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無大家之風
2019/10/10 23:02
瀏覽1,543
迴響4
推薦17
引用0
一早帥哥老同學來報訊:說他的小帥哥公子在補習班上國文課時,用到我的文章做補充教材。

當下心中充滿幾分感激與幾絲信心:阿母,我阿榮啊,我出運啦,我被看見啦,有人真的還要唸文史,讀我的文章啦......可是後來一看他傳來的照片才覺蹊蹺:原來這並不是我曾經授權過的文章,更不是曾經授權過的出版社;換言之,小文被盜用了。

當下由喜轉悲,倍覺蒼涼,雖在赤道,仍感寒意沁身。

愴恍哆嗦之餘,下午看到九歌陳素芳總編的臉書,原來她今日雅興甚濃,有淡水失戀博物館之旅。照片數幀,均富禪意:像失戀故事館的標語是「別說我變了,怎麼不說你倦了」;一旁專算桃花運的算命攤則是「占卜開運,苦命免費」。我一面湊興建議:還該設立「戒煙失敗室」「減肥復胖區」等周邊設施,以紀念「失戀」此事之可大可久,一面頗有所感:成敗之際,臧否之分,其實全操之在天。我等湖海鳥人,偶發囈語,便敝帚自珍,以為二三學子須知我意,中外文人必尊祭酒。殊不知世道多變,斯文地位既掃,讀書種子已絕。雅賊欲盜,乃聽之由之,放之任之,方為正道;小筆匠既非大作家,待遇自然也無從比照。

晚間偶翻架上舊書,《西潮》記有蔣夢麟先生的官場奇遇。1930年11月27日,他被迫辭去教育部長之職。他以自嘲且詼諧的語氣夫子自道這段坎坷:

「我以中央大學易長及勞動大學停辦兩事與元老們意見相左,被迫辭教育部長職。在我辭職的前夜,吳稚暉先生突然來教育部,雙目炯炯有光,……他老先生問我中央、勞動兩校所犯何罪,並為兩校訴冤。據吳老先生的看法,部長是當朝大臣,應該多管國家大事,少管學校小事。最後用指向我一點說道:『你真是無大臣之風。』我恭恭敬敬站起來回答說:『先生坐,何至於是,我知罪矣。』第二天我就辭職,不日離京,回北京大學去了。劉半農教授聞之,贈我圖章一方,文曰『無大臣之風』。」

當下大澈大悟:戀愛之運,有緣作陣,無緣作堆;文章之事,有緣盜版,無緣出版。於是乃師孟熊先生之餘意,於一方衛生紙上大書「無大家之風」。書罷即用,用畢沖水,萬千婆娑憂愁暗恨,盡成印度洋底塵埃。快哉。

(記於2018年與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揭曉日─由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與波蘭作家奧爾嘉.朵卡萩獲得殊榮。此二子筆耕連年,桍腹寂寞,無論大作小品,想是立時洛陽紙貴。雲泥之別,為余浩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職場智慧
下一則: 廁所裡的投名狀
迴響(4) :
4樓. 安心
2019/10/11 19:35
有一篇好文提供參考

https://chenboda.pixnet.net/blog/post/257020184
陳柏達的網誌
蔣夢麟對北京大學的貢獻
智效民

這篇文章很長,但是看了以後,對現在的學生,也真的只能說一代不如一代的好幾代。尤其是現代的太陽花與香港反送中。
其中有提到,蔡元培對搞五四學運學生領袖的評論,對於權力的欲望將會越來越大,真的是一針見血,而且貫通古今,於今仍然貼切適用。例如當時的張國燾就是學運領袖,看看現在林飛帆、黃之峰們就走同樣路,但是智慧道德知識才華卻差太遠了!只是受到民主自由庇蔭的黃巢之流而已。

張國燾(1897年11月26日-1979年12月3日),字愷蔭,又名特立,江西萍鄉人,出生於江西省萍鄉縣(今萍鄉市上栗縣金山鎮山明村)[1],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始人之一,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是八一南昌起義主要發起人之一。張國燾在中共黨內資歷極深,長征後他領導的紅四方面軍的實力遠在中央紅軍之上,是最有資格與毛澤東爭奪領導權的人。
3樓. 安心
2019/10/11 09:23
本想不說明,留給大家想像。
個人推測:
〝那種〞就是意在言外的風範。風範有善,也有不善的。
古文好簡,常會有反諷的用法,故而能罵人不帶髒字。
劉教授這個圖章明著讚賞蔣部長有為有節,不為五斗米折腰,堅持理念不同流合污。暗諷大臣們姑息養奸、冬烘迂腐、好官我自為之,百年樹人大業豈可隨便浮濫。當時民國初年,政治亂象確實普遍。
2樓. 安心
2019/10/11 01:02
無〝那種〞大臣之風!
:) 曉煒2019/10/11 08:58回覆
1樓. scan
2019/10/10 23:20
還是應該追究的
嗯,謝謝您 曉煒2019/10/11 08: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