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瘟疫命名學
2020/02/11 19:00
瀏覽3,457
迴響1
推薦17
引用0
最近看到不少「必也正名乎」的高論:到底應該叫它「新型冠狀」還是「中國武漢」?

重讀克羅斯比的《哥倫布大交換》,樂趣不僅僅在於了解新舊大陸物種的交換─有形的事物總是容易傳部的多;而無形且不受歡迎的東西─像微生物,也跟著人類交流的腳步,快速實現了「全球化」。由細菌或是病毒帶來的瘟疫,也影響重塑了人的文化─當然包括文化中的「偏見」與「歧視」。以下是該書的部分摘錄。

在人類的社會史上,「瘟疫」註定不只是一種病,而應被作為一種社會現象或「運動」而探討。

可以比附的例子垂手可得─比如十六世紀在舊大陸開始蔓延的梅毒。隨著歐洲人的「地理大發現」與東方西方海上交通的聯繫,藉由海上航行,梅毒螺旋體像坐上了高鐵般遨遊世界。

梅毒的傳染途徑有一大特徵:當婚姻忠誠度不能在所屬社會或群體之內發揮作用時,藉由性接觸廣為流布。而帆船時代「海員」這個行業的本質,就是一群「沒有女人的男人」,或「曾有許多女人的男人」。因此,藉由寂寞與放縱的芳心或藉口,梅毒堂而皇之地加入了地理大發現所導致的生物遷徙的大家庭。

而十五、十六世紀之交的歐洲,社經情況也構成了梅毒大流行的溫床。各個城邦、教會、君主與民族國家之間無止盡的戰爭,造成社會秩序紊亂。女人沒有了庇護或食物,只剩下自己的身體可以出賣;而男人,藉由「軍隊」這個暴力組織占有大部分的財富與食物,惟獨沒有女人。

就是在這種社會秩序混亂與性道德崩潰的時候,梅毒這種性病才會以瘟疫般的傳染速度進行擴散。

但耐人尋味的是:梅毒這種一開始病勢兇猛,殺人無數的惡疾,竟在幾十年之後,溫和穩定了下來,成了一種與人類「共生」的病。差幸當時歐洲並未像愛滋病一般,把梅毒患者加上「性放縱」「不道德」等的帽子,所以現在我們可以清楚地追蹤梅毒變得與人「友善共生」的經過:

1494 – 1516年,這是梅毒最兇狠的時期。病徵包括生殖器小潰瘍,各式紅疹長滿全身,病人的口腔、舌頭、上下顎、扁桃腺也常被破壞;伴隨著各處肌肉神經的劇痛,患者經常很快就死亡。

1516-1526 年間,出現了新的病情─骨頭發炎與骨髓腐壞。有些病人的生殖器會長出類似疣或雞眼的硬塊。

1526-1540年,惡性症狀普遍減緩,平均膿疱數減少,而普遍的是鼠蹊淋巴腫脹發炎。有許多患者出現掉髮或掉牙的現象,但也可能是導因於治療用的水銀汞中毒。

1540 – 1560年,惡性症狀更為減少,醫師或患者甚至會將梅毒與另一種殺傷力遠較輕微的性病─淋病,混為一談。

1560-1610年,梅毒的致命性繼續降低。病狀已與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類似。感染梅毒依舊危險,可是已不具有剛剛開始流行當時,那種猛爆性的、幾十小時內就致人於死的致命力了。
(以上梅毒流行資料採自克羅斯比《哥倫布大交換》)

克羅斯比特別談到了梅毒對一般人生活與心理的影響:

「我們找到零星資料,顯示社會上的改變。公共浴池不流行了……共用杯子的作法也落伍了。親吻,這個原用以表示朋友或情侶間親愛的習慣姿態,現在被人投以疑慮的眼光。」甚至在政治鬥爭的時候,還會指控政敵「(樞機主教伍西) 明知自己身上有那個會傳染的梅毒髒病……卻還每天來到陛下您 (亨利八世) 的座前,在您的耳邊密語,把他那會傳染人的可怕毒氣吹在您最尊貴的身上…..」

而我們現在,不也是如此?

扯回來命名這件事。關於梅毒這種病的名稱,各地的叫法都不相同:

義大利人叫它「法國佬病」;

法國人叫它「拿坡里病」;

英國人叫它「西班牙佬病」或「法國佬病」;

波蘭人叫它「日耳曼病」;

俄國人叫它「波蘭病」;

中東人叫它「歐洲膿疱;

日本人叫它「唐瘡」……

這簡直就是一部具體而微的民族偏見誌:好的東西都是我們的固有文化,壞的東西都是從別人來的?

多讀書,少看社交傳媒,有空的話多反求諸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專家救蝗災的故事
下一則: 防疫或防義
迴響(1) :
1樓. blackjack
2020/02/11 19:25

對蝙蝠來說,這叫"reveng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