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約砲的故事
2021/12/18 17:27
瀏覽1,568
迴響1
推薦7
引用0
近日在羅某某、吳某某,再加形象清新愛妻顧家的王某某一再身體力行之下,談論「約砲」似乎成了網上的準全民運動。

食色性也,人類的約砲自然也是歷史悠久。最有名、最罪證確鑿的─而且還被包裝成浪漫唯美的,便是南唐李後主李煜與他小姨子的不倫戀。整個過程與戀人的心思都被鉅細靡遺地記在《菩薩蠻》這闕詞中:

花明月黯籠輕霧,今霄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如果翻成白話便是:

那是一個花月朦朧的夜晚,經過多少次朝朝暮暮的等待煎熬,今夜終於有機會跟情郎相會。怕別人看到也怕別人聽到她慌亂的腳步聲,女孩尖瘦的小腳上只穿了一雙薄薄的白襪,金絲織就的繡花鞋提在手裡,心頭鹿撞。終於來到了畫堂南畔,見到情郎的那一刻,顫抖地依偎在他懷裡,滿心羞怯卻又滿心歡喜:「正因為見你一面如此艱難,所以,請你求你,毫無保留的……憐我愛我!」

「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一句真妙,區區十個字,纏綿入骨,讓人想入非非,其中包含了多少曲款相迎的柔情似水,多少決絕和一往無前,即使燒成了灰,也依然是香的艷的。
(以上二段,引自2018-09-04 由「詩酒琴棋書畫花」發表于「文化」)

東方如此,西方的皇帝也不遑多讓─而且還是整個政府高層逼著一個女子接受約砲。那是在1806年的事,當時拿破崙剛剛擊敗俄、普聯軍,勝利進入華沙。在歡迎的人群中,他被一個年方十八歲,但卻矢志獻身於宗教和祖國解放事業的女孩「煞」到了─瑪莉‧瓦列夫斯卡,剛剛被迫嫁給了一個六十八歲的老財主。

拿破崙對這個膽敢孤身請求他協助,以恢復波蘭獨立與自由的女孩大為驚豔。上之所好,自然很快周遭就有了要她「愛國」的壓力。傀儡國王波尼亞托夫斯基找到她,逼她參加宮廷舞會。但當晚她臉色蒼白,沒有一絲笑容,且拒絕與拿破崙跳舞。第二天,波蘭國會乾脆作成決議:瑪莉不僅務必參加當天拿破崙舉辦的國宴,還要留在他的寢宮。

光有國王與國會還不夠,波蘭政府高層官員還跟進全體簽署請願書,拜託她不要拒絕拿破崙:

「夫人,些微的小事往往能產生巨大的作用。婦女在任何時代對世界政治都有重大的影響……假如您是男子,您就會為祖國莊嚴而正義的事業獻出您的生命;而作為婦女,您可以做出,而且應該強制您自己做出另一些犧牲─當然,這會使您感到十分痛苦。」

瑪莉陷入巨大的惶恐與掙扎。她是愛國者,又是虔誠的教徒,但她認為背叛丈夫與背離上帝,是會墜入地獄的大罪。為了安撫她的情緒和宗教上的罪惡感,拿破崙自己親筆寫信「勸慰」並半強迫地「約」她:

「人一旦成了偉人,常常會成為一種沉重的負擔,這正是我目前的感受。該如何來滿足我這顆思慕你的心呢?……你的大駕光臨,對我來說就是一切。來吧,請快來吧!你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得到滿足。如果你能憐憫我這顆可憐的心,你的祖國會使我備感親切!」(金永華、金錚琦《影響歷史的愛情》)

但我們這些不敢也不會花天酒地,卻只敢看著辣妹裸露的美背猛嚥口水,對著媒體人欲橫流的報導大嘆天道寧論,同時摸著婚戒私下惋惜自己生不逢辰的且當過兵的好男人,聽到「約砲」這個詞,第一個會想到的是「約克砲」─這是美國陸軍在1977年開發,用於低空防衛的防空自走高射炮,以在第一次大戰的美軍英雄約克中士命名─他一人擊斃28名德軍,並俘虜超過百人。

其實「約砲」在軍隊裡司空見慣,與砲兵的「密接支援」有關─透過「前進觀測」以火力精準打擊敵人,以利步兵推進。看過《加里波底》這部電影的人,除了對年輕梅爾吉勃遜的藍色眸子與帥氣臉龐印象深刻之外,也該對影片末了,砲兵的砲擊太早停止,以致澳紐聯軍的步兵在約定時間衝出戰壕時,死傷慘重的憾事感到怵目驚心。

這是約砲的時間不對導致的誤失。

中國的約砲─與砲兵約好時間以支援砲擊的歷史也很早。在章君穀的《吳佩孚傳》中就有活靈活現的記載。原來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爆發後,新軍閻錫山等部在山西起兵響應。吳佩孚當時在曹錕的北洋第三鎮 (師) 炮兵團下擔任營長。曹錕奉命進攻山西,在要隘娘子關前無法前進。於是他便將炮兵團調來助陣。吳佩孚營奉令助戰。

吳佩孚對觀測的功夫下的很深,他看出砲兵陣地所在的位置不對,無法直接命中革命軍的陣地,於是提出將開戰日延後以遷移陣地到較好的位置。但步兵的軍官們盛氣凌人地質問:你是不是怯戰了?還是跟革命黨勾結,所以想消極避戰?

當下吳佩孚二話不說,拍胸脯保證:敝軍絕對配合貴司作戰!同時他還要求:請步兵團派一位軍官到炮兵團督戰,屆時絕對完全服從命令。

結果開戰當日,約定時間一到,督戰的步兵軍官一聲令下,炮兵團眾砲齊鳴,震天動地,只是砲彈一一落在敵陣前的沙灘上,絲毫傷不了革命軍的防禦陣地,等著衝鋒的步兵自然也是乾瞪眼,無法前進一步。

所以約砲的時間對了,對象對了,但一方的心態心術不對,這約砲,還是會有很大的後遺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盡付二犢
下一則: 《日本沉沒》裡的西方沉沒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blackjack
2021/12/18 20:40
怎麼不談單打雙不打的約呢?好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