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廢品
2020/11/16 20:45
瀏覽1,763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讀《轉角國際》的《高加索戰爭「戰廢品」:亞美尼亞族自毀家園的流離悲歌》,有一股感同身受的悲戚之情。

大致擷取轉載內文的大意:爭奪30年、血戰6星期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簡稱納卡)戰爭,已然落幕。在唯一的外援希望俄羅斯的主動施壓下─這一次俄國老大哥沒有支持基督教的小兄弟,亞美尼亞間接承認戰敗的事實,放棄支持該地的分離政權納卡共和國,等於將之前佔領的,以亞美尼亞族居民為主的亞塞拜然國土,原樣奉還─還搭上五千條人命與無數財產。亞美尼亞首都葉里凡也爆發暴動,憤怒的人民衝進總理府,抗議政府舉措無方:「昨天還說我們必勝,今天就投降了!」

於是就像「出埃及記」那般,世居納卡的亞美尼亞族居民,成千上萬地朝母國本土前進,成為了「放棄家園」的戰爭難民。儘管四面楚歌的政府不斷呼籲「拜託大家留下」,但悲憤至極的納卡難民仍不斷離去—一部份人就這樣沉默地黯然離去,另一部份人則忙於燒毀祖厝與良田、作最後的焦土戰術,「就算故鄉被奪走,也絕不給亞塞拜然人佔便宜!」

納卡總統在人去樓空的總統府裡,對法國《世界報》記者悲涼地表示:「…...除非全滅,否則我們從一開始就扛不住亞塞拜然軍,只是大家不敢講明而已。」

原文很長,讀者可以自行查閱。但為什麼會有幾萬甚至幾十萬人拋家棄土,深層的恐懼是勝利者異族可能施加的宗教與種族清洗。從近處看,納卡或是「二亞」衝突是前蘇聯─俄羅斯帝國解體的遺緒,但若將時間軸拉長,亞美尼亞或高加索地區各種多文化、種族、宗教衝突的悲情,已有超過二千年的歷史。

我在之前的《亞美尼亞島》的文中,曾有以下評論:

讀羅馬史的時候,特別是從共和到帝政中期的羅馬史時,都會讀到大篇幅的,談帝國邊境情勢的史實。特別到了帝政時代,羅馬皇帝的職責便是「安全」。為此羅馬傾注國力,付出的代價、傷亡的將士不知凡幾。

羅馬在東方國界的國防重點是防範波斯人的帕提亞王國。東方諸國歷史悠久且習於專制,羅馬的策略是與他們的領導集團結盟,組成親羅馬陣線,共同對抗最大的敵人─帕提亞王國。(中國古史上稱它為「安息」)。

羅馬對抗帕提亞的過程雖然偶有敗績─像「前三雄」之一的克拉蘇便全軍覆沒,被俘的羅馬軍團還被送往中亞服勞役,傳說還跟東漢的軍隊對過陣 (這就是「驪靬」的傳說)。但一般說來羅馬軍總是勝多敗少;這與羅馬的大戰略正確有很大的關係。

羅馬的戰略與政略簡而言之,便是拉緊東方諸國中最大的,位於帕提亞北邊的亞美尼亞王國。它地處高加索山南麓,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發源處,高屋建瓴,形勢優越。一旦有事,羅馬向西進攻,亞美尼亞向南發動輔助攻勢,帕提亞二面受敵,戰略上便已先輸了一回。

當時的亞美尼亞王國,是屬於波斯文明圈,種族語言文化上都與帕提亞較為接近。羅馬為了攏絡亞美尼亞,費盡苦心─基本上是以扶立親羅馬的貴族為王的方式,確保羅馬的控制權。

於是我們看到西元一世紀到三世紀前期之間,這樣的悲喜劇一再上演:只要帕提亞王位轉移,新王為了轉移焦點,通常就會出兵威脅亞美尼亞;而羅馬也總在她的這個保護國求援之後,以武力為後盾談判,或直接出兵消滅反對勢力,從而達成下一階段的地緣戰略穩定狀態。此外,每當亞美尼亞政權更迭,羅馬總要緊張好一陣子,或者陳兵邊境或者長驅直入,直接破壞亞美尼亞的戰爭潛力─直到親羅馬的貴族繼任亞美尼亞王為止。

到了後期,這樣的模式也穩定了下來:不論勝負,不論二國在亞美尼亞打得多麼精彩,羅、帕的勢力範圍大致以幼發拉底河為界達成再均衡。

而苦的是送往迎來,罹於戰禍的亞美尼亞人民。無論羅馬或帕提亞,其實都不在乎亞美尼亞人的死活─那只是屬國或緩衝國的人民。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張養浩《山坡羊‧潼關懷古》)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狗不叫了之後......
下一則: 押寶的故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