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可憐的滑國
2020/10/11 09:29
瀏覽1,596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前一篇談到,秦國打破現狀,趁著晉國政權交替的機會,不顧與晉國之間的默契,將尚未明確歸屬二國勢力,且位於中原樞紐的鄭國發動攻擊,企圖奪取該地或至少獲得更多的利益。

秦軍浩浩蕩蕩地自今天的陝西進入河南,行經周天子的都城雒邑北門。當時周王室雖然已經衰落,但表面上大家還是維繫著基本的禮貌。諸侯軍隊經過天子居處,按規定必須「免冑」─就是脫去頭盔並下車全程步行。當時的軍隊還是以四匹馬拉的戰車為主力,衡量戰力的大小是以戰車的數量「乘」來計算的。車上有三個人,中間的是駕車的,就是御者,左邊的是指揮,負責軍旗和戰鼓,進退都看這個;右邊那個戰士叫「車右」又稱「參乘」。執行「免冑」的軍禮時,除了駕車的之外,左右二名戰士都必須跳下車來步行。

結果當時秦軍雖然有照著這免冑的規定做,但態度散漫,軍紀鬆弛,執行的時候不夠嚴謹,有三百輛戰車的士兵,只走到一半就又跳上戰車去了。

周大夫王孫滿對此做出了「秦師必敗」的推論,理由是:將士態度輕佻,行陣軍旅約束不嚴。輕佻的人不會仔細衡量各項要素,缺少謀略;軍紀鬆弛疏忽則容易逸脫訓練的要求與戰陣常軌。一旦進入實戰的險地,就危險了!

我們可以把以上的細節,當作是左丘明對「軍事訓練與戰力」這項要素的評價。

接下來的發展正如秦臣蹇叔在出兵前所預料的:秦軍千里行軍,路上碰到了鄭國的愛國商人弦高─他立刻警告了祖國,奇襲的美夢,破滅了。可是動員了這麼多人,總不能空手回去啊。於是秦軍便動手,「順便」消滅了旁邊的小國滑國,將它的「子女玉帛」作為戰利品,準備帶回秦國,彌補一下勞師動眾的損失。

至此原本的戰略攻擊,已經退化成了單純的經濟掠奪,秦國的戰略目標沒有達成;而且,它攻擊的滑國,是晉國的「同姓」─我們可以看成是晉國的與國或勢力範圍。「順便」的掠奪給了晉國開戰的藉口。

晉國當然已經得到了線報。朝堂上的反應─在新國君剛剛即位的時候,各個山頭是出乎意外的同仇敵愾。以原軫為代表的主戰派大聲疾呼,壓倒反對的聲音:秦人不顧信義,「不哀吾喪」,「伐吾同姓」,這是「天奉我也」!這是老天送來的禮物啊!「奉不可失,敵不可縱,縱敵患生,違天不祥!」因是「必伐秦師」!

接下來的戰役,《左傳》只用了以下幾個字收尾:「敗秦師于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後一句意思是:同時俘獲了秦軍的三個將領。

為什麼連篇累牘的敘述鋪陳,但在實際戰役時卻只用了如此簡略的五個字:「敗秦師于殽?」

因為「先勝」─戰爭的勝敗,早在開戰前就已決定了呀。

外交形勢─晉國穩定,秦國孤立;
資訊情報─晉國充分掌握秦國的行動;
地理地形─距離戰場,晉國近,秦國遠,而且晉國控制了秦軍回國的交通線;
軍事訓練與戰力─秦國差;
意志士氣與戰爭指導─晉國同仇敵愾,覺得秦國侵犯了他們的「核心利益」,而秦國只是為了「子女玉帛」等微不足道的東西。

而國家在進行「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的規劃時,與其斤斤於有形戰具或「內部敵人」,更應該思考那些「先勝」的重大要素。(至於徵兵還是募兵,教召7天還是14天,那只是「驅市人而戰」的枝微末節。)

喔,對了,後來那可憐的「滑國」,就沒再聽左丘明提起過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1) :
1樓. blackjack
2020/10/11 12:17

臺灣覺青要來炸核一核二核三的雄風飛彈,隨便一按就「誤射」出去了

臺灣軍紀雖然不能說世界第一,但戰力可不能小看讚啦

風傳媒報導有臺灣人主張以雄風飛彈恐怖攻擊三座臺灣自己的核電廠 翻攝風傳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