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十八同人
2021/07/22 19:31
瀏覽1,358
迴響1
推薦16
引用0
媒體報導:食藥署先是宣布,高端疫苗是在十八位專家同意、一人要求補件、一人反對之下通過EUA的;聽起來,是一面倒贊成。但根據聖人指揮官的補述,說十八人中有三人是「完全同意」,另十五人只是「有條件同意」。

原來僅僅三人完全同意,到了官府轉述時,卻變成十八人完全同意,對同意的條件略而不提─高端須每月交出安全監測報告,且需在一年內繳交疫苗保護效益報告。如此,這十八招,不,「十八同」雖讓高端過關的姿態很漂亮,彷彿這支疫苗多麼出色,但其實顯示:參與評鑑的專家是有保留的。

這種用「壓倒性同意」以表示天與人歸的戲碼,我們應該很熟─像推舉領袖時就是。1960年3月11日,所謂的「國民大會」通過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修正案,基本上是為蔣介石量身訂做,移除他個人總統連任次數無限制的憲法規定。然後,就像重鹹的電影片段會讓角膜一再重複「看到」幻覺後像一般,于右任(余又任)、吳三連(吾三連)、趙麗蓮(照例連),1960、1966、1972的3月21日,他都「當選」總統,直到「崩殂」為止。1978和1984年同月同日,同樣的戲碼照常上演,只是主角換成同樣姓蔣的太子。將近30年的歲月的「壓倒性同意」,我們的民主就在這「同」的漩渦裡原地踏步。

還好我們並不寂寞。信手拈來就有另一個例子。印度,這個以公民數而言,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不就被所謂的「尼赫魯─甘地王朝」長期統治?1948年,尼赫魯擔任獨立後首位總理,1964年他去世後,由獨生女甘地夫人─英德拉‧甘地繼承總理職位。1984年甘地夫人遇刺身亡,由兒子拉吉夫‧甘地繼任總理。1991年拉吉夫‧甘地競選連任時,遭錫克教激進份子刺殺。他的妻子義大利裔的索妮亞‧甘地原本在2004年又會成為總理…

「同」到「黨」到「甘地」個沒完沒了啊。

談到十八同,就不由得小時候看的武俠片:「少林寺十八銅人」。戲裡的英雄修練多年,在下山行俠仗義之前,照慣例要闖過由高手前輩擔綱的「十八銅人陣」。通過考驗,打敗這些武功高強的銅人之後,才算過關。

我記得戲裡的最後一關是「火龍鼎」─受試者須赤裸上身,環抱燒的熾熱的銅鼎,將之移置他處以出關。在忍受肌膚火焚炙燒之痛的同時,飛躍舞動的火龍形象永遠地留在了少林高手們的身上。

而疫苗的審核與同意過程也是的。審議過程不錄影或是事後刪削並延遲發布會議紀錄,都不能掩蓋那黑箱作業的烙印。

回到同。「同」這個字的本義是「凡口」,意思是人們所說的話,互相重複,意義相合,近似一種沒有異議的境界。如果只從這個角度,天可憐見,請和我一齊祈禱「世界大同」千萬不要實現─因為我們實在無法消受這種北韓人民正在享受的幸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正名與不正名
下一則: 《圍城》評高端疫苗EUA
迴響(1) :
1樓. 安心
2021/07/22 22:30
雖然有說:「以後會讓大家看到會議記錄的」。
但是,那個也是經過河蟹搞大同了!
就像2017當年司改會議的投票經過一樣,投票結果不被菜博士認可,就被當場要求重新表決到滿意爲止。
https://www.storm.mg/article/314663
搞什麼?
沒錯!第一個場景就是蔡英文為最高法院法官遴選程序的表決,在分組會議中,有關最高法院法官由總統任命引發總統擴權爭議,委員陳俊宏和林孟皇分別提出修正提案,基本上都是由司法院提出應任名額的二倍人選,並經由法官遴選委員會遴選後提報總統任命,精神都是讓總統的任命成為形式,差別在遴選委員會的組成,後者除了司法專業人士外,還要有由立法院推舉立委之外的學者和社會公正人士。

這兩案在第一次表決時都沒過半(五十一票),蔡英文忍不住說,「(陳俊宏案)贊成票只有四十四票,你們在搞什麼?要不要再表決一次?」再表決一次,林孟皇案只有二十五票,蔡英文說,「那你們打算怎麼辦?」她提議再表決一次,認為需要修正第二分組意見的獲得六十一票通過,她建議以陳案為主,林案列為處理參考,獲得六十六票通過。蔡英文又忍不住說了一句話,「這不是我剛剛第一次要你們表決的情形嗎,你們又繞了一大圈,好啦,我想這個案子過了」。

這個場景的可笑在於第二分組會議時,有關法官任命引發總統擴權疑慮,當時即已經有修正意見,分組會議卻無法處理,是議事規則的問題?還是分組委員拍了總統馬屁就不想再撤回?到了總結會議,陳案林案都沒過半,照說,這兩個修正提案就報廢了,可偏不,蔡英文繼續表決,最妙的是,她不是表決兩個提案,而是自己換了表決內容,先問要不要修正,再把兩案二合一,形同變成一個新的提案,案子是過了,但到底是過了陳案還是林案?這算是總統的「臨時動議」嗎?如果是其他委員有此一議,能表決嗎?

總統有權能臨時提案,委員無力只能受命表決,最反諷的是,在「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裡,因為蔡英文的總統身份,都能改變或不受議事規則的框限,舉座從司法院長到眾多曾任法官、現任法官、檢察官、律師、乃至學者專家,都欣然景從,不以為怪,唯總統之命的司改還能稱得上是改革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