正午帶同兩頭金毛尋回犬行山不知是人鬼殊途,抑或是他們懂得第一時間利用傳媒,他們獲得很多部門的救援資源。大家也可能對此事有印象吧!

時間再往前走5年多,火車輾斃一頭流浪狗竟輕易搶了817遊行的風頭,連續多天成為媒體的頭條新聞。香港電台的千禧年代在事件發生後的首4輯節目裡用了超過兩小時談這題目。香港在回歸後的十多年愈來愈多荒誕不經的人和事,又或者以前也同樣的多,但若果以前也一樣多,至少這些奇人怪事不會成為頭條新聞。無疑光纖網絡發達使任何共同興趣者容易聚到一起,但即使如此,沒有主流傳媒的推波助瀾,也不能成為氣候。到了余這個年紀,每年到殯儀館送別友儕的上一輩總有三幾次,但不論家屬至親、深交好友,一般都看不到像祭狗族群的悲哭激動。事件更離譜的發展是年薪以天文數字計的港鐵高層竟然與這批如喪孝妣的一般見識,忙不迭的出來道歉獻花。又或者不能全苛責傳媒爭相報導這場景,的確是舉世無雙的珍稀新聞。香港不單是病了,簡直病入膏肓! 賽後檢討片段已顯示鐵路員工已做足了能力內應該做的。『未雪』不是老外養的,消防處不會救,SPCA則沒有幾分鐘內到場的服務承諾或能力。余絕對是愛狗的,有十多頭警衛犬可作證,當然不希望案件重演。但試想想在上下班繁忙時間,地鐵因為等待SPCA35分鐘到場而停駛,數以萬計或十萬計的沒有這麼愛狗的港人會怎麼反應呢? 希望金澤培扮演過傻仔戲之後,會恢復理智,將來能以大局為重。
香港陽宅陰宅同樣短缺,不要說墓葬,骨灰位輪候也以年計算。『如喪孝妣』們竟然倡議為『未雪』立碑道德經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李耳錯矣! 他漏了重要的一個字。天地不仁,不以萬物為芻狗"。蓋香港現今之世乃人不如狗也。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姑妄言之
上一則: 學運今昔 On Class Boycott
下一則: 817 Rally 雜寫
迴響(10) :
10樓. 杜單尼
2014/08/29 07:23
天地不仁
我極認同這文章的觀点,部份香港人仍停留在英國殖民地時代的心態,崇尚外國人為主子,甘心成為二等公民.可謂自作賤,無可藥救.﹔
9樓. Charles Dean
2014/08/28 19:01
the dog a front runner for democracy

On the contrary I think they are not doing enough for the dog.  This is an unusual dog.  It is a dog for democracy.  See, even before they started 占中, the dog had already started 占铁路。So the dog is a front runner for democracy and freedom. We should provide those dog lovers with孝服 and all those 占中supporters should 守孝三年.  They should change their last names to “woof woof”. 

8樓. top dog
2014/08/27 20:55
dumbfounded
Today is 頭七 of the dog. Around 50 dog lovers gathered this am at the Sheung Shui train station with dog food offerings, prayers and condemning the government for not doing anything on the incident.  And one wonders why these people have so much time on their hands. Don't they have a job, for example.For once,I'm lost for words.
7樓. SOLO DOCTOR
2014/08/27 18:03
此狗不同彼狗

人乃感情動物,此狗不同彼狗。結果大家都是昂狗。亦是政治動物,此一時,彼一時。結果大家都是過時。講到尾祗是世上最後一隻不照鏡的蝗蟲。開開心心,門字派大哂!

門字派濁家弟子西門外阿丁上。

6樓. 泠眼不冷感
2014/08/27 16:34
冷眼不冷感 4c of c

F 金的表現 是指定動作 當然要扮死狗或奄奄一的狗 (以提防有人對死狗不感興趣) 這是一個 damage control exercise 是讓記者盡情發洩的 只要不偏離狗的軌道就可以 什麼都照哽 道歉 買花 祭品 儍子表情 基本到無可基本 甚至找個墓 提供孝子賢孫 整個執行董事會扶靈 樂隊 風光大葬 (PS 按那個占鐵的義舉 it is the first to fall and to make sure that it will not die in vain 大小便教授就更責無旁貸 來一個曠古爍今的10萬言仆文 華洋雙語 如果再來個俄法日德意西葡印 又更凸顯香港的國際性 奉為革命先烈 暫名為大小便死狗大紀元 就很貼切 就怕他沒有這本事 他那語文的水平 要考DSE 要拿個全合格 恐怕也有問題 就果有能耐 就來一個 le chien misérable 可以萬古留傳) 找那狗教授 寫個文 立個民主自由生存權利的英烈牌坊 成為 Hong Kong Core Value 簡直是那什麼之柱的翻板 不過這次港大就風光不再 民主運動 佔中人仕的典范 所有佔中行動 自由民主 都要在這裏誓師 撒一泡尿出發 不設如厠 沒有飯堂 民主自由人仕 不須改變平時的飲食習 自給自足 或來点更親切的 互相交換 其樂也融融 如傳媒也參加 又更加一家親 瀣沆一氣 事後地鐵記緊買單消毒清洗 不在話下 (PS 各民主狗的 在家中立長生靈牌 早晚上蓋膜拜)

G 不過我最奇怪的 就是那佔中說 知覺人仕 教授神棍 香港價值 都愛心汜濫 割肉餵鷹 以身試法 那事後的激情 披麻戴孝 仰天啕哭 長跪不起 按這800,000 比 7,000,000 的比例 assume that the crowd on the station platform is an unbiased sample of the population, if we draw inference (deduction?) on this sample, there should more than fifty people who may exercise the moral dimensions in a most crude controversial dubious way, jumping onto the rails, with the unavoidable life threatening consequences then and the serious criminal charges thereafter, bringing the the whole train service to a halt to save the day for the dog. No one did. What happens to our passions, Hong Kong core values,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Scholarism. Where are these? How these manifested themselves? Why aren't there traces of those? We found literally just a bunch of coat holders. Cloak of deceit? Cloak of Invisibility, definitely. 抗命拼命? 拼人家的命.

H 只嘆世道不好 人心難測 物是人非 狗的命運就更不堪

I 看到筆友認為列車不煞制是為安全想 這是絕對正確的 因為它根本巳肢零破碎 沒有這個本錢 還來個臨時自選動作 不是自殺麽 說得差一点的 哪怕是? 我就沒這信心

J 免責声明

i 這個文 沒有要求什麽人按什麽道理做什麼事 對所有人都沒有要求 你覺得對 來個文說對 就是極限 不是我也不信自己的文 而是我覺得要實踐我所信的 還差了一千幾百章 就不要摸石過河了 如果你覺得不對 就指出不適合的地方 來一個文反駁 也是極限 你要採取行動 來證明我是錯或對的 就算特首 主教 會督 大學校長証明 我不接受所有的結果 你去找青天算賬 我也不承認所有道德和法律的責任

ii 總之 文來文往 其他的都是讀者自己的事

5樓. 冷眼不冷感
2014/08/27 16:18
冷眼不冷感 4b

個案三 呀 你又要測試大家的應变能力 做了 Railway Inspector 啦 又沒有 提水 姑且試一試 只博一笑 娛樂一下 筆下留情呀

A 其實鐵路公司的一貫宗旨 什麼東西輾得過的 都會輾過去 如果是人 大象或是金屬 死物 它也許不敢試 如果 de rail 就大件事 它也不可能公開地殺人 小猫小狗 就沒有運行

B 為什有2 個人 捱那 deadly dumb eight minutes 因為就算A 是預設前題 在車站內 眾人皆知的情况下 It could hardly have boldly announced its pre determined strategy. The two guys were just pretending to attempt to save the dog capturing the videos at scene. I  doubt a real cause ever existed. If the doggie could help itself, fine. If it couldn’t, tough. The golden rule is to move on and make sure the statistics  are right. 不誤点

C why eight minutes? Because beyond eight minutes, it will trigger the notification mechanism. It may spearhead a resulting overhaul of the system which in the mindset of the Corporation is totally uncalled for and altogether damaging.

D Why in the light of the bad PR, it had chosen not to accommodate the needs of a compassionate society. The real reason, I suspect, there is more at stake. A challenge, it appears to be. A 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 I don’t think so. The actual reason, I am thinking, as the operator, they should know better than any others else how well their railway is going to cope hence the default and the ensuing inevitable unwillingness to put it to trial. They are never ever going to let this happen. Who knows what follows a sudden time-out.

E 至於那個金 如果按一, 二 出個洋人 地鐵的老外 都死光了? 香港的傳媒 港大中大教授神棍 知覺人仕 就不再累贅了 不就天下太平 不過大暑天 别憋坏了 能不給人消消氣 後患無窮呵 就單狗赴會 讓記者吠個不停 氣絕身亡為止 出個老外 老記氣憤難平 一放亂箭 正中紅心 問到車務的事 停車又如何? 最後一根稻草 壓死了它的 Core Business 一個道歉 變成 to lie or not to lie 的問題 還是個昭然若揭的 那就枉作聰明 作繭自縛 反正一刀切 不補水 不犯本 犯金 黄蓋 you are the solution that’s why you are here 貫切它奉行的宗旨 就讓該死的死吧

 

4樓. 冷眼不冷感
2014/08/27 15:18
冷眼不冷感 四 a

個案一: 哈哈 道理其實你也很明白 不過你只是拐個彎 要我們做代人 一場老友 就友情價 照標准價 X 20 罷 生括逼人呀 按其文中的邏輯 不就是那 999 消防局 SPAA 那個聽電話的 (不是所有中國人) 他/她的上司 一定也是中國人 他/她就像小狗吠大狗一樣 這個與他/她上司的態度無關 只是前者自己是狗 把人家中國人也當成狗 不怕上司找麻煩 自己是個小狗 也可以亂吠 如果他上司是老外 你的 Franky 就有救啦.

不過如聽電話的是老外 我也盼望 Franky 有救 這個洋人見華人 也像狗見人一樣 就皆大歡喜 華洋平等啦

千萬不要試 小動物都很可愛的

個案二: 那個聽電話的 就是一個狗的 (也不是指所有中國人) 他聽見洋人 就怕了 當然有求必應啦 如果是洋人狗的聽電話 它也可能把老外也當做狗 遭遇就不同

縱合個案一和二 那個誤差大概是因為有個狗的聽電話 應與其他人無關

 

3樓.
2014/08/27 08:48
聊觀槧籍表情牽
年來香江動盪,道揆無能,羣醜亂舞。遙居海外多年,遠望香江,倍感忐忑不安。
數月前在多倫多大學來了兩名訪客(陳某方與李無狀),
侃侃而談西方的自由民主,自命正義,指摘港情;卻對香港真正的民生民有問題,漠不關心,避而不談。竊思在香港殖民地的歲月中,他倆何曾抗𧗾過政府,為民伸張過正義,追討過民主自由!
誠如ZhangWL所論,當今之世;人狗不如,實屬可悲。
今某些港人本末倒置,只看眼前樹木,罔視背后的樹林,夫復何言!?!
中阿含經有云:
「王城不為外敵破,唯除內自壞」(意謂一個體系的崩潰,不在乎外敵的入侵,乃是其內部的腐敗因素,足使其土崩瓦解。)
如此下去,香港前景實可悲可歟!
倏忽天涯五十年
江湖夜雨一燈懸
物序更新催人老
聊觀槧籍表情牽。
祝諸學仁康健
2樓. a00
2014/08/27 02:46
if i could

I'd rather be a dog than a man
Yes I would, if I could, I surely would

1樓. Gulliver
2014/08/26 23:22
Why n how the dog got to the rail track ?

What if it was a man at the track,will the train stop or not, or if it was a rat or a pig,should the train stop

Just ask ourselves,if we r driving a car,a dog or a man stand in front of our car,should we stop or just ran over them 

What do u say, William

Gulliver, i m sure many of us hv driven at rather high speed on highways in north america when rabbits or other rodents suddenly appear on the road surface in front. we r still here, coz we did not swerve or brake too hard.
“未雪”was hiding underneath the platform, b4 the train was allowed to run into station. the driver might not see it when the train get moving again & it came out between the carriages while the train was stationery. it's not the driver intentionally ran it over.
but if an animal or even a man appears say on the track next to Tolo Harbour when the train is travelling at 100km/h, i think the proper training is not to brake hard, the train may even de-rail if braking too hard on a track with a curve/bend. the safety of hundreds of passengers on board must take precedence, isn't that common sense ?
zhangWL2014/08/26 23:4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