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國大選與雕像
2017/04/23 00:22
瀏覽1,336
迴響2
推薦11
引用0
明天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該是影響全世界的大事。它將左右歐盟的存亡。

習慣今天用一次簽證或一種貨幣就走遍全歐洲的年輕人,大概很難想像歐盟歐元之前的日子。在上個世紀初,如果有人預測將來的歐洲會是像今天一般的關隘不阻,人貨暢流,肯定被當成瘋子─特別是德、法,這二個今天歐盟的支柱國家,他們是出了名的世仇。二十世紀二次大戰,他們都殺得屍山血河、難分難解。

這仇還真是結的又深又久!在二次大戰歐戰初期的德國「閃擊戰」中,德軍傷亡十五萬人,法軍的傷亡更多─二十萬人,而戰俘竟然超過一百五十萬人!但這個,比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西線,真是小巫見大巫─1916年的凡爾登之役,十個月之內雙方傷亡近一百萬;7月1日一天,法軍的傷亡就將近六萬人……而這還沒算入十九世紀拿破崙在德國境內各地的燒殺擄掠,與1870年的普法戰爭,法國在色當慘敗,皇帝被俘,德軍攻入巴黎的舊恨。

而1940年6月21日,星期五,是法國歷史上知名的國恥日。

對德國人而言,他們等待這一天已經像一世紀那麼久─1918年11月11日,德國議和代表,在巴黎東北方貢比涅森林,於法國福煦元帥的專用列車上,簽署了屈辱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協定。

22年前,當時的勝利者─法國人的態度無比倨傲:聽說福煦元帥見到德方代表,也不跟他們握手,批頭就問:

「你們來這裡幹甚麼,先生們!」

德國人謙卑地表示:我們來是想探討一下您的停戰建議。福煦大手一揮:

「我們沒提過任何停戰建議!我們很願意打下去!」尷尬的德國人只得表示:他們已經打不下去了。最終是在近乎無條件投降的狀況下,德法二方簽署了停戰協定。法國人在得意忘形之餘,還在貢比涅森林的空地上為福煦元帥立像,同時豎立了一塊一米高的花崗石碑,上面寫著:

「1918年11月11日,以罪惡為榮的德意志帝國在此屈膝投降─被她棄圖奴意的自由人民所擊敗!」

所以當風水轉回德國,當德國人在1940年初夏的五週之內就擊敗號稱歐洲最強的法軍,逼這世仇鄰居簽下城下之盟的時候,怎能不讓德國人欣喜若狂?

因此德國人精心設計了這段受降儀式。他們特地從巴黎法國國家博物館裡,找到了1918年在貢比涅森林簽訂停戰協定的客車車廂,將它拖回原地─按照日爾曼人的一絲不苟,聽說它被精確地放回了當時的位置。

1940年6月21日,希特勒在下午三點抵達現場,先憑弔了法國人立的勝利石碑,記者描述:「他的臉上燃燒的是蔑視、憤怒、仇恨、報復,與勝利……」接著,他在車廂前檢閱了儀仗隊。3點半左右,德方代表當著法國代表的面,宣讀了希特勒親自起草的停戰宣言,內容─至少表面上的文字卻出乎意料地寬大:

「指定貢比涅森林作為停戰協定的地點,是為了……使人們永遠忘卻在法國歷史上並不光彩的一頁,而德國人民卻視為有史以來最大恥辱的那些往事。法國是在許許多多的英勇戰鬥後被擊敗的,因此德國不打算在停戰條件或談判中使如此英勇的敵人受辱。德國唯一的要求便是:防止德法再戰……」

停戰條約簽訂後,德方將車廂運到了柏林作為紀念。此外,他們也炸毀了刻有侮辱德國字眼的花崗石碑。

但福煦元帥的塑像─那個在1918年用鼻孔看人,羞辱德國的人的像,卻完好無缺地保留了下來。

德、法二國在二戰結束之後六年內,就締結成緊密的經濟同盟,五十年內就共同推進成為歐盟,馴至1990年代共同推動歐元的誕生。因為,流的血已經夠多了。而明天,我們就會看到:幾代主張歐洲統合的志士們,永遠消彌歐洲內亂的理想,能不能在民粹的狂潮下生存下去。

幾百萬人的百年血債,德、法都可以一笑而過,留著敵人的雕像;我們,就非得同室操戈,同族相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2) :
2樓. Siegfried
2017/04/23 07:17

1樓. Siegfried
2017/04/23 07:11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