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墨‧劍‧江湖》第一回:少女憂情(Part2)
2014/11/13 16:38
瀏覽1,004
迴響5
推薦76
引用0

藍衫女牽著女孩,行過楊柳道,轉眼便至梁家。

兩女一同進門,拜見端坐在廳堂主座上的一對中年夫妻。

坐在左首的梁先生神情不悅,問藍衫女道:「匯勤,我到後院閒走,怎地看見寶劍被妳擱在石階上,妳溜到哪兒去了?」

「爹,天氣熱得緊,孩兒認真練了兩個時辰,便乘涼去了!」藍衫女撒嬌道。

「妳可有認真?咱家後院林子難道不能乘涼?」梁先生搖頭嘆道。

原來這藍衫女梁匯勤正是鳳舞村中唯一習練兩派武學的女子。這梁先生本名為梁常松,愛武成癡,一心期許獨生女匯勤成為武學精湛的俠女。

梁匯勤面色微紅,思索一瞬,道:「這……,孩兒不僅乘涼,還往楊柳道散步去了。可我邊走邊背了劍訣呢!」望了望女孩,又道:「箴兒師妹來找我,咱倆還練了一趟『峰迴路轉』、『彩雲圍嶺』!」

梁常松問那女孩:「箴兒,是這樣嗎?」

「梁伯伯,勤姊姊和小妹在楊柳道那兒試招呀!我被她那招『峰迴路轉』逼得緊,還被『彩雲圍嶺』給綁住。唉,只得服輸啦!」女孩邊說邊筆劃,裝出動彈不得的苦惱神狀。

梁先生莞爾道:「勤兒的武功當真已如此熟練?若不擇日演練給我瞧瞧,我可不信!」

「爹,孩兒不分晝夜練了這些時日,實是累得緊,師妹還要我指導呢!我不似師妹聰穎,只敢稍作休憩,不敢曠日費時,疏於練武,墜了梁家名聲!您相信我!」梁匯勤拍胸道。

梁常松聞言欣慰不已,撫鬚笑道:「好!梁家有妳這女兒,當真可笑傲武林了!」

笑聲震動屋瓦,廳上眾人皆喜。

梁夫人溫婉一笑,遞了杯茶給丈夫,道:「咱們談正事吧。勤兒的武功,明日考考她便是!」又遞了一盤桂花糕給那女孩,溫言道:「箴兒,嚐嚐吧!」

「多謝梁伯母。」女孩笑著接過糕餅。梁夫人撫了撫女孩的頭。

女孩取糕細嚼,甜味入喉,明眸中已隱隱含淚。

原來這女孩名叫路小箴,本是梁家隔鄰路姓小販遺下的孤女,由於兩鄰一貫交好,梁夫婦便收養小箴,梁匯勤亦請自己門師─「軟帶神鞭趙騰雲」也收下路小箴為徒。路小箴失親多年,深感梁家夫婦對她關愛,此刻梁夫人親遞糕點,使她想起亡母,心思更似潮湧。

路小箴低頭抑了抑思緒,又聽得梁常松洪鐘似的語聲,抬頭便見他斂容道:「勤兒,我喚妳前來,是要談正事。趙騰雲師父已授妳十二年軟鞭之技,這月二十八日便是她壽辰,我已擬定籌辦演武大會,除了妳與箴兒,再找三位與她相熟的朋友,於會上展演近年新練的奇招。趙師父嗜武成痴,必定歡喜!」

梁匯勤拍手道:「師父必定歡喜!爹,您找了哪三位武學宗師為師父祝壽呀?」

「其中兩位妳皆不識。有一位是妳見過的,江湖人稱憨俠的游阿成師叔。妳兒時,這位大俠曾帶妳去捉過魚,妳可記得?」梁常松笑問。

「記得。阿成師叔身手俐落得緊,直說『匯勤,師叔姓游,游得便比魚快』,捉了好幾條魚給咱們作晚餐呢!可阿成叔怎地認得我師父?」梁匯勤奇道。

梁夫人瞥了匯勤一眼,佯怒道:「妳這丫頭沒大沒小,對長輩怎能直呼名諱!好在游師叔隨興不拘,不甚在意禮數。游師叔性喜遊山玩水,曾至咱們鳳舞村遊憩幾日!你趙師父和他是十多年老朋友了。兩位長輩在你幼時都很照顧妳!」

「阿成師叔也能為師父祝壽,實是喜上加喜,妙上添妙!」梁匯勤喜道。

「匯勤,妳游師叔這幾日便會來到鳳舞村了,這回必定有不少趣聞可說給咱們聽,妳可要好好招待這位前輩。梁家也受了趙騰雲師父不少恩情,她壽辰時,妳要認真演武,使她歡喜,可望她來日對妳更加傾囊相授!」

「孩兒必定竭盡所能,逗師父歡喜!」梁匯勤誠摯道。

梁常松續道:「游阿成師叔與咱們家交情頗深。游前輩為人古道熱腸,亦喜作媒,妳娘的師父─白梅劍傳人梅冬盈女俠,便曾蒙他老人家從中協助,解除了她與方默影大俠之間姻緣的窒礙,可說是武林佳話!」

梁匯勤望向廳堂壁上一幅畫像,敬道:「娘在我七歲時就告知我,梅女俠夫婦是她的恩人,我自幼便崇敬他們夫婦倆行俠仗義的事蹟呢!」

路小箴順著梁匯勤的目光望去,只見堂上一幅栩栩如生的畫像,畫中女子身穿白衣,佩著一柄古樸長劍,劍柄上雕著瓣瓣分明的三朵白梅,正是白梅劍傳人梅冬盈。她笑靨生春,笑顏中卻挾著一股正氣。她身旁一位青衣男子,濃眉大眼,不怒而威,背著一張看似沉重的鐵弓,正是大俠方默影。

「梅冬盈女俠後來收妳娘為徒,妳自幼跟著妳娘習練的,便是江湖好漢們希冀而不可得的白梅劍法。」梁常松手擲一柄長劍,邊賞玩邊對梁匯勤說道。

梁匯勤喜道:「正因如此,小箴師妹也羨慕我使白梅劍法,常纏著我,要我傳授她呢。」

路小箴道:「可我每次央求,匯勤姊姊總說我的火候未到,要我再等幾年!」

「小箴,妳須再習練趙師父的軟鞭三年,待得身法更為靈活、迅捷,方能學習白梅劍法。梅冬盈女俠這派劍法,難在身法靈動,迅如脫兔、飛鳥。並非匯勤不願教導妳,實是時機未到!」梁夫人柔聲解釋。

路小箴若有所悟,點頭道:「晚輩明白了。趙師父常言,我派軟鞭的質料軟如衣帶,初練時手力不足,無法擊人要害,亦無法纏住敵人。師父總要我手執軟鞭對著樹幹揮擊,直至樹皮破裂才行!真累人!師父又罰我練縱躍、轉身,須達到與匯勤姊的身法一般迅捷。」

梁夫人道:「小箴,趙派軟鞭與白梅劍法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待妳軟鞭使得順了,身法也練得快了,使白梅劍也能得心應手。」

梁匯勤拍了拍路小箴的肩膀,道:「師妹,妳天賦聰穎,只是貪玩,妳勤奮些,必可追上師姐。我來日必定傳授妳白梅劍法。」

路小箴笑顏逐開,道:「匯勤姊姊,妳真好!」

原來梁匯勤不僅熟練「軟帶神鞭趙騰雲」的獨門軟鞭,亦練了白梅劍輕靈的身法。梁家夫婦為獨生女取名「匯勤」,正是期許女兒終生勤學不輟。

梁常松賞玩了長劍一會兒,忽地厲聲道:「匯勤,習武者必珍惜兵器、寶劍,豈可隨意擱置於後院石階!這把劍雖非梅家家傳寶劍,卻是梅冬盈女俠所親贈,從今以後妳須視若珍寶,隨身攜帶!」

梁匯勤應道:「孩兒必定如此!」

梁常松的責備聲方止,忽從梁家門外傳來爽朗的笑聲,正是人未到,聲先到。

梁匯勤聽到這笑聲,實是喜悅難言。

(欲知來者為何人,敬請待續。感謝閱讀~)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4) :
4樓. 大R
2014/12/09 18:05
我很喜歡女俠的形象 加油喔

謝謝你~最近工作較忙~比較少有時間創作~

但我會努力抽空寫的~謝謝鼓勵~^^

 

 

現代俠女2014/12/26 23:33回覆
3樓. 心之
2014/11/18 09:59

童年時我喜歡看武俠漫畫
也喜歡看武俠小說
小時候也夢想著當女俠
到處去雲遊四海行俠仗義
也曾想過到深山幽谷去隱居
過著像神仙般的生活
長大後時代的變遷
心中對於那種感覺
也隨著出現了變化
記得小時放學後會用細竹子當劍
然後跟要好的同學一起比武練劍術
很佩服妳的想像力
小說裡的那些招式和劍法妳都會?
寫得很精采!

 

 

我小時候也很喜歡看巾幗英雄的傳奇故事~不甘於當個淑女~

個性上可能比較豪邁和容易打抱不平~

雖然不會拿竹子練劍~但會拿掃具和同學比武吧XD~


小說裡那些招式我其實都沒真正練過和學過啦~

但我大致上看過,有些招式是真的有,是流傳很久的~

有些是小說創作者自己想像出來的產物~

說真的這些招式如果是真的,要練熟也是很不容易~可能數十年都要花上去~


由於我對峨嵋、武當等名門大派的武學都只知皮毛~我會儘量避免描寫這些正派武學~

以免出現錯誤和差異~我自己覺得不太好~

我自己的小說中,武功大多是自創、想像出來的~頂多依照一些原理來發揮囉~^^

我覺得還有許多描寫上的不足之處~謝謝你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創作的~^^

現代俠女2014/11/18 17:09回覆
2樓. 風樣女子的瘋樣
2014/11/18 00:00
女子寫武俠,佩服!

過獎啦~其實目前我先當興趣來寫~

我喜歡武俠小說中的豪情與道義~所以嘗試創作看看~

之前看過幾位武俠女作家在文壇知名、著作暢銷的~

寫《天觀雙俠》與《靈劍》的鄭丰(被稱"女金庸"),以及寫《浪跡天涯》與《浩然劍》的趙晨光(曾獲溫世仁武俠獎)~~

我很敬佩她們~說真的我才是初試啼聲的武俠創作者啦XD

現代俠女2014/11/18 17:24回覆
1樓. 向海華
2014/11/14 12:20
好看耶
謝謝鼓勵~

我會持續努力創作~

歡迎有空再來閱讀~^^ 現代俠女2014/11/16 16:1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