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e繪本:旅人之景
2013/01/11 12:30
瀏覽1,389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旅人之景

──寄自他方,來自旅人繪的明信片

 

1‧一瞬悠光

 

在離開之前,戀戀回望我所在的地方。城市,雨和鴿子一起降落,不管看見什麼都灰樸樸的。因為天冷,玻璃上結了一層霧,雨在窗外留言,我在窗內寫字。當兩相宛如應和對答,一個人,聽見安靜。

 

無端想起薄伽丘《十日談》裡卡法澄第的詩。雨在霧裡消失,空氣中充滿涼暖不等的嘆息,誰用鼻子嗅聞愛人的話語,又是誰擁有聽見花香的耳朵?

 

是傍晚了,雨不在的地方出現月光,雲破月來花弄影。雨意未完,雲卻破了。這才發現,落在城市的,不只是雨天裡飛散的鴿子,還有月亮初現的一瞬悠光,月台的機器女聲在催促旅人上車,而我已準備好還不確定目的地的出發。

 

 

2‧虛擬實境

 

島嶼西方,擁有一片優美的泥灘地,遇見藝術家就地製造圓形森林,如果退潮,可清楚看見成排蚵架。那會是白鷺鷥海上可供起降的島嗎?

 

當修剪整齊的樹跑到泥灘地,變成不存在的虛擬森林,那會否和長翅膀的馬或美人魚相似,那麼虛擬,卻又好像那麼真實。

 

島上造夢者持續製造虛擬實境,我偷偷在泥灘地上用樹枝寫字。留完了言,覺得安心,再過不久就要漲潮,我的筆跡就會抹去,變成一樁無人發覺的秘密。

 

「我○你。」這件事情如此真實,也如此虛擬。

 

 

3‧霧中作客

 

霧中微光,楓香與槭樹也跟著模模糊糊,空氣濕濕的,聞起來有冰潔的味道。成排的白鷺鷥窩在樹裡休息,一隻挨著一隻的模樣,讓人覺得溫暖。

 

遠方,一群人正忙著攝相,聽其口音,合該多半來自內地,夾雜幾個日本遊客。其中一位看似領隊的人突然叫我:「要集合準備上山了,趕快回來!」然後他開始好專心的點名,連我在內,他說:人數剛好,都到齊了。我糊里糊塗成了團體客,並且得到了一張不是我名字的的名牌。那麼,原始主人到底哪兒去了呢?

 

回頭看楓樹,它仍舊兀自搖曳與優雅掉落,顯然不知答案。領隊有些不耐的催促趕快跟上,不知為何,突然也不打算解釋原委,乾脆就跟著上山去了。

 

下雨了,傘上倏忽而過的兩個白影是那一刻唯一動態的風景 牠們應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一對戀人。

 

4‧山裡欲來

 

和一群人上山,目的地是一個古意優雅的老寺。庭院梅樹,都開花了,在雨霧之中,飄來幽香,白鷺鷥與鶴在其中或是飛翔或是嬉戲,看有人來也不離開。但也有遠遠觀察,確定沒有危險性才緩緩飛近。住持說:這裡的人都很愛護動物,所以鳥都願意飛來的呢。

 

同行人開始聊到唐代白居易「梅妻鶴子」的典故(筆者註:應是宋代林和靖),講得很是認真、煞有其事,突然也不好意思點破了。倒是幫了腔,臨陣補充一詩,白居易的《新裁梅》:「池邊新栽七株梅,欲到花時點檢來。」惹得眾人詩興大發,讚嘆不已。有人圍著寺周圍散步,也有人故作姿態,攝影留念。

 

就著雲霧與梅花,住持先生為我們煮起茶來。在梅花樹下以梅花佐茶,不仔細看,當真以為,那是一場芬芳的雪。

 

然後我想,若白居易再世,見此情此景,當會願意佇足片刻梅妻鶴子一番。至於那位林先生顯然不是今天主角,改天再說吧。

 

5‧神隱少女

 

在寺裡掛單,晚餐之前,到附近散步。

 

雖是雨天,卻看見對山夕陽的光。體態姣好的女孩練習跑步,她跑步的模樣如此娉婷、輕巧,浮遊一般。想起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橋》,當天空變成紫色,而夕陽和日落之間,有莫名的什麼垂直升降。

應該要那樣:女孩漂浮,接近一支歌和一隻鴿的模樣。

 

 

 

6‧李商隱撈月

 

天台望去便是水景,遠遠可看見紅鶴、白鷺鷥、鸛鳥停棲,霏開雲歛,薄霧散去,天空中出現月亮,投影在水面之上。

 

就著寺裡的天台,一行人以山菜、野果料理簡單晚餐。沒有酒,就煮梅茶來喝。梅花茶清恬,梅子茶濃郁。茶後三巡,茶酣耳熱,竟也感覺茶醉。

 

猶記上午才有「蘇軾梅妻鶴子」的錯置,這回,大師開始滔滔不絕「李商隱撈月」的故事。不過這回倒有人爭辯,撈月的該是李白。但爭執的也不是很認真就是了。

 

李商隱撈月嗎?

或許因為在梅花樹下,想起李商隱《莫愁詩》:

雪中梅下與誰期,梅雪相兼一萬枝。
若是石城無艇子,莫愁還自有愁時。

 

莫愁指的是月。那時,商隱自湖畔以杯取水煮梅花茶,喚作「月兒茶」。那時,想必湖面上必然是月光一片,商隱取壺汲水,此等行為,應等同於撈月。李商隱是撈過月的,以詩為證。而想當然爾,若李白得知後學商隱先生如此行為並且寫成莫愁詩,當該捻鬚微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繪圖
自訂分類:圖文
上一則: 夜裡有歌
下一則: 橋墩上的瑜珈術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