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猛龍過江害東吳
2016/05/11 21:55
瀏覽2,334
迴響3
推薦65
引用0

「猛龍過江」是李小龍導演和主演的一部電影,一位功夫高手到義大利,用拳頭擺平黑道染指中餐館,劇情誇張,筷子做的飛鏢可以打敗了子彈,不過李小龍功夫確實了得。校園中外來種有如過江猛龍,卻絕不單打獨鬥,而是大批蜂擁而至,快速地掠奪本地植物的地盤!

校園中到處可見的「大花咸豐草」是外來種,長在潮濕邊坡上的「空心蓮子草」是外來種,常見的「紫花藿香薊」是外來種,連那只開出兩朵花便銷聲匿跡的「裂葉月見草」也是外來種。這些外來種已經本土化了,遍地開花,讓人們不勝其擾。這些本土化的外來種已經不可能清除了,面對他們,本土的小花小草只得處變不驚、莊敬自強了。

細數對台灣危害力最高的20種外來植物,包括:巴拉草、星草、大黍、牧地狼尾草、象草、銀合歡、美洲含羞草、田菁、布袋蓮、馬櫻丹、空心蓮子草、青莧、豬草、掃帚菊、大花咸豐草、香澤蘭、小花蔓澤蘭、銀膠菊、美洲闊苞菊、翼莖闊苞菊等。外雙溪河床裡常見的雜草,可能就有巴拉草、星草、大黍、牧地狼尾草、象草、闊苞菊等外來種。在東吳外雙溪的校園中,這二十大名單中的馬櫻丹、空心蓮子草、大花咸豐草、小花蔓澤蘭等已經很普遍,其他二十大之外的銅錢草、金腰箭舅、南美蟛蜞菊等後起之秀,也漸漸地潛入校園的舞台。

馬櫻丹

原產於南美洲,在三百多年前引進台灣。馬櫻丹具有耐熱、耐瘠、抗旱、抗污染的能力,而且花色鮮豔,可吸引各種昆蟲上門傳粉,有助繁殖。馬櫻丹族群密度迅速增長後,對本土植物將產生排擠的效應。

因為馬櫻丹花色鮮豔多變化,是常見的園藝開花植物,校園多有種植。幾年前楓雅樓前的擋土牆面全部種上開紫色花的馬櫻丹,紫花滿牆面,美則美矣,卻是很壞的生態展示。後來分階段地清除了,現在牆面恢復原來的面貌。

楓雅樓前曾經長滿馬櫻丹

空心蓮子草

原產於中美洲,目前廣佈於全島低海拔潮濕地及溝渠中,繁殖力極強,整年開花,常常整片出現於農田或池邊,造成農民們的困擾。校園中教師宿舍區的邊坡比較潮濕的區域上,可以看到大片空心蓮子草,似乎只限縮在這些滲水的區域。

教師宿舍區潮濕的邊地上的空心蓮子草

銅錢草

也是南美引進的外來種,喜歡於潮濕土地生長,利用匍匐莖於地下水中拓展開來,由於種植容易,廣受國人的喜歡,是常見的造景植栽。因為透過地下莖拓展,很難清除,因此種植易,清除難。
 
校園中,除了教師宿舍的盆栽外,在第一教學研究大樓入口左右兩側的草坪上,種植大面積的銅錢草,想必是園藝商整理花圃時種下的。銅錢草連綿的圓形葉,像一片撐開的雨傘,可苦了下方的小草。剪草時,把大部分的地面葉子剪光,不過靠近其他灌木叢的銅錢草不可能剪掉,更清除不了他的地下莖!

第一教學研究大樓前的銅錢草

銅錢草開花

金腰箭舅

金腰箭舅生長速度快、匍匐性強,耐踐踏、無攀緣性等特點,可以抑制雜草生長,減少殺草劑使用或除草人工,適合做有機農業防雜草植栽。台東農業改良場推廣為果園草生栽培,業者大量種植販賣。

金腰箭舅開著小黃花,也常做為園藝植物,據指出台北市二三十年前大量引進作為安全島的草坪植栽,遂不斷地擴展蔓延。後來又引入強勢的南美蟛蜞菊和「蔓生花」(開黃花的豆科草本植物)。由於金腰箭舅覆蓋性強,阻斷野草的生長,當然也就是有傷害性的外來種。

外雙溪校園中,我不確定是否故意引進金腰箭舅,現在操場靠溪邊的草地邊上大面積地長著這種外來種,小心觀察,其實校園中其他草地上也都可以發現他的蹤跡。

操場邊上的金腰箭舅

南美蟛蜞菊

被視為綠美化優良的造園植物,節節生根,具覆蓋良好,為公路護坡、安全島分隔帶之優良植物,同時是小型的蝶類及蜂類的蜜源植物。在柚芳樓和哲生樓中間的邊坡空隙長滿這種開黃色菊花的外來種。在教師研究二樓後方「生命之欅」牌子旁的草地和其他多處的草地上都舖滿了,充分展現強力覆蓋性、生命力超強的特色,常讓本土的原生物種慢慢消失,因此又被列為世界百大惡草之一。如果不是主動引進校園,也可能隨著校園的草花擺設而進入。

行政大樓寵惠堂前的南美蟛蜞菊

「生命之欅」牌下大片南美蟛蜞菊,開著黃花,很諷刺

小花蔓澤蘭

去年看到外雙溪溪邊的小花蔓澤蘭開花,才確認這種大惡棍外來種侵害東吳的校園。經過市政府疏浚外雙溪後,清除了部分溪邊的小花蔓澤蘭,一年多後,他又重新蓬勃起來。

校園中呢?去年為了將網球場邊上的台灣欒樹移種到教師宿舍區,曾經清除宿舍區坡上的雜草和原生的樹木,當然我樂看剷除這大片小花蔓澤蘭。一年多後,移種的台灣欒樹長起來了,小花蔓澤蘭也恢復生機,重新覆蓋山坡,也攀爬上移種的台灣欒樹。

校園其他地點呢?原來在楓雅樓前擋土牆的一片小花蔓澤蘭被清除了,除此外,他繼續在校園中間和靠山的區域肆虐著。

小花蔓澤蘭從新舖滿這片山坡,爬上移種的台灣欒樹

教師宿舍後方的「小公園」(空地)草地上大片小花蔓澤蘭,爬上烏桕樹,纏死這裡的喬木

「小公園」草地上的小花蔓澤蘭和外來種的非洲鳳仙花相輝映

在資源回收房旁小花蔓澤蘭和南美蟛蜞菊爭雄,害慘原生植被

小結

因應校園「綠色之癌」小花蔓澤蘭的湧現,本學年(104)在我的【外雙溪環境與生態的變遷】通識課中推動「小花蔓澤蘭大作戰」活動,沒想到愈瞭解校園,愈惶恐,小花蔓澤蘭的勢力更廣了,還有其他看起來美美的南美蟛蜞菊、金腰箭舅、銅錢草等外來種,也都生根校園,強勢地掠奪本土植物的空間。

無論這些外來種是本校主動地種植,或者被動地帶入校園,看到這些惡質外來種在大學校園中肆虐,終究是很糟糕的生態教育。

播放全部校園野草的照片

請參考

台灣外來入侵種資料庫

小花蔓澤蘭肆虐大學校園

花花東吳

野草閒花鬧東吳

東吳校園中卑微的小草

【台灣外來種】野草惡勢力 大花咸豐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在地生活 大台北
自訂分類:生態
上一則: 野花閒情單車道
下一則: 東吳校園中卑微的小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王國良(阿國)
2016/05/14 12:07
外來種的植物
之前只見過少數幾種,拜讀此文之後,認識了好多外來種的植物,感謝精彩的分享。
 
我也是近幾個月才開始翻查這些資料,這才發現校園中普遍的野草也會是農田裡困擾的外來種。謝謝。 wonghc2016/05/14 15:31回覆
2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16/05/13 11:10

對外來種我一直無法形成確定的見解

是讓本地物種多元,是危害本土物種?

是該一律滅除,還是選擇性的留存?

物種的棲地是上帝的安排還是由人決定它的存活?

開玩笑的說

我們或許也是臺灣的外來種吧!

物種的分布當然由自然決定,地球生物經過幾十億年演化後,各地的生物物種會處在平衡的狀態,直到強勢的外來種入侵,才會造成改變,例如福壽螺的進入,讓台灣的水田裡不再有田螺,吳郭魚的進入,平地的溪流裡很難得看到原生的鯉魚和鯽魚,都是很明確的傷害,不過吳郭魚是台灣的經濟魚種,福壽螺不是。在東吳的校園中,有些外來種傷害不大,小花蔓澤蘭卻是很嚴重。

吳郭魚有經濟的價值,布袋蓮的降解水中有機污染的能力,都是外來種有利於人類的部分。我們漢人對原住民而言,是外來,但不是外來的物種,因為漢人和原住民一樣都是Homo sapiens這一種生物。對台灣這片土地而言,原先可能也是梅花鹿的天堂,原住民相對於梅花鹿而言,可能也是外來者。

全球化後,很難阻絕外來物種,但是總應該盡量注意,以免滅絕性的外來種進入,大學校園都應該有這份戒心,做表率。

wonghc2016/05/13 22:17回覆
1樓. 愛唱 勿忘我
2016/05/12 15:18

覺得美化了東吳

長遠來說,對生態有傷害。 wonghc2016/05/13 10:1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