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救國同盟
2020/10/25 17:10
瀏覽1,595
迴響3
推薦12
引用0
週末看了號稱是俄羅斯2019歷史大片的《救國同盟》。

不熟悉俄國歷史的朋友,大概會對這部電影的歷史背景,所謂「十二月黨人」起義事件感到陌生。但如果稍微認識了俄羅斯民族對於「現代化」,在二百年來付出了甚麼樣慘痛的代價,經歷了如果痛苦的蹉跌,忍受了何等空前的流血與犧牲─特別是當所謂「俄國經驗」輸出世界之後對中國與其他國家民族造成的傷害之後,你會不禁想起一個「what if」的古老命題:

如果這老大又笨重,愚蠢卻恐怖,堅忍而頑固的民族,在二百年前,就已經像西歐一樣,邁上君主立憲,自由法治的大道了呢?俄國邁向現代化的歷程上,所有的屍山血海,那沉浸無數次「運動」、「革命」,在古拉格群島巨靈下的纍纍頭骨,是不是就能起死回生?

這就是「十二月黨人」起義的時代背景。一群受了西歐自由主義薰陶,自稱「愛國同盟」的俄國貴族軍官─他們很多是在打敗拿破崙的戰爭中實際接觸了新思潮的洗禮,決心發起「兵諫」,期望古老落後的祖國能脫胎換骨。

1825年12月26日(俄國舊曆12月14日)星期早晨,三千名士兵列隊集中於聖彼得堡「樞密院廣場」,公開提出他們的要求:君主立憲、解放農奴;許多人還要的更多:他們夢想推翻沙皇,建立像美洲諸國那樣的共和國,進行土地重分配。

在零下的嚴寒與零星交火之中,他們保持隊形,放過狙殺沙皇本人的機會,期待其他部隊也揭竿而起,奢求君王大臣會聆聽他們的「愛國」建策……

結果這卑微的「愛國」,日落之前就被大砲給「和諧」掉了。數百人死於同室操戈的砲火,首謀的五個人─四名軍官與一名詩人,被公開絞死。剩下的則充軍西伯利亞。(*有則悲喜交集的軼事:在處死五名首謀時,第一次竟有三個人的繩子斷裂。根據傳統,他們是不能再被處決的。但主事者根本不管,接好繩子,又第二次把他們送上絞刑架。詩人雷耶列夫在第一次墜地僥倖不死後,還冷言冷語地酸著:

「啊,不幸的國家,俄羅斯,他們甚至不曉得該怎麼把人吊死!」

「十二月黨人」起義的失敗是影響深遠的。不只政治改革無望,教育、新聞、宗教,處處充滿反動的做法與氣息。同時還助長了反西方的情緒:不僅對少數民族強制進行俄羅斯化,還造成泛斯拉夫民族主義的誕生。

作家謝德林描述沙皇尼古拉一世統治下的俄國是「一片沙漠景象,在中央是一座監獄;它的上面不是天空,而是軍人的灰色長大衣。」

同一年代的作家烏斯片斯基形容俄國人民心中的恐怖感是:

「從不自找麻煩……從不顯示自己有任何想法……一直表現地提心吊膽─這就是那些年頭讓人養成的習慣。害怕已成為生活的基本準則,扼殺了人們的思考能力。……天空;地面、空氣、水,都在尖叫著:『你完蛋了!』」
(以上二段取自周全譯文《俄羅斯一千年》)

俄國人民是始終記得這個卑微的,曾讓他們的民族有過「自由」的希望,但卻被摧折而痛失良機的「十二月起義」的。就像名詩人普希金的《自由頌》所說 (引自網路「靖之」影評):

如今的帝王啊,要記住教訓。
無論是刑法,或是獎賞。
囚牢中的血,或祭壇上的神。
都不是堅實的屏障。

請先來低垂下你們的頭:
憑藉著法律可靠的蔭庇,
那護佑寶座永恆的衛士,
將是人民的安寧和自由。

電影無論劇情、攝製、考據都相當令人驚豔,留給大家自己看。但我想提一幕一開始的場景:

1808年,在法國希克斯寄宿學校,年幼的電影主角謝爾蓋見到了拿破崙─當時正是他的權力顛峰,整個歐洲正匍匐在他腳下。

拿破崙以欣賞的眼光看著這年輕人,突然問他:

「伏爾泰說:自由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同意嗎?」

初生之犢卻說:「我不同意,陛下。自由應是能夠追隨自己命運的機會。」

拿破崙對這意料之外的答案表示贊許,並說:

「……在追隨自己的命運之前,必須先理解它。你對自由的理解是非常罕見的……」

小謝爾蓋卻接話說:

「古人說,一個民族,哪怕能出生一個自由的人,那就是偉大的民族。」

這一句話,應該適用於所有主張救國愛國的場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屁股歪了
下一則: 渣男與讀書
迴響(3) :
3樓. 漂鳥
2020/10/27 08:31

我年紀這麼大了 對自由還是充滿疑惑

只有放下 才能自由

但 放得下嗎

感謝您這篇有深度的文章

謝謝您的知音 曉煒2020/10/27 20:49回覆
2樓. 麵線
2020/10/26 08:05
自由是眾所認同的,差異在自由的程度。
1樓. scchang
2020/10/25 20:25
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