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耳曼式民主
2021/01/23 09:45
瀏覽1,616
迴響4
推薦16
引用0
開始讀網上版的愛德華‧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99藏書網,席代岳翻譯)。其實書架上已經有套買了快30年的英文版,開了頭,卻一直沒有勇氣往下繼續奮鬥。

前後看了三個版本的羅馬史,其中鹽野七生的《羅馬人的故事》,斷斷續續看了四遍,總算稍微對這段橫亙一千二百年的歷史,有了大致的架構。對始讀者而言,最大的挑戰其實蠻荒謬的─人名的翻譯。這個,不論是英文版或是中文版都有一樣的問題。

羅馬人的名字很長,特別是貴族。個人名,家門名,家族名,然後,如果是曾經成就過某項事功或希望「如何被後人記得」的大人物,還會有被公認的「綽號」─像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就專指那位在非洲打了大勝仗,征服迦太基的名將。而進入帝政時代之後的皇帝名字更麻煩,除了「凱撒」、「奧古斯都」等表示官位的正式名稱外,還會把「我將遵循哪一位皇帝先哲的施政」的自我期望,放進登基後的名字裡。

這就是看古典史學家─像吉朋,所寫的羅馬史一開始的最大挑戰。如果沒有一點基礎,你很快就會在眾多「安東尼」之中迷失─到底是埃及豔后的情夫,是苦學勤政的哲學家皇帝「五賢君」之一的奧里略,還是暴戾荒唐,最後死於非命的謝維勒王朝的「卡拉卡拉」皇帝?

過了「名」的檻,你才總算能開始享受這段豐富多姿的歷史。我曾在一篇評論文字裡談過:讀羅馬史,總有「茫茫大塊洪爐裡,何物不寒灰」的感覺─因為期間太長,人事太多,讓人有不知該從何處起始,又在何處終結的挫折感。

的確,如果從西元前753年傳說的羅馬建城年代起算,到西元1453年鄂圖曼土耳其的「征服者穆罕默德」攻下東羅馬帝國的最後據點君士坦丁堡為止,羅馬的國祚甚至超過二千年。這期間他們經歷了王政、共和、帝國;從貴族寡頭+直接民主統治,到東方式的專制君主政體;從綜合希臘羅馬埃及迦太基小亞細亞各地「三十萬神明」的多神教,到定於一尊的基督教–東正教排他一神教;從階層分明但充滿流動性的奴隸社會,到官僚 + 基督教會神權的複合政體;從自給自足的內陸農牧部落,到整合整個地中海區商品經濟的大 Pax Romana 圈。

人類史上每一種制度,幾乎都可以在 羅馬史上找到蛛絲馬跡─無論是成功的喜悅還是失敗的痛楚。

像民主。其實這並不是現代的發明,而毋寧是最古老,最符合人類先民生活型態與社會組成的政治制度。由最賢能的、我們認識的、大家公認的人擔任領袖,不是最最令人安心,最讓人能心悅誠服?
吉朋在他的鉅著裡,描述的古日耳曼人社會就是如此。吉朋說,在日耳曼大部分地區,政府採用民主政治形式,但這種政治形式與對人民的保障,與其說是「經由普遍而明確的律法」決定,不如說是由「血統」、「勇氣」、「辯才」,與「迷信」所形成的偶然性的優勢而加以制約。

「血統」、「勇氣」、「辯才」,還有「迷信」?這些,是民主政治的要素?

吉朋接著說:日耳曼人最初的理念,是為了共同防衛而採取自願參加的方式組成政府。為了達成目的,每個人必須捨棄私人的意見和行動,服從大多數人的決議。在部落的戰士會議上,每個人都有發言權;理論上來說,所有意見都應被充分討論,並做出最明智的決定。

吉朋說:但日耳曼人在達致決定時,不但快速而且會運用激烈的手段。他們「習慣肆無忌憚地發洩情緒」,逞一時之快而漠視未來可能的後果,心中滿懷憤怒,表現出藐視的神色,根本不理會法律與政策的約束;常用毫無內容的牢騷,表達他們對「懦弱的提議」的不滿。等到一位口若懸河的演說家,鼓動大家要在內憂外患的環境中奮發圖強─不論是為了維護民族的尊嚴,還是要從事甚麼危險而榮譽的行動,於是全體與會者都會用矛敲擊著盾,發出巨大的響聲,以表示對此意見熱切的讚美。…..此時最值得擔憂的,便是心智不堅定的群眾被不合理的言詞與大量的飲酒所催動,拿出武器來宣示他們憤怒的決心,並擺出不惜一戰的姿態……

這是二千年前日耳曼先民的民主,也是二千年後美國國會大廈前的民主。

我是民主的堅定擁護者,但最好的擁護並愛惜一件事物的方式,便是直視它的黑暗面,並預想可能會發生的最糟糕的狀態。這樣,在民主的主旋律悠揚傳播的時候,我們可以及時修正一定會有的雜音─通常它們是來自於根深蒂固的人性或動物性。

民主不是宗教,不需造神。一人一票的制度,是表象,而不是民主的精髓。空有表象其實是危險的─這個,從目前發生在匈牙利與土耳其的事情,就可看出「民粹+普選」,是如何正在毀滅民主。

還有,偉大的制度自有它的生命力。我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熱切地尋找「內部敵人」,試著用「團結一致」的手段「維護民主」與「國家安全」。

這是以前共產黨與國民黨都用過的,也好像所有「偉大的黨」都嗜用的,日耳曼式民主的手段。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我是羅馬人
下一則: 就職典禮的爆裂聲
迴響(4) :
4樓. Shiftbear
2021/01/26 20:55
沒錯。美國的根就是日耳曼文化。江山易改....
3樓. 麵線
2021/01/24 19:19

美國的公共電視拍了一部上下二集的紀錄片,描述美國的分裂現象,在歐巴馬執政時期並沒能消弭,再經過川普的操弄,分裂愈發嚴重。川普和民進黨都是靠搞分裂取得政權,當他們的任期結束後,國鳩都像是少了半條命。

2樓. 路人乙
2021/01/23 14:08

尋找 甚或 製造 內部敵人  這是少數奪權 最快速的方式

只要造就了一個 共同的敵人  在一人一票的系統下  很容易取得一半人的支持

這就是透過民主手段  造成了民粹的結果

1樓. 安心
2021/01/23 13:08
臺灣近年來的民主政治也是一樣〝民粹+普選〞,而且願賭不服輸哩!並大肆抹黑、黃、紅、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