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畢竟走在中國前頭了
2020/01/30 22:31
瀏覽1,450
迴響2
推薦14
引用0
谷歌到一篇2015年9月15日人民網的文章:《古代防疫方法》(作者:李陽泉)。旁徵博引而意有所指,茲節錄部分重點如下。

在傳統史籍中,對流行病的記載比比皆是,所用的名稱有疫、疾疫、癘等,而一般統稱為疫,合稱疾疫。從現代疾病分類學看,這些疾疫包括瘟疫、瘴氣、痢疾、流行性感冒、麻瘋病等,包含甚廣。

中國歷史上最早記載的疾疫發生在周代。魯莊公二十年夏,「齊大災」。按照《公羊傳》的解釋,此大災即大疫。

大多數古人對於流行病認識,是很難在科學的角度作出判斷的。 他們往往把疫情的發生歸結為由于不順應天道而造成的天對人的懲罰。

一旦出現疫情,對病人採取什麼手段呢?許多典籍表明,是隔離。這種方法自古有之,而且,除此之外,再無更好的方法。關於隔離觀察治療的最早記載見於《漢書‧平帝紀》:「元始二年,旱蝗,民疾疫者,舍空邸第,為置醫藥。」而到了南北朝時期,則已成為制度。蕭齊時,太子長懋等人曾設立了專門的病人隔離機構—六疾館,以隔離收治患病之人。

然而,隔離這一方法的推行並非一帆風順,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甚至遭到極大的反對。晉時就有記載說當朝臣家染上時疫,只要有三人以上被感染時,即使沒有被染上的人,在百日之內不得入宮。 這種有效的隔離方法卻被當時人譏諷為「不仁」。
(無有堂曰:根據威廉‧麥克尼爾的《瘟疫與人》,遲至十九世紀中,歐洲也還流行著「隔離檢疫是中世紀的過時落伍做法,有礙自由貿易」的觀念哩)

古代政府對於災變的防治頗讓人欣慰。然而,這只是在幾千年的防災過程中零星閃爍著的幾點光芒。許多「會辦事」的大員對防疫體系的建設起到了很不可思議的壞作用,譬如李鴻章。

1896年5月李鴻章時來運轉,作為清廷「欽差頭等出使大臣」來到俄國,參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禮。

尼古拉二世素喜鋪張排場,所以此時俄國各地都舉行了各種大小集會,慶賀沙皇加冕。然而由於組織不周,在莫斯科的霍登廣場舉行的群眾遊藝會由於來人過多,混亂不堪,發生嚴重擁擠,造成近二千人死亡,史稱「霍登慘案」。當時的俄國總理大臣維特伯爵在《俄國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維特伯爵的回憶》一書中說,李鴻章見到他後,仔細向他打聽有關消息,並問維特「是否準備把這一不幸事件的全部詳情稟奏皇上?」維特回答說皇上已經知道,這件事情的詳情已經呈報皇上。

哪知,李鴻章聽後竟連連搖頭對維特說:「唉,你們這些當大臣的沒有經驗。譬如我任直隸總督時,我們那裡發生了鼠疫,死了數萬人,然而我在向皇帝寫奏章時,一直都稱我們這裡太平無事。當有人問我,你們那裡有沒有什麼疾病? 我回答說,沒有任何疾病,老百姓健康情況良好。」然後他又自問自答道:「您說,我幹嗎要告訴皇上說我們那裡死了人,使他苦惱呢? 要是我擔任你們皇上的官員,當然我要把一切都瞞著他,何必使可憐的皇帝苦惱? 」

對此,維特這樣寫道:「在這次談話以後我想,我們畢竟走在中國前頭了。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上一則: 真正的芒果危機
下一則: 卡繆的《瘟疫》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深思者
2020/02/01 08:02
這次武漢肺炎 人看來像中間寄主 所有防禦措施唯一作用是在等疫苗出來 避免疫苗出來前大規模擴散
1樓. scchang
2020/01/31 11:43

"我幹嗎要告訴皇上說我們那裡死了人,使他苦惱呢?"

這些狗官的子孫繁衍至今,已遍布朝堂。皇上無憂!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