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民有時是錯的
2020/02/14 19:32
瀏覽1,004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我想先講清楚一件事:所謂的支持政府,並不是無條件的對它做的每一件事喝采。因為國事如麻,千頭萬緒,很難每件事情都盡善盡美。

國事如此,「抗疫」尤其如此。政府目前為止大體上的表現可圈可點,尤其那些壓力大到山高的防疫負責人員,我們應該都是感激多於抨擊,讚賞多於批評。

時下那些帶著「如果批評政府就是別有用心就是舔共」心態的民粹網紅們,其實與戒嚴時代的舊國民黨的思維如出一轍。

而尤其有些事情,特別是跟價值觀有關的事情,是底線,是不能隨便逾越褻瀆的。

引我一位在學界任職,經常發言中肯的學長的話:

陸委會阿通主委及奕華委員的陸配子女返台事被鄉民罵爆。其實是民粹主義極端的例子。家庭團聚權其實是人類社會的核心,不讓未成年子女與父母團聚,那是要被嚴厲譴責的。因為未成年子女有賴父母的教育及照料才有正常丶健康的人格成長。聯合國保護兒童是有公約的。美國移民管制很嚴的國家,也不敢擋夫妻丶未成年子女團聚權。更何況本案只是小朋友利用寒假出國玩,回來就成了「歪國人」,進行不了家門。以國籍而論定忠誠義務一直是存在,但會因為不同的情況而變化調整。但有趣的是,叛國的,往往是本國籍。外籍人士往往是「無國可叛」。全球化之下,子女的國籍,往往不是自己的選擇,而在父母,且多國籍所在多有。認定早就是以居住地,而非國籍。子女團聚權丶共有生活的基本人權是沒人敢碰的。「時鐘」部長很辛苦,但說法是有疑問的。

談一本書與一部電影─約翰‧卡林所寫的《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以時間為經,偉人曼德拉個人的遭際為緯,娓娓道來1990到1995年,發生在南非這個「彩虹國度」的族群猜忌、互動、容忍,最後藉由一場世界杯橄欖球賽,成功塑造一個全新國家的動人故事。譯筆流暢,故事本身又引人入勝─好的故事就是個有機體,它自然而然就能敲開你的心扉,震動你靈魂深處的鐘鼓,讓「感動」的熱流瞬間蹦發到每一條微血管的末梢。

好的運動故事尤其如此。堂堂正正地比,簡簡單單地贏,光明磊落地輸。它在團結人民方面,比教條式的宣傳強大千百倍。曼德拉自己便有深刻的體認:「運動足以改變世界,也足以激動人心,運動也具備無與倫比的力量,可以將人民團結在一起。比起政府的力量,運動更能打破種族藩籬。」

這就是1994年的南非所需要的。民主似乎有成,總統已經民選─占全國合格選民89%的黑人選民選出了他們心中的英雄曼德拉,成為新南非共和國的總統。

但還有「轉型正義」的事情要做─像是如何對待某些舊白人政權圖騰,就煞費南非新一代建國者們的思量。而做為南非白人最畏懼的角色,曼德拉充分掌握了這個歷史的機遇。

橄欖球一向被視為白人的運動─肌肉發達的兇狠荷裔白人,是欺壓本地祖魯班圖原住民的元凶與象徵。因此當南非國家運動委員會全票通過提案:更改橄欖球國家隊「跳羚隊」的隊名,重新設計制服,甚至移去隊徽與吉祥物,沒有任何非白人覺得不妥。

最強烈的反對者竟然就是一年以前在諾貝爾獎頒獎典禮上,那個當著全球元首政要的面,尖銳地攻擊舊政權,憤怒地要求歷史正義的人;也是全南非公認受苦最多,最有權利要求報復的人─曼德拉。

他並沒有利用這個機會窮追猛打─「你大可預期當他掌權之後會說甚麼,最可能的是,我要逮捕你,我要轉型正義…但他顛覆了所有復仇與懲戒的刻板印象。」

他選擇支持白人熱愛的「跳羚隊」,並且力拒任何「正名」的誘惑。隊名與制服象徵著白人的驕傲,他大可憑著三分之二的選票多數,大筆一揮,改成「南非民主紀念隊」或是「祖魯精神隊」之流。剛好相反,他穿上原本的綠金色球衣,戴上以前的壓迫者所戴的球帽,風塵僕僕,諄諄勸說噓聲四起的黑人同胞,勸他們體會白人少數的心,勸他們支持這項白人的運動。

因為他深深了解:失去跳羚隊,就失去南非白人的心。

在摩根‧費里曼與麥特‧迪蒙主演的《打不倒的勇者》電影裡,有如下這段戲劇性的一幕。

當知道南非國家運動委員會的投票結果:更改跳羚隊名與隊徽隊服時,曼德拉決定一個人提出強烈反對,並要求大會撤回決議。他的政治顧問質疑:

「我強烈反對這樣做─尤其是您還孤軍奮戰!您的內閣與黨派可能會疏遠您!」

為什麼曼德拉要作對的事情,還會四面楚歌?因為「人民」:

「馬迪巴(南非人隊曼德拉的敬稱),是人民想要這樣做,人民討厭跳羚隊,他們不想讓一個曾被他們喝倒采的球隊代表他們。」

曼德拉不為所動:「是的,我知道。但是在這件事情上,他們錯了。做為他們所選出的領袖,我有責任指出這一點。」

「您在拿您的政治生命冒險!您在用您以後的政治前途冒險!」

「哪天如果我不再這麼做了,那就表示從那一天起我不適合再領導人民了!」

最後,他對著代表們誠摯地說:「你們選了我當你們的領袖,現在,讓我領導你們吧。」

人民有時是錯的─特別是那些偏狹的種族主義民粹的聲音。而領袖的使命,不是迎合而是戰鬥;不是隨波逐流而是逆流奮鬥。

我還沒看見領袖的風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史諾登的《永久記錄》
下一則: 專家救蝗災的故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scan
2020/02/16 08:20

若有日本籍的母親生的子女是日本籍但父親是中華民國籍

或有美國籍的父親之子女也是美國籍但母親是中華民國籍

這兩家人蔡政府接不接回台灣?

目前沒出現這種例子

但很想知道蔡政府會怎麼決定

1樓. blackjack
2020/02/14 21:10

資本主義社會--顧客永遠是對的

投票時代---選票永遠是對的

敗選的人講話沒人聽,顧客是上帝,選民也是上帝

如果韓國瑜是民粹,那蔡英文就是超大民粹

再回版主一句話:民主就是自作自受,台灣人高興就好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