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防疫或防義
2020/02/08 00:03
瀏覽1,581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今天繼廣州封城之後,另一個一線城市深圳也宣布封城。封城的已經快比沒封的來的多了哩!基於防疫的需求,封城無可厚非:料敵從寬,再嚴的隔離措施,在防疫的大旗下,再大的犧牲,都會得到國民的支持與國際的諒解。

而全國數百通都大邑如此如臨大敵,其「副作用」─不,可能是「主功能」,或許在於預防星星之火般的民怨,匯集成燃天燎原的巨焱。

荷裔美籍的大歷史家房龍,在評論歐洲中世紀歷史的大事「宗教改革」時曾有以下的至理名言。

談到宗教改革,大家腦海中的意象幾乎都是一個個大義凜然的黑衣僧侶,不畏被逐出教門,粉身碎骨的危險,挺身而出與腐敗的羅馬教皇對抗。這樣理想化後的英雄形像人物,首推1517年,把《九十五條》貼在德國威丁堡教堂的大門上,反對贖罪券的販賣與濫用,開闢了新教先河的馬丁路德。尤其最後一條,「唯有經歷各種苦難,而不是虛假的平安擔保,才能有把握進入天國」,更是擲地有聲。

實情真是如此?

後人對於宗教改革的評論,正反皆有。「擁護的人認為:這是一次宗教熱情的突然爆發,一些品性高貴的神學家對羅馬教廷的道德敗壞深感震驚,於是就建立了自己的獨立教會,以便向人民傳佈真正的福音。反對的人說這是一次應當受到譴責的陰謀,幾個卑鄙的王公貴族想解除婚約,奪取教會的財產,於是就煽動了這次反叛。」

我們在解讀複雜的歷史事件或社會現象時,常常犯下「好人─壞人」或單線的「因為─所以」的迷思與錯誤。房龍在他的《寬容》裡,進一步闡釋:

「人很少出於單一的動機做某件事,不論是慷慨樂捐,還是一毛不拔到不肯施捨一塊錢給街角的流浪漢。總有這樣的那樣的原因促使我們這樣做。我們總會本能地從眾多理由之中,挑選出一個最令人尊敬,最值得稱道的,然後按照公眾的品味粉飾一番,接著宣布:『這就是我做這件事的原因。』」

互聯網電子長城銅牆鐵壁,杜絕了所有在虛擬通路串聯的可能;再以封城令阻絕所有民眾實體集會串聯的機會。防疫之外,兼同防「義」─防止起義。只要疫情轉穩,時間一久,民怨自然平息。江山雖然瘡痍,但天下,還是咱家天下。

看著「全市實行嚴格人員管控措施,不准群眾隨意進出」的告示,恍惚間竟有幾分蒙古帝國時期「禁止漢人集會、禁止漢人趕集做買賣、禁止漢人夜間走路」的維穩味道了。

對於封城這件影響國民經濟與國家形象的大事,可能是防疫,也許是防義。

都對,也都不對。要記得:歷史上往往當權者講不出來的理由,才是真正的理由。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瘟疫命名學
下一則: 感恩節火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