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暴政的根源來自廉價的正義
2017/08/20 22:12
瀏覽2,102
迴響2
推薦11
引用0
為什麼我會認為日前川普,對於美國夏洛特維爾的種族衝突的評論─「雙方都有錯」這一句話,可能是現實而正確的?

如果單就他15日的記者會的言語,有幾點殊堪玩味。

第一, 他強調雙方都朝對方揮棒暴力相向;當記者詢問這話是否意指兩造都有仇恨與暴力,川普便說:「我覺得雙方都有錯……我對此深信不疑」。
第二, 川普還為新納粹與白人民族主義者抱屈,認為並非所有極右派都是壞蛋,其中有不少人安靜、無辜又合法地進行抗議,卻遭媒體不公平地對待……「所以我只這麼說,一件事總有正反兩面。」
(取自自由時報)

當然極右派的示威揭示的仇恨口號與新納粹的標誌,是應當被立即口誅筆伐,迎頭痛擊的。這個,無須論及左右,是每個人都應當做的事。

只是,在這個事件裡,我們一定得要選邊站,譴責示威的一方─進而認為所有為開車輾死人的一方發聲的,都是不正義的聲音?如果有任何檢視二方立場的企圖,就一概解釋為「各打五十大板」的騎牆言論?

我讀的歷史告訴我:「正義」,不會如此廉價;正義,不會來得如此容易。

我們不妨還原這件悲劇的背景。以下也取自自由時報的報導。

夏洛茨維爾的市議會一直希望淡化甚至抹去美利堅聯盟國(美國內戰的南方)遺留下來的痕跡,今年4月,市議會投票通過移除羅伯特・李將軍的雕像,但由於有反對者入稟當地法院,雕像至今仍未移除。

到了6月,市議會再次投票,要求將兩個紀念美利堅聯盟國的公園改名,它們原先的名字分別為「羅伯特・李將軍公園」與「石牆將軍杰克遜公園」,杰克遜是另一名南方的將軍。市議會希望將它們改名為「解放公園」與「正義公園」。

這樣的行動觸發凝聚了極右派的聲音。5月,白人至上主義的追隨者便開始抗議移除羅伯特・李將軍的雕像。他們在城內遊行吶喊,高舉火炬。7月,3K黨在夏洛茨維爾舉行集會,讚頌杰克遜將軍。約50名支持者到場,他們身穿白袍,手持美利堅聯盟的旗幟,不斷高呼「白人力量」。當時已有多達1千人到場反對集會,並向對方呼喊「種族主義者回家吧!」

看來事件的起因,是某些人要對一百五十年前的死人作文章,要移除既有的雕像,實現「轉型正義」,才會觸發這次的悲劇。是嗎?

有人提出羅勃‧李將軍曾有的種族歧視言論。他曾在一封1856年的信中寫道:

「黑人在這裏明顯比在非洲生活好得多,無論是在道德、社會以及生理上。在這裏過着艱苦的紀律生活,對他們作為一個種族而言是必須的,而我希望這會令他們有所預備,並帶領他們走向更好。」

同時代美國有人則發表過以下更露骨的言論:他主張將全部黑人送回賴比瑞亞,送回他們的本鄉本土。

「讓他們(黑人)自由,一直住下來,然後變成次等公民,這會讓他們的處境變好嗎?……他們在政治社會層面,如何變成和我們平權?我自己覺得很難,就算我真的覺得可以,廣大的白人群眾也辦不到。這感覺是否符合正義公理,並非唯一問題……」

講出此等言論的,又是廣被敬愛的偉大人道主義者,林肯。所以當川普反問媒體:「今天拆了羅勃‧李的雕像,明天是否因為華盛頓也曾蓄奴,便也要拆去美國國父的雕像」時,有誰能反駁他的邏輯?

林肯的偉大不僅在於他百折不撓的努力與成就的事功,還包括了他的現實主義。熟悉政治運作的人,一定對某件事情的「時機」,有著敏銳的認知。而「感覺是否符合正義公理」,在政治家的眼裡,並非總佔有第一優先。

有句話是「真理愈辯愈明」。但,從歷史的經驗來看,真理經不起撩撥,經不起扭曲,經不起移花接木轉移焦點。我唯一確定的是:真理,特別是與所謂「文化」、「社會」有關的真理,不會愈辯愈明。

必須妥協,必須折衷,必須尋求一種大多數人都願意接受的狀態。必須忍耐戰時與階段性的「不正義」。

與大多數偉大的概念與原則相同,「正義」,它從來不曾是一個絕對的結果,而是一種相對的,「沒有比較不好」的狀態。就拿主張種族平權的人來說,如果把所有撻伐夏洛特維爾事件中的右派的,即所謂「左派」的人化成光譜,那可能會有千百種的亞群或次團體。

有人贊同黑白平等,但也反對全盤開放現有對白人或特別是亞裔族群的限制─特別是頂尖大學入學資格的標準。

有人主張四海之內皆兄弟,但稱呼補習班的高加索裔老師時用「您」,稱呼幫傭的印菲姐妹時就用「你」。

有人宣揚台灣的國際化歷史背景與開放的必要性,但到了陸配陸生時,聲音就不由自主地轉彎。

我們通常會將自己或自己認同的行為,投射到某派學說某類人物的理想典型之上。但,到底甚麼樣的典型,甚麼樣的說法,才是完美的「平等」,無瑕的「正義」?

答案是沒有。左派如此,右派亦然。就像當時加入南軍的人未必贊成蓄奴一般,現在選擇不支持移除李將軍雕像的,未必就是新納粹的種族滅絕主義的幫兇。

法律看來應當是大眾可以接受的防線,但法律有時而窮。當某些敏感的代表性事物,在言論自由的大旗下遭到褻瀆─無論雕像、聖蹟、先知,還是古蘭經,星星之火便很容易惡化成燎原烈焰。當相信某件看來荒謬無比事物的人超過一定比例時─比如說在上次總統大選投給川普的人的百分之十,我們就必須假定:他們的出發點值得探討;他們的問題必須被重視;他們的聲音,不能以單純的「庸俗無知」四個字概括。

我們反對右派的種族言行,但也沒有必要鼓勵左派的挑釁─特別是拿死人的東西作的文章。

但或許有人會說:「如果明知某件事情是對的,為什麼我們不能堅持將它推行到相信錯的觀念的那批人那裏去呢?」

強推當然可以,但要付出代價。你回想你曾碰到的各色人等─囉嗦的鄰居,頑固的學究,電視上嘵嘵置辯的名嘴,怎麼樣勸也勸不聽的屁孩,你就應該知道:強迫一個人自發性地改變信仰有多麼困難。

不是沒有人曾經做到過思想與價值的統一─雖然往往只是暫時性的。中國上古的周厲王,法國大革命時的羅伯斯比爾,還有現在的金三胖家族,他們都曾經成功過。如果想進一步知道統一的方式與過程,我建議你問問希特勒集中營裡
猶太人之外的百萬社民黨與共產黨人亡魂,斯大林「古拉格群島」下埋的三千萬烏克蘭人與「反革命分子」,當然還有1949年人民共和國建政以後,歷次清洗的二分之一億「地富反壞右」等「民族敗類」。

那只會變成另一種歧視與暴政的根源。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看雲
2017/08/28 00:23

夏洛茨維爾的市議會的決定,干其他州的白人至上主義甚麼事 

到人家家鬧事本來就不對,還把人家撞死了,怎麼能說兩方都有錯?

1樓.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2017/08/23 23:31
還沒時間看正文,僅憑「暴政的根源來自廉價的正義」這題目就值得狠狠按個讚!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