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幫老師築壽穴
2018/08/16 11:33
瀏覽3,010
迴響0
推薦18
引用0

已經當了阿公阿祖的學生們,每年還幫胡子立老師及師母掃墓。

 40年前壽穴建好時,胡子立夫婦(後排右一右二)和學生們合影照片曾由筆者刊登在《聯合報》。    

      自古以來,學生報答師恩的方式有好多類型,大概很少人聽說,已經畢業離校十五年的一群初中畢業生,會分頭忙著為退休多年的導師,尋找一處百年後休憩的好風水,幫忙砌築「壽穴」。老師和師母往生安葬三十幾年來,還持續去掃墓祭拜。

     宜蘭地區就有這麼一群男學生,畢業迄今一甲子歲月,他們個個已是七十五歲上下的老阿公老阿祖,卻照樣會找時間去幫導師和師母掃墓。

      這個故事源起,發生在國立宜蘭高中還是台灣省立宜蘭中學時期,那時學校分別設置高中部及初中部。一九五九年夏天,初中部第十四屆義班導師胡子立送走了一批畢業生,全是十五、六歲不知天高地厚的稚嫩少年。出生於民國前十九年的胡老師,當時已經六十七歲。他叮嚀這批猴囡仔,做人要實在,做事要摸著良心。

      這些年輕孩子絕大部分來自羅東地區,住家距離學校至少有十公里路程。學校會把來自同一鄉鎮的國小畢業生儘量編在一個班,用意是讓原本認識的同學能彼此照應,也方便通學時從火車站、汽車站步行到學校的路隊編組。因此,大多畢業於羅東國小的初三義班同學,彼此一塊兒讀書戲耍已經長達九年。

      初中畢業後,有的繼續考高中,有的去職場充當學徒,而不論生活處境有何差異,大家仍然保持著宜蘭囡仔特有的天真淳樸,彼此間保持書信或電話聯繫。還從畢業後第一年開始,每年農曆正月初二在羅東舉辦同窗會,邀請胡子立老師和教導過他們的老師餐敘,後來有同學領到駕照買了汽車,便負責開車專程接送。

      又隔幾年,大多數同學成家立業後,初二必須陪太太回娘家,才把聚會改在正月初一舉辦,迄今長達六十年不曾間斷。 胡子立老師是大陸河南省開封市陳留鎮人,來宜蘭任教後,覺得接觸過教過的學生,統統是樸實的鄉下孩子,加上整座平原山明水秀,無論人文和地理環境他都非常喜歡。不但一直教到七十三歲才退休,更想讓自己和老伴在百年之後,繼續留在宜蘭。

      一九七四年,八十二歲的胡老師已經儲存了一筆錢,積極為自己和老伴找一處好地點修造壽穴(亦稱生壙),做為未來安身處所。奈何夫妻倆在宜蘭人生地不熟,繞來彎去,始終未能在靠近宜蘭市的礁溪、員山等地覓得適當處所。

      胡老師心想既然在蘭陽溪以北沒找到地方,不妨到溪南岸的鄉鎮去找。這一轉念,立刻想到十五年前教過的三年義班學生。

      老人家記得幾個學生的住址,便隻身搭火車前往羅東。果然很快找到住在羅東火車站附近大同路上的潘秀明,說出事情原委,希望同學們能幫他找到門路。

      於是,潘秀明馬上和同班畢業的宋榮進、蔣勝雄一起商量,陸續又加入了俞哲裕、陳和政、林勝榮等人。大家認為,胡老師子女身陷大陸,在台灣沒有親戚,而同學們都是本地土生土長的宜蘭人,當然有義務為恩師分憂代勞。 那時候,蔣勝雄已繼承父業,專門鑴刻石碑墓碑,熟識風水師及興建墳墓業者,由他出面四處打聽並實地勘察,終於在羅東近郊草湖附近的「壽園」,覓得一處十六坪大的好風水。

      開設五金行的宋榮進立即拍著胸脯說:「我們初中畢業已經十幾年,沒升學的大都成家立業,繼續讀到大學畢業的也當兵回來找到工作了,大家湊點錢幫胡老師購地築壽穴,應無太大困難。」 於是,大家集思廣益很快擬妥如何捐錢集資,但胡老師告訴同學們,一個人想做任何事情,事先必須有所準備,建造壽穴的事他早有規劃。所以堅持拿出自己積蓄,來支付一切開銷,不肯讓學生花錢。

      老師不讓出錢,大家只好退而求其次,按照自己擁有的人脈自動分工,分頭洽購興築壽穴的建材、找地理仙、找泥水師傅,排班輪流到現場監工,以求能多盡一分心力。 潘秀明說,師恩深似海,單是輪流監工、跑腿雇工,實在不能完全表達對老師的敬愛,於是大家請求胡老師,允許他們在墓地立碑誌記,永銘師恩。 胡老師禁不起同學懇求,同意由精於石雕且書法甚得老師真傳的蔣勝雄,代表全班同學雕刻「春風化雨」碑石,鑲在墓穴正面。等壽穴建成,立即請老師和師母一起前往驗收,兩位老人家非常高興地和到場的同學合影留念。

      壽穴於一九七四年六月完成,除了班上同學並無外人知曉。直到四年後的一九七八年,改制過的宜蘭高中在校學生發起一項「吾愛吾師運動」,積極蒐集歷屆校友的敬師故事時,才被發掘出來。

      胡老師夫婦先後於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三年往生。他們在世時,三年義班這些同學都會抽空到宜中教師宿舍,探望他們敬愛的導師與師母。老人家總是把這些已經有家有眷各有一片天地的學生們,照舊當成昔日課堂裡那群吱吱喳喳的小孩子,一定要看著他們把水果和點心吃光才開心,才准他們離去。

      大家回想當年上課情景,一致認為初三義班國文課最重要的作業,便是跟著導師臨帖練書法。可一本幾塊錢的《柳公權玄秘塔》或《顏真卿麻姑仙壇記》,對大部分鄉下窮孩子來說,實在買不下手。 胡老師想到的解決辦法是,自己不時地臨帖寫了一大疊,然後一張張發給同學,大家便把薄薄的毛邊紙蒙在上面,照著描摹。

      胡老師規定同學們每星期要寫幾張毛筆書法,目的是要讓這些年輕孩子能夠穩定心性。雖然施行以後,似乎還沒有辦法完全鎮住這些毛毛躁躁、活蹦亂跳的猴囝仔,卻多少教會了他們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

      另外,根據經營書局生意多年的林勝榮回憶,當年他們班上同學成績都不錯。因此,胡老師從不為同學的學科成績操心,在其他行為方面免不了跟著多所縱容。

      最令林勝榮印象深刻的是,有同學貪玩經常藉口身體不適請假,以逃避不喜歡的課程。導師看在眼裡,初始並未當面揭穿,經過一段時日才在每天進課堂時,將手中的請假簿攤開,開口大聲宣佈時,還故意把「病假」兩個字倒過來唸:「今天想請『假病』的同學,現在就出來登記吧!」 如此連續幾天過後,那「假病」很快就從三年義班教室絕跡。

  宋榮進在一篇為老師營建壽穴過程的短文中提及,胡老師平日習慣靜坐禪修,在靜坐禪修期間曾見過兩樁「異象」。其中之一,是某次靜坐禪修突然目睹天上不停地飄下金色大蓮花,百思不解,跑去問佛寺住持。住持告訴老師說,這是善緣,平生未行大功德者,無法進入如此境界,還問胡老師曾經做過什麼好事?

      胡老師想了想回答住持說,民國初年他參與革命事務,得知一宗土匪擄人勒贖案件,即隻身深入土匪窩居的山寨與匪談判,要求對方釋放人質並歸順中央,土匪們看他年紀輕輕竟然不怕死,同時感受到他的誠意,很快釋放人質並同意部隊收編。

      後來,胡老師旅行經過河南南陽城,瞧見街道兩旁一些民家擺出香案焚香祭拜,好奇趨前詢問。當地民眾告訴他說,這些鄰居聽說許多年前把他們從土匪手中營救出來的那位先生,將路過此地,他們為了感謝救命恩人才在門口擺設香案迎接。 胡老師另外一次靜坐禪修,突然看到有座佛寺竟然用黃金和水晶做建材修築,且發現匠師正忙著往牆上鑲嵌一幅人像。仔細一瞧,那鑲嵌中的人像酷似自己,非常驚訝。匠師解釋,必須是生前立有功德的人,才可能被鑲嵌影像於此。

      胡老師聽到鑲嵌人像係「生前」立有功德者,仔細省思後覺得自己應該是大限將至。所以宋榮進和同學們揣測,這可能是導師晚年會想到營建壽穴的緣由吧! 

──原載2018年6月3日《中華日報副刊》,將收錄於10月底出版的《老宜蘭的臉孔》一書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老宜蘭的臉孔
上一則: 人和神都要讀書
下一則: 古意的宜蘭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