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棒球夢
2010/08/14 07:43
瀏覽419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感謝電小二將「棒球夢」一文,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

   

  

棒球夢

馬那邦

                                                                     

    朋友約胡忠興老師在市區一家西餐廳r聚會聊天。這是胡老師第一次到這家西餐廳用餐。

    這家西餐廳是鬧區一座聞名的餐廳,裝潢好,氣氛好,服務生對待顧客的態度,親切自然。所以,生意門庭若市,顧客絡繹不絕。

    「老師!你還認識我嗎?」一位年輕的服務生端著一杯飲料,趨前子笑著上前說。

    胡老師仰頭瞧了瞧他,臉孔似成相識,好像是自己曾教過的學生。服務教育界太久了,一時,想不起何時、何校教的學生。

    「老師!我叫陳義豪!我是〤〤國小畢業的學生啊!」

    「哦!我想起來了!」經他一提醒,胡老師想起他。

    「你長得這麼高了!」胡老師仰頭瞧瞧他,胸前結的名牌是西餐廳的經理。

    「你在這兒當經理?」

    「是啊!這是我和朋友一起合股開的餐廳,老師!歡迎你常來!我會特別優待您。」陳義豪笑著說。「老師!如果不是當年您一番鼓勵我,不曉得今天,我會變成什麼?」陳義豪似乎有感而發的說。

    民國六十幾年時,台東紅葉少棒隊打敗趾高氣揚的日本明星少棒隊,揚名臺灣,震驚世界。

    受到鼓舞,臺灣各地掀起一陣棒球熱潮,大街小巷都可看見小孩拿著裝水泥或飼袋的袋子,摺成簡單的手套。再用報紙滾成一個個圓球,互相丟來丟去。簡單的設備,激起孩子打棒球的狂熱。

    胡老師十歲的長子,也非常喜愛打棒球。但是,胡老師卻不贊成,兒子整天都在打棒球。因此,胡老師常常騎著單車到處找他,訓斥他回家。

    每次,遠遠一見到胡老師,踩著喀啦喀啦的單車而來,棒球隊員就都作鳥獸散。為此,他們父子倆人發生爭吵。

    一天,胡老師的兒子突然暈倒了,緊急送到醫檢查,才知道是罹患血癌,生命只剩一年了。

    「怎麼可能呢?」這件事情,宛如晴天霹靂,震得胡老師驚慌失措。

送各大醫院診治,結果都是相同答案。

    「儘量滿足他的願望吧!」每位醫生都如此建議。

    於是,胡老師就天天陪他到操場打棒球,直到夜幕低垂,方才依依不捨離開。

    每天望著夕陽漸漸西下,胡老師都禁不住簌簌落淚。太陽西下後,明兒依舊爬上來。一年後,兒子就要離世,一股酸痛,直搗他心腸,痛楚難熬。

    終於,兒子還是含恨過世,中年白髮送黑髮的心情,讓胡老師悲慟不已。

    「何不組織一支球隊?」校長希望借助訓練球隊的工作,讓胡老師從悲痛中站起來。

    「實現去世兒子的願望。」就是基於這樣動機,加上一股熱忱,胡老師組織學校的少棒球隊,將對兒子的愛,轉移到球隊身上。

    每天放學後,就和學生一起在操場,嚴格練習棒球,假日也是如此。

從來沒有訓練過球隊的胡老師,憑著一股熱勁和傻勇,和學生在操場奔走,跳躍。下課後,又義務替孩童補習功課。

    練習幾個月後,球隊的技術突飛猛進,和別的學校比賽,都有好成績。到後來竟然打到縣賽。家長及同仁都詫異不已。

    有天,一位叫做陳義豪的五年級學生,來到胡老師前,毛遂自薦。

    胡老師看了看他的身材,矮小黝黑,一點都不起眼。

    「你受得了苦嗎?」

    「能!」陳義豪信誓旦旦的說。

    「好!今天你就來練習吧!不過,我跟你講,表現不好,我隨時會叫你離開的!」

    「我知道!我一定會努力打的。」陳義豪露出堅定的表情。

    陳義豪個子雖小,意志力卻堅強,進步也神速。

    練習幾天後,陳義豪就不來了,探問之下,原來是他父親不准他打棒球。

    「胡老師!打球會有什麼出息啊?」陳義豪的父親一副不屑表情。

    「有沒有出息,誰也不知道,但是,最起碼身體健康,精神愉快。」

    「哼!我沒有天天打球,我身體也健康!」

    望著陳義豪父親瞧不起的臉孔,胡老師打退堂鼓。也好,隊上少了陳義豪,實力一點都不減, 沒必要強留別人子弟。

   夜幕低垂時,街坊鄰居出動很多人,慌慌張張在尋找什麼。

    「發生什麼事了?」胡老師問道。

    「陳義豪沒回家?」一位鄰居緊張的說。

    陳義豪沒回家?胡老師立刻想起那位黝黑臉孔的孩子

    胡老師也加入尋找行列,結果在學校的一角,發現低泣的陳義豪。追問之下,才了解是因為氣憤父親阻止他參加球隊,憤而不願回家。

    望著表情堅毅的陳義豪,胡老師不禁大受感動。彷彿看到生前自己的兒子,為了打棒球,不顧一切和他起衝突。

    於是,立刻到陳義豪的家遊說。

    經過胡老師一番口舌,陳義豪的父親,終於有條件答應,只要不妨礙功課,陳義豪是可以參加球隊的。

     球隊進步很多,越打越好。最後,竟然打到縣賽。縣賽時,緊要關頭防守時,對手隊伍擊出一支滾地球,直奔游擊手陳義豪方向。陳義豪敏捷上前一撲,竟然落空,沒接住球。球繼續往外野滾去。

    這一漏接,讓站在三壘手的對方,快速奔回本壘得分。終場,就以一分之差輸了球賽。

    結束後,大家眾口一致責罵陳義豪。陳義豪被大家斥責得淚眼汪汪。

    胡老師也覺得陳義豪失誤太嚴重,想狠狠罵他一頓。但是,腦子突然浮現兒子去世前,他內心煎熬祈禱:

    即使用盡一切力量,能夠挽救兒子的命,他都答應。

    而今,陳義豪失無心的失誤,造成球隊重大的損失,但是,他何嘗不能,像原諒自己親生兒子,原諒陳義豪呢?

    「這不能怪你,是對方的球路太強了,老師來接的話,也未必接得住,所以你沒有錯。」胡老師一席話,感動得陳義豪落淚。

    十年後,胡老師經過考試,輾轉到高中任教。他早已忘了當年的事。

    現在,經陳義豪一提,不禁勾起當年的回憶。

    「老師!那天,比賽回家後,我大哭一場,為什麼是我失誤呢?如果,不是我一時大意,冠軍就是我們的啊!」陳義豪回憶著說。」我原以為老師一定會狠狠罵我,可是結果卻讓我驚訝。我一直深記著這件事情,所以長大出社會,我都抱著寬容的心,對待員工。」

    走出餐廳,外面下著迷濛的雨,望著街道兩旁朦矇朧朧大樓,胡老師的眼眶濕潤。西餐廳亮麗的五彩招牌,在夜空裡閃爍,胡老師想到去世的兒子,如果還在世的話,應該跟他一樣高大了。

「老師!讓我當游擊手!」當年陳義豪自我推薦的豪語-,在胡老師腦海浮現-----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神無所不在
下一則: 琴聲的堅持
迴響(1) :
1樓. 黃冠軍
2010/08/17 22:27
感動
沒有胡老師對棒球的紮根,也沒後來的三級棒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