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墨‧劍‧江湖》第二回:江北憨俠
2014/11/20 00:47
瀏覽743
迴響1
推薦59
引用0

眾人皆往門口一望,只見一位灰髮慈容的壯漢邊朗笑邊進門。

這壯漢約莫六十多歲,正是梁家三人適才談及的「憨俠游阿成」。

游阿成憨笑方止,便對梁常松揶揄:「老弟,芝麻事兒也嚷得如此大聲,快把我這鄉下人嚇得不敢進門啦!本以為你給我個下馬威,原來你不過為了一把三尺劍兒發脾氣!」

游阿成雖崇尚武學,卻不喜見有人為武學、兵刃責罵晚輩。

梁常松微露窘態,卻不甚在意,笑道:「游大俠,您一來,實令寒舍蓬蓽生輝呀!咱們是老朋友了,未曾遠迎,您想必不會責怪!匯勤不懂事,我罵罵她罷了!」

游阿成哈哈笑道:「我這鄉下人一向不慣別人迎接。何況『神龍見首不見尾』,嘿嘿,你也捉摸不出我上哪兒玩耍,如何迎接?」

梁夫人起身招呼:「游大俠千里而來,快請坐,過幾日便是趙騰雲師父的壽辰,常松添了幾斤龍井,您喝一杯吧!」

「有好茶,豈能不飲!」游阿成開懷接杯便飲。梁夫人又取出桂花糕,游阿成驟吞了幾塊,點頭大讚。瞧了瞧梁夫人,道:「幾年不見,涓兒還是這般年輕,像個姑娘般!不過妳做糕點的手藝,便是巧婦也比不上!」

原來梁夫人本名叫慕蓉涓,曾是梅冬盈女俠的徒弟。梅冬盈總以梁夫人的小名「涓兒」喚她。游阿成替梅冬盈作媒後,便也這般稱呼梁夫人。

慕蓉涓聞言甚喜,星眸含光,應道:「前輩過獎啦!您怎知涓兒的心願正是面貌如姑娘,手藝似巧婦?」

游阿成笑得合不攏嘴,眼珠忽地溜向梁常松手中長劍,似小孩兒看見稀奇物事般,右手忽出,彈了彈劍身,讚道:「唉唷,劍質不錯!」

梁常松嘆道:「這正是梅女俠贈給拙荊的寶劍。拙荊將此劍借給小女練招,豈知小女竟將寶劍隨意擱置,便溜出玩耍!」

「唉,常松,對我說話別用勞什子的『拙荊』、『小女』稱謂,文謅謅!依我瞧,匯勤練劍用功得很,玩耍幾日,有何不可?」游阿成暗暗對梁匯勤眨眼,幫她向梁常松說情。

梁匯勤暗喜:「阿成叔來得好!這幾日練劍累得緊!他這般向爹說,我就可休憩幾日!」

「匯勤,陪妳游師叔到集市逛逛!」梁常松嚴容漸去,這般吩咐女兒。

「隨興走走也好!」游阿成言罷,與梁匯勤一同喜滋滋地走出梁家。

「游前輩,我也能去嗎?」路小箴連忙問道。

「師叔,這位是與我同門的小箴師妹。」梁匯勤介紹道。

 

游、梁、路三人到了集市,行過幾個攤販,熙來攘往間,只見幾名書生打扮的男子,正背著書袋前行。

路小箴吃著煎包與糖人兒,兩眼直盯著野台戲,雖瞧得一知半解,仍喜看那人偶變換,望得入神,便對周遭其他事兒不聞不問。

梁匯勤忽道:「阿成師叔,您瞧,那群書生正要到村裡的學堂念書呢!」

「怎麼?」游阿成奇道。

「有日我練劍練得乏了,便跟到那學堂裡瞧瞧。那教書先生正說及五經之義,我便聽了一會。之後數月,我只偶爾到學堂去,總想著瞧瞧便好,畢竟咱們梁家是練武的。我又怕對那老師不敬,便躲在堂外榕樹上,只聽了一小段落。」梁匯勤回憶道。

「唉唷,可別跌下樹來!」游阿成調侃。

「師叔,我才沒跌下去呢!卻想不到,有位姓岳的書生,竟發現我躲藏之處,他要我跳下樹來,同他到村裡麵館打尖。我餓得緊,便同他去吃了碗麵。由於我是女扮男裝,他便喚我『梁兄弟』呢。他拉我去拜見老師,我向老師談及梁家重武輕文之事,亦請他恕我因好奇之念,冒昧前來。那老師見聞甚廣,知道咱們梁家,竟也知道我是梁家獨女。他不在意我唐突之舉,說我身為將門虎女,有心學文讀經極是難得,便要我入學堂聽課。」梁匯勤將進入村裡學堂的經過緩緩道來。

「妳爹怎麼說?他肯讓你入學堂嗎?」游阿成問道。

「事後我如實稟告了爹爹。爹說我們習武之人不需熟讀四書五經。不過爹爹並不禁止我到學堂去,他說這些書上的學識,我明瞭些也好。」梁匯勤道。

游阿成思索一會,道:「妳爹也算是個明理人。文與武應可相輔相成。習武之人不可不知歷代聖賢,亦須分辨善惡之說,方能以武濟世,去惡揚善。習文者亦須初解武學要義,方能鍛鍊身心,達強健筋骨之效。」

「正是如此!」梁匯勤應道。

「妳雖女扮男裝,但鳳舞村梁家也是有些兒名聲的,妳在學堂遇見的那位『岳師兄』,可知悉妳是村上唯一習得兩派武學的奇女子?」游阿成眨眼笑問。

梁匯勤格格一笑,回答:「岳師兄當然不知道了。他稱我『梁兄弟』呢!」

遊阿成聞言朗笑不已,調侃:「我倒想瞧瞧梁家的將門虎女扮起男裝來,會是多俊的白面書生呢!」喚了尚在看戲的路小箴過來。

三人於夕暉下緩步談天。先是談了談路小箴的家世與練武成果,游阿成對她幼時失親深感惋惜,知她天資聰穎卻貪玩,便勉勵她勤奮些。

此刻,那群書生已盡數進了學堂,游阿成望著村中小徑,卻忽地想起當年曾在龍吟鎮上偶遇幽冥老怪之徒─西門無爭。那時西門無爭背著一布袋沉重的書籍,正是七十多冊專門擊敗寒毒神教的正派武笈。

游阿成思及往事,慨道:「匯勤,小箴,練武的正途,依我瞧,應是強身健體,仗義助人!以武學來爭名奪利,甚至為非作歹,便是害人害己!我有位朋友曾為武林霸主,但他並不能以德服人,最終仍是敗了。而當年我在龍吟鎮上所遇到的西門無爭,雖已是白髮老翁,仍拜了年長他六歲的幽冥老怪為師。幽冥老怪曾是寒毒邪教長老,最終卻退出邪教,立誓廣收門徒,消滅邪派,集數百人之力,終成大業!」

梁匯勤點頭道:「幽冥老怪離開邪教之事,我曾聽爹娘說過。爹娘告訴我,在這樁消滅邪教的武林大業中,獻智出力最多的,正是阿成師叔呢!爹爹說,師叔您是大智若愚,平時看您總是弩鈍,時則是嚴謹老實,深知熟慮後才見機行事的智者!」

「啊唷,我不知你爹娘竟如此褒獎老朽,這我怎承受得起!若沒有酒館裡的許六先生說到江湖俠士傳奇,便沒有起意拜師學武的阿成!若沒有幽冥前輩、西門師兄與眾位合作的弟兄,阿成僅有一己之力,又有何用?若沒有白扇藥仙將當年頹喪的我救起,這世上便沒有憨俠游阿成!匯勤,妳要知道,阿成叔受過許多前輩的鼓舞與協助!這番話,妳要轉給妳爹娘知道!」游阿成雖喜被老朋友讚譽,但虛懷若谷之本性仍使他謙言了一大段。

游阿成回溯起自己與眾豪傑合力殲滅了寒毒神教,使得該教教主的獨子方默影成了悻存的孤兒,自己又如何親見方默影與名門俠女梅冬盈坎坷多阻的情路,如何忍著歉疚之意為方、梅二人作媒。往事如煙,思及不禁又喜又悲!

路小箴聽著游阿成言語,深覺這老者既和藹又滿懷俠義,不禁心生親近、效法之意。

三人談笑漸止,買了些古玩、吃食,於傍晚時一同回到梁家。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心之
2014/11/20 10:24
文武兼備的人
才有辦法領軍陣敵

我也是這樣覺得呢~文武雙全的人很難得~但還要有好的德行啦~

我這篇除了想寫這樣的主題~還要表達愛情中的阻礙~

這就是很久以前門當戶對和甚麼金龜婿的想法~

《墨‧劍‧江湖》是一部笑淚交織,真實與虛幻並置的武俠小說。

其中有些情節~是我親身感受到聽到見到的事情,經過改編而成!

以情節部分有些真實性,可能在每個時代都會發生!


現代俠女2014/11/20 16:1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