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渣男與讀書
2020/10/19 19:51
瀏覽2,377
迴響1
推薦18
引用0
這幾天關於「無腦」「渣男」「有智慧的」「不想當兵」年輕人的討論紛紛擾擾。權利往往與義務緊密相關。想做人上人但卻拒絕必要的修練或犧牲,這是不負責任或不切實際的。

特別能言善敲鍵盤網紅級的大師,言語的威力等同刀槍,務要審慎。想到色諾芬《回憶蘇格拉底》裡,蘇老夫子循循善誘地勸告一個優秀的年輕人的故事。以下是書裡的原文:

有一次,一個名叫格老孔的年輕人,善於言詞但並不瞭解實務,卻整日夸夸其言,想做城邦的領導者並試圖指畫雅典國政。蘇格拉底便試圖用引導的方式讓他發現自身的不足。

蘇老夫子先是稱讚他的企圖心,然後問他:

「不過,我知道有一件事你一定沒有忽略,而是認真地考慮過,這就是:田裡出產的糧食能夠維持城邦居民多少時候的食用?每年糧食的需要量有多大?從而使城邦不致由於你的疏忽在任何時候遭到饑荒,反而由於你對生活必需品的情況有所了解,你就可以給城邦出謀獻策,幫助她,拯救她。」

「你說的這個任務可也太大了,如果連這一類的事也必須照管的話,」格老孔說。

「不過,」蘇格拉底說道,「除非一個人弄清楚了自己家庭的一切需要,並且盡心竭力地加以滿足,他就不可能把自己的家治好,城邦的居民既然有一萬多戶,很難對這麼多人的需要同時都加以滿足,為什麼不試一試首先解決一家的需要,這就是說,先從增進你叔父家的福利做起呢?而且他家也真有這種需要啊!如果能夠幫助一家,你就可以著手幫助更多的人家;如果連一家還不能幫助,怎能幫助很多的人家呢?這就好像一個人如果連一塔連得(*當時的稱重單位)都拿不動,就不必讓他試拿更重的分量,這豈不是很明顯的事嗎?」

「不過,」格老孔說道,「只要他肯聽我的勸,我是能夠對叔父的家有所幫助的。」

「怎麼?」蘇格拉底問道,「你連自己的叔父都勸不了,還想希望包括你叔父在內的整個雅典人都聽你的勸嗎?」

接著他又說道,「格老孔,要當心,你一心想要出名,可不要弄得適得其反啊!難道你看不出,去說或做自己還不懂得的事情是多麼危險嗎?試想一想你所認識的許多別的具有這種性情的人吧,他們明顯的是在說或做自己還不懂得的事情,在你看來,像這樣的人,是受到讚揚的多呢還是遭到譴責的多呢?是被人尊敬的多呢還是受人輕視的多呢?」

「再想一想那些說自己所懂得的事並做自己所懂得的事的人吧,我想,你會看出,在所有的事上,凡受到尊敬和讚揚的人都是那些知識最廣博的人,而那些受人的譴責和輕視的人都是那些最無知的人。如果你真想在城邦獲得盛名並受到人的讚揚,就應當努力對你所想要做的事求得最廣泛的知識,因為如果你能在這方面勝過別人,那麼,當你著手處理城邦事務的時候,你會很容易地獲得你所想望的就不足奇怪了。」(引文終)

還想到一段對岸網紅的感嘆:「我們朋友圈的現實就是,明明幾分鐘之前還在微信群裡問哪有陸家嘴女主的啪啪視頻,轉身就發朋友圈說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和從容。」

「這不是單純的精神分裂現象,而是這群人的問題就是:轉發太多而讀書太少,讀書太少還特愛思考感悟人生。」

不禁冷汗直流─這也是我的問題:書寫太多而讀書太少,讀書太少還特愛思考議論國是。

十八歲投票權即將成真─這是權利,也是責任。而要記得:不只參與政治,十八歲也是最好讀書充實自己的年紀。暓某昧死請,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救國同盟
下一則: 想念帝國
迴響(1) :
1樓. 安心
2020/10/20 14:37
跟現在的十八歲年輕人講責任?想的美啊!甭說十八歲了!就連三十歲能懂得甚麼是責任?對自己負責?對言行負責?都不是很多人了!據主計2013年公布的2012年臺灣15~29歲畢業後不升學,也不就業的尼特族約四十五萬人,就算扣掉在家幫忙作生意,或其他事務纏身的,真正的啃老族也有八萬人吧!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