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無憂劍〉第三章
2012/10/21 19:12
瀏覽818
迴響2
推薦41
引用0

第三章:酒聖挾人換真跡,兄長尋弟揭隱謎

時為三更,萬物仍浸在深沉的夜色中。江隨的眼皮微微震動,左腳一伸,踢中一不明物事,雙眼緩睜,首先模模糊糊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陌生面容。江隨慢慢坐起身來,揉了揉雙眼,視線慢慢清晰地聚焦,只見眼前有名漢子正看著自己,目光就像父親望著兒子時的那般柔和。那漢子年約四十來歲,一對濃眉大眼,也許本該是炯炯有神的,卻因臉色微醺,一副半醉的模樣,面上又滿佈風霜的痕跡,雙頰因飢餓而凹陷,使得整張面容充滿疲態。

「敢問仁兄,我怎麼在這兒?你又是誰?」江隨坐起身來,驚奇地問道。

「小兄弟,你喝醉了,被我帶進寒舍休息。我沒有名姓,江湖人稱『酒聖』!哈哈哈!寒舍沒啥佳餚,好酒倒有不少!哈哈!你瞧瞧,愛喝啥,儘管開罈哪!」酒聖爽朗地笑道。

江隨的視線慢慢地掃視了屋內擺設,只見環睹蕭然,破舊的木門,已有蟲蛀的痕跡,除了數十罈酒,屋內幾乎看不著其他物事,連他在睡夢中踢著的也是酒罈。

江隨靈活的眼珠轉了轉,目光便在一罈紹興狀元紅上停住了。「小子有眼光啊!哈哈哈哈……!」酒聖以一貫的豪爽笑聲回應。

兩個嗜酒成性的人相聚,便是不醉不停杯。年少無知且被美酒所迷的江隨,絲毫未思及酒聖擄他前來的目的,剛醒來便又想再痛飲一朝。

兩人正欲開啟酒罈痛飲,忽聽得門外傳來砰的一聲,同時轉身瞧,原來是江順尋到了此處,他那有勁的右腳使力一踹,那簡陋的木門便應聲而倒,門樞匡鐺落地。

「賊子,快交出我弟弟!」江順怒喊,隨即踏進了陋屋中。

江隨轉頭看見了自己的兄長,便道:「哥,你來啦?我沒事!我和酒聖兄正要喝酒呢!」又憂又怒的江順聽罷此言,愣愣地看著弟弟與陌生漢子中間,果然擺放著酒罈,便暫時收斂了怒氣。只見那漢子身穿襤褸粗布衣,長髮隨意攏在腦後,看似落魄貧民,難料他會否開出高額贖金。擄人者通常貪圖錢財。但弟弟未被綑綁,反倒是要與他共飲,這是怎麼回事?唉,這小弟,未免太貪酒,太沒戒心了。

江順正自思索時,酒聖朗聲笑道:「哈哈哈!小夥子,別著急,你老弟一切安好!別小覷寒舍啥都沒有,本大爺號稱酒聖,珍藏了一百八十三罈美酒哪!留下來喝吧!」語畢,他一個劍步躍出,身子便似有魔法般輕盈騰起,跨過酒罈,轉眼站到了自己面前,空有滿身勁力,卻從未習武的江順眼見這身法,不禁暗暗吃驚。

「前輩,恕晚輩無心飲酒。敢問前輩,我們江家與您無冤無仇,您為何帶走我弟弟?感激您未傷及他,但這其中原委,晚輩不得而知,還望前輩詳加說明。」江順恭敬地問道。

「哈哈哈!小兄弟,你當真不知?你弟顧著與我喝酒,也沒多問。你和你弟長得真像!不瞞你說,我是為了一窺你們江家祖傳之物《無憂劍法》,才帶走你弟啊。」酒聖道。

「《無憂劍法》?無憂是我父親的名字,這劍法難道是他所創?我與我弟卻又為何從未聽家父提起?我母親前些日子曾託夢給我,也未曾提起。」江順疑道。

「唉,想必是你父母不願讓你知道這劍法,便是想讓你遠離江湖紛爭啊。無憂大俠武藝高強,他所創的劍法,多少豪傑與惡人皆想一睹為快哪。這劍法讓豪傑學去,用之行善助人,便是好事一樁。可若是給惡人搶去,與他們門下的妖術合併,則禍害無窮哪!」酒聖再也笑不出了,臉色漸轉嚴肅。

「晚輩至今尚不知這部劍法藏於家中何處,或落入何人之手。前輩想從我們兄弟倆口中探知,也是一問三不知。唉,但願此時它還藏在家中啊。」江順道。

此時,酒聖搔了搔後腦,眉頭微皺,喃喃說道:「這……我想想啊……這……小兄弟,你身上……可有隨身攜帶一條項鍊嗎?」酒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歪著頭思索了一下,突然問道。

「有的,那是我母親的友人所贈,當年是她的女兒為我戴上的。那年我才十歲,鍊子還太長呢。」聽酒聖問及那條鍊子,江順的回憶慢慢浮現腦中,就像被一個奇妙的東西牽引,回到了童年的畫面。「而如今,鍊子還在,贈與我鍊子的那對母女,卻已失去音訊許多年了……。」

「可否……讓我……看看那鍊子?」酒聖問道,語氣溫柔中帶著憂傷,聲音也有些哽咽了。

「可以的,但我不明白,前輩怎會知道我有這條鍊子?」江順的心漸漸被疑惑佔滿。

「你母親的友人就是許靜雪吧?多年前,我和她住在同個村子。那條鍊子,是她女兒,璟瑄姑娘為你戴上的吧?那鍊子平凡無奇,可鍊墜為橢圓狀,雕著五芒星與龍葵,我猜想,那鍊墜可能非比尋常,藏著啥秘密呢。」酒聖道。

「依前輩猜測,難道……難道……我們家傳的劍法,便藏在這鍊墜中?恕晚輩直問,您想取得這部劍法,要做何用途?未知前輩為人與目的,晚輩不能心安。」江順小心翼翼地問道。

話題對談至此,酒聖已有心將一切來龍去脈說與江順知曉了。這江家長子行事較為慎重,來日或許承襲他父親江無憂,成為江湖豪傑。許多事,再怎麼複雜,遲早也該讓他得知。酒聖如此思想著,緩緩道來:「小兄弟,我猜猜罷了。這鍊墜裡有可能藏著你家傳之物,或是裡頭空無一物。大哥我告訴你一些陳年舊事吧。多年前,你靜雪姨還是個小女娃,曾是我青梅竹馬的玩伴,我們天天一塊兒奔跑、唱歌謠、遊戲、捉昆蟲,自幼我便對她呵護有加,日久生情,看著她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心中愛苗暗生,卻又難以啟齒。唉,也許姻緣天注定,我與她終究無緣,她丈夫偏是鼎鼎大名的五芒教教主秦有成。他們倆從相識到成婚,遇到過的種種困難,我都知道的。看著她獲得了幸福,我這個哥哥,還會覺得有啥事兒更值得欣慰啊?哈哈哈哈……。」

言及年少時的快樂與感傷,一幕幕如煙的過往此刻彷彿成了幻象,酒聖望著陋屋的白牆,彷彿看到了童年的畫面,幼時的自己,正與矮小的女娃兒靜雪在村裡嘻笑追逐,不知不覺地,兩人跑進了鄰人的後院。他自幼便是個不知姓名的孤兒,靜雪總是用稚嫩的童音叫他「哥哥」。那天,午後的陽光正烈,汗水濕透了夏裝,他們卻不知疲累地跑著。在鄰人的後院裡,靜雪望著一棵棵木瓜樹,,他便爬上樹去為她摘取。豈料瓜兒是摘著了,他卻手一滑,從樹上摔了下來,瓜兒脫手而出,迸出圍牆外去了。跌在地上的他心頭甚窘,想站起來,兩腳卻疼痛無力,靜雪慌張地哭哭啼啼,看著他膝蓋流血,急匆匆地返家拿藥,邊跑邊喊著:「不好了,哥哥流血啦!」真是個天真的傻女童!她喊得多麼大聲,多麼慌,鄰人出門來瞧,得知瓜兒被偷摘,小鬼頭卻跌傷了,終是不忍責備。不久,她一頭亂髮地奔回,她養母陳氏跟著來了,為他抹了藥,終於哄得靜雪不再啼哭,三人便一同分著瓜兒吃,果肉已有些摔爛了,可滋味仍是香甜,她笑著啃瓜,像在嘗著奇珍異饌般,神情喜悅而陶醉……,陳氏輕輕地摸著靜雪的頭,為她綁好了亂髮,那畫面多麼平和,多麼美,鑲嵌在他的記憶裡直到如今。往事啊往事!為何事過境遷,數十年飛逝了,想起來仍是歷歷在目呢?

酒聖曾經在情感浪濤中載浮載沉,又在江湖紛爭中驚惶度日多年,而今望著眼前血氣方剛的青年江順,酒聖已決定,告訴他一切他該知道的事,並指引他一條該走的路。

P.S.〈無憂劍〉第二章
http://blog.udn.com/writinghard/642538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無憂劍》
下一則: 〈無憂劍〉第二章
迴響(2) :
2樓. 林家凱。雅逸悠
2012/12/30 20:17
文句的巧用一,一,一字

武俠小說文句段有用一,一,一這樣都是有算過武打招式~!

因為我看了多年網路許多小說,包含溫武武俠比賽的,論壇的武俠也同此感覺
:(多數是以小說文詞點綴文藻漂亮,但是沒有武招對態勁的韻味)

無憂劍一觀看直覺後續還可以很長,可配對,師承傳弟子

那你對於武俠小說的功力真的很高深!!!

其實我不太懂你說的"一, 一, 一"的意思耶!!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呢??


這篇<無憂劍>的故事我也是突然想到的,本來要寫鬼故事~

又怕自己嚇自己,就慢慢偏離了!!

現在這樣可能只能算是"類似"武俠,武俠真的不好寫!!

我之後的情節還得再想一想, 師承是一定會寫到的,

再來還有尋找青梅竹馬,解鏈墜之謎,報仇,官逼民反等事情要寫!

我這故事沒特別設定真正的朝代,有些事情或者在很多時代都會有~

我還得再構思情節囉....

 

現代俠女2013/01/03 17:36回覆
1樓. 文達
2012/11/16 20:35
很不一樣的創作

這麼會寫.....光是有這樣耐心~~

就很叫人相當的欽佩了~!~

這是一個正面的看法-----

期待看到妳 有更多的作品^!^

我很喜歡寫小說囉~

所以對此很有耐心~

其實我這篇"類武俠"算是初試啼聲啦~

謝謝你的鼓勵^^~

我如有靈感~有空會儘快在下班時上來寫的^^~

現代俠女2012/11/20 16:3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