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舐痔者的交通工具學
2021/07/19 22:05
瀏覽1,091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奧運代表團今天從松山機場搭乘華航班機前往東京,但官府先前的「選手搭商務艙」承諾卻跳票─包括羽球「世界球后」戴資穎等國手只能搭經濟艙、官員卻可搭商務艙。官員解釋:長官們是「委屈地搭乘較有防疫危險的商務艙,選手們安心地搭乘安全的經濟艙」云云。

過往因為交通工具艙等被降級,而付出慘痛代價的,莫過於上一世紀的大英帝國。二十世紀初的南非,有色人種的自由和政治權利遭受很大歧視。

有一次在彼得馬里茨堡火車站,一列將開往首府普勒多利亞的火車上,出現了令人為難的場景:一位24歲的印度裔律師想要坐進頭等車廂─當時只有白人可以坐。

車掌要求他按照「慣例」,換去三等車廂,並威脅:這兒不接待有色人種,印度人就應該坐到貨車車廂去!可是這人理直氣壯地回答:「但我有一張頭等車票啊!」

後來車掌叫來警察,不由分說便把這年輕人推出了車廂,並將他的行李扔到了月臺上。

這個人就是甘地。身受法律不公與種族歧視待遇的他,後來成了「聖雄」─以不合作運動將「大英帝國女王皇冠上最燦爛鑽石」的印度,推向獨立之路。

其實因為人的身分,限制交通工具等級的事,從古皆有。《史記·平準書》就說:「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賈人不得衣絲乘車。」特別是因公出差,規定特別嚴格,像明太祖就規定:如乘坐公家的車船,所能帶的東西,除隨身衣物外,其他物品不得超過十斤,每超過五斤笞十下,超過十斤刑加一等。

至於為什麼官位越高 (而不是運動實力越高),越能坐到或是得到高等級的交通工具,《莊子雜篇‧列御寇》的這則故事頗有畫龍點睛之妙:

宋國有個叫做曹商的人,為宋王出使秦國。他前往秦國的時候,得到宋國為他配備的幾輛車。到了秦國,秦王龍心大悅,又加賜他一百乘車。

曹商回到宋國,施施然在莊子面前炫富。莊子卻說:

「我聽說以前秦王生病,重賞為他治病、減輕痛苦的人:凡是擠出膿瘡的人賞車一乘,舔治痔瘡的人則賞五乘。凡是療治的部位越骯髒低下,所能獲得的車就越多。你難道給秦王舔過痔瘡嗎,不然為何獲獎的車輛如此之多呢?」

舐痔者得重賞,歷來如此,毋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大瘟疫下的「機構」
下一則: 會議記錄消失的故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