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染上X病,形同叛國!
2021/07/15 21:47
瀏覽1,516
迴響3
推薦19
引用0
新加坡昨日的新冠疫情突然風雲緊急:一日激增56起社區感染病例,是自去年4月8日以來的新高;其中,以KTV夜店的感染群病例激增42起最多,主要破口是在本地工作的越南陪酒女郎群體。政府呼籲:二週內到過受影響夜店,或與越南籍陪酒女郎有過接觸的人盡快預約免費檢測。

這則新聞馬上就有人拿來與台灣的「阿公店」比較;除了感染的「動機」類似,事發的場所名稱也讓人似曾相識:像遠東購物中心的「一代佳人」卡拉OK廳(Supreme KTV)、東陵購物中心的「一代佳麗」卡拉OK廳(Empress KTV),馬里士他路百利大廈的Club Dolce夜店云云。

讀約翰‧巴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詩》。人類對於流行性傳染病的防治,從來就不曾只是純科學或純理性,純就事論事的作法。宗教、政治、或道德這些「形而上」的群眾動員手段,始終與傳染病的威脅相生相倚。

作者舉了二十世紀初的美國軍隊的例子:當時美軍中三分之一的「因病缺勤」,都是因為性病而引起的。

沒有任何一支軍隊可以坐視軍隊戰鬥力,因如此荒謬的理由而流失。於是在總統的支持下,軍隊明令禁止嫖娼;軍方的流行病防治醫療隊告誡士兵們:用手淫替代召妓;士兵們每個月必須接受二次性病檢查,感染者必須如實坦白,何時何地與何人如何發生性關係的細節。

而防治性病的努力甚至跨過軍營的圍牆,透過「道德重整運動」的方式釜底抽薪:合法領照的紅燈區被強行關閉;軍事基地方圓十公里之內禁止出售含酒精的飲料;27個州的衛生局通過規定:允許拘留性病患者,「直到他們對社會再無危害為止」……

更有趣的是,軍方醫療隊決定開展「心戰」─他們開始在各處招貼標語:「染上性病,形同叛國」!

書上沒說這個妄圖調動激發急色男人羞恥心與愛國心的公關活動,後來有沒有成功─我想機會不大。流行病學的問題,就該用606或疫苗之類科學的方式解決;像「形同叛國」「看好了世界,只示範一次」等,功用都只能停留在標語的層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列子》談解盲
下一則: 主張「三百年殖民地」的愛國者
迴響(3) :
3樓. scchang
2021/07/17 12:57
沒有疫苗,逼民叛國。叛了這國,才好建國。
2樓. 安心
2021/07/15 22:59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1/08/110830_guatemalans_us_syphilis_study

BBC NEWS /中文
美国曾故意让危地马拉人感染性病
2011年8月30日
至少有83名危地馬拉人據信因為感染性病而死亡
圖像來源,OTHER
圖像加註文字,
至少有83名危地馬拉人據信因為感染性病而死亡。

美國的一個總統委員會聽證會獲悉,至少有83名危地馬拉人據信因為感染性病而死亡。

在上世紀40年代,美國醫學研究人員故意使這些人感染了梅毒和淋病等性病。

在美國政府當年出資對盤尼西林(即青霉素)作用進行研究的項目中,數以百計的危地馬拉囚犯、精神病患者以及性工作者在未經本人同意的情況下被傳染了梅毒和淋病。

實驗對象隨後接受盤尼西林治療,以測試盤尼西林是否能治療或預防梅毒。

危地馬拉副總統說,由於當地醫生也參與了這個項目,因此需要向人民道歉。

該委員會負責人古特曼將這個事件形容為「醫學史上令人感到恥辱的事件」。該委員將會在9月份公布這份報告。

美國生物倫理問題研究總統委員會說,1946至1948年,共有5500名危地馬拉人參加了這項實驗。

在這些人當中,1300人被研究人員故意感染了梅毒、淋病和另一種性傳播疾病軟下疳。而這些人當中,僅有700人獲得了某種形式的治療。

根據該委員會對有關文件的研究顯示,截至1953年底,5500名實驗參與者中至少有83人死亡。

但是,該委員會無法了解那些死者是否與被傳染的性病直接或間接有關。

委員會主席、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古特曼抨擊說,那些參與該項目的研究人員在實驗中未表現出對人權和倫理的起碼尊重。

美國總統奧巴馬去年10月曾就該事件向危地馬拉道歉,並要求成立生物倫理問題研究總統委員會展開調查。
1樓. blackjack
2021/07/15 22:23

說到美軍,就不能不談蔡英文父親蔡潔生的羅馬大飯店,當時這類銷金窟肩負的使命是要榨乾美國大兵的美金,以及剝削原住民少女呢!

蔡潔生樂馬大飯店Hotel Roma

根據郭彥伯,交通大學2019年碩士論文「尋找吧女:冷戰、美軍、性觀光的歷史初探」,賽珍珠基金會留有的美軍混血兒檔案,還有鍾俊陞的調查報導以「娼婦經濟」認為服務對象為美軍的軍娼為台灣帶來 10 億美元的外匯(上揭論文5頁)。上揭論文29頁提到1958年聯勤總部外事處在美方的要求下,開始擬定美軍特約茶室之設立草案。這份辦法明確列出俱樂部須包含的各部「接待部──性的調劑」,轉型正義為何不去問問經營美軍俱樂部當事人的「後代」??

還有陳中勳的論文「亞美混血兒,亞細亞的孤兒:追尋美軍在台灣的冷戰身影」(陳中勳,亞美混血兒,亞細亞的孤兒:追尋美軍在台灣的冷戰身影,交通大學碩士論文,2015年)第六頁以下:

「…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於世界各地設置軍事基地,在韓戰與越戰期間派遣大量的美軍進駐東亞,其中美軍藉由休息復原計畫(Rest and Recuperation program,簡稱 R&R)大批來台渡假,事後產生的混血兒達到千人以上,混血兒的出生人數一直要到越戰結束以及《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廢止才下降為零。美軍離開之後,生下混血兒的母親通常缺乏一技之長發生經濟上的困難,混血兒也因為身世與外貌與眾不同,在成長過程中遭受許多夜身心挫折…」

這種「美軍的產物」,臺灣人怎麼想?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