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至善園的文人風情
2019/02/05 07:29
瀏覽3,736
迴響3
推薦75
引用0

近日多次進入故宮博物院旁的至善園,除了欣賞這裡盛開的梅花外,並整理園林中的對聯匾額等文字內容,體會一下這裡的人文風情。至善園建於民國74年,佔地約六千坪,報導說是仿宋明時代庭園建築,不過我在西元九十年代中訪問過蘇州的園林,蘇州園林屬於明清兩朝的私家府邸,融合建物、山水植栽與天光等元素,營造出無窮的意象,至善園刻意地將名人筆墨與文人故事形象化地呈現在園中,視野開闊多了。不過,從園區的布置,建築的形式,對聯匾額的選製,甚至山水樹木的種植整理,無不透著中國文人的生活與處世哲學。

正門與迴廊

至善園位在故宮的東北側,正門兩側白色的圍牆鑲著不同形狀的窗櫺(框)。正門木質門樓,「至善園」匾額之下,安了四個「門當」,門前兩對抱鼓獅,那就是「戶對」,外側兩隻成年石獅子挺首坐著,門右手方是帶著小奶獅的母獅,左側是玩著球的公獅子,靠內側一對幼獅趴著,總共一家五隻獅子。網路上大多看到一對「戶對」,至善園有四個門當、兩組戶對,顯然是屬於王侯將相大戶人家的庭院。

大門兩旁各種了一株大梅樹,門旁還立著大石碑,上書「海嶽甲觀」四字,意指園內藏著四海五嶽甲天下的景觀。大門內閘口旁從前擺著一缸荷花,入園前便已透著人文的氣息,可惜現在換上一株芭蕉,四時常綠。

入門後是一段木製的迴廊,古色古香。迴廊旁是小水澗,整個園區的放流水在這裡經過,水聲潺潺。有座迴廊與憑欄椅子跨在水澗上,簷下裡外都掛著匾額,刻上草書兩字,裡外匾額字跡一樣,有署名的也有無署名的,從右至左,有親友認為是「潔濯」或「濯潔」二字,語出唐朝韓愈「濯清泉以自潔」。有親友認為是「濯漱」,我比較認同「濯漱」,出自宋蘇轍《題王詵都尉畫山水橫卷》詩之三:「城中清溪可濯漱,城上連峯堪幕帷。」蘇轍是宋朝三蘇之一,不用特別介紹了。

左手旁有幾級台階,走進林蔭中的野餐區,這裡種植了高大的楓香樹。野餐區後,有階梯可回到迴廊。這迴廊從大門起,蜿蜒經過小山丘,傍著龍池,經過松風閣後,延伸至後門,圓形的拱門在故宮展覽廳前的階梯旁。

野餐區的迴廊入口處兩旁掛著對聯,右邊的木質已經白化,對聯刻著「春光著柳爭搖蕩,晚色浮空正鬱藍。」出自明朝文徵明《自書紀行詩十三首》之「春光著柳爭搖蕩,晚色浮空正鬱藍;欲濯素衣塵復起,白頭行役我何堪。」文徵明,1470-1559年,蘇州人,與唐寅(伯虎)、沈周、仇英合稱為「明四家」;並與唐寅、祝允明、徐禎卿並稱「吳中四才子」。

進門後,內側掛著另外一副張雨的對聯:「稍入莓苔路,遙聞壺矢音。」張雨,1283—1350年,元朝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年二十餘棄家為道士,博學多聞,善談名理,詩文、書法、繪畫皆工。門內上方掛著匾額「適然」二字,不知出自何人書法。

此處迴廊有不同形狀的窗櫺,似是將景物載入框中。迴廊跨過小土丘,來到龍池旁。迴廊邊上放置巨石。園區以多座小土山隔斷園外的喧囂。土山上放置了許多型態不一的大石,種植上大樹,還有松樹與低矮的「偃柏」。奇石要算壁橋西水榭旁那尊「坐看雲起時」,像是從地升起的雲層,不遠處還有幾塊外型像是太湖石的巨石立在小徑旁。

園中的植物,除了日前介紹的梅花外,還有松、竹、芭蕉等,夏日還擺放著荷花盆栽,都是經常進入文人筆墨中的植栽。

園中這一塊石刻,是前故宮院長秦孝儀手書,大意說:「故宮栽梅三百,本係移植自龍潭…是劉王祿先生的遺願。」至善園雖多梅樹,怎麼算應該不到三百株!?

洗筆池

正門的迴廊上接洗筆池。相傳東漢張芝臨池作書,洗筆池中,池水盡墨,而命名為「洗筆池」。洗筆池、龍池與碧橋西水榭的池水相通,所以池魚與園中飼養的黑天鵝常悠遊三者之間。洗筆池旁常有遊人餵魚,天鵝也來湊熱鬧。

洗筆池賞景的迴廊上,掛著「魚樂」二字的匾額,此處對岸石塊兩面都刻著「洗筆池」三字。

龍池

白色小拱橋下流水連著龍池,該池塘中央小島藏著一條石龍,龍口噴著水,龍池旁的迴廊中央設有賞景休息的憑欄椅子,內側簷下掛著匾額,刻著「鵝湖」二字。

松風閣

這裡的迴廊旁,小徑連接至善園最高的建物,兩層樓高的松風閣。松風閣前種有松樹與梅林。松風閣中央有兩排方形木柱。樓下後方木柱掛著一副草書對聯:「石壁煙霞迎海日,天人笙鶴下雲松。」出自明朝王寵的《送友生游茅山》詩句:「句容削出三茅峰,上有三仙騎玉龍。華陽洞口瑤花滿,貞白祠前春草濃。石壁煙霞迎海日,天人笙鶴下雲松。憐余為采千年藥,與子相攜九節筇」。王寵,1494-1533年,明代畫畫家,蘇州人。與祝允明、文徵明齊名,被譽為吳門三家。

前方木柱上掛著一副篆書對聯,「迴起樓台回水曲,直鋪金翠到山巔。」出自清朝鄭板橋《紅橋修禊(詩會)》的詩作,原詩甚長。紅(虹)橋為楊州瘦西湖勝景。鄭燮,1693-1766年,號板橋,江蘇揚州府興化縣人,清朝官員、學者、書畫家,擅長畫竹,乾隆元年進士。書者何紹基,1799-1873年,湖南道州人,清代詩人、學者、書法家,卒於蘇州。

松風閣一樓裡立著長方黑色石碑,刻著一篇黃庭堅《松風閣詩帖》(文末附錄一),原帖堪稱行書精品。黃庭堅,1045-1105年,事親頗孝,雖居官,卻自為親洗滌便器,亦二十四孝之一。黃庭堅與張耒、晁補之、秦觀並稱蘇門四學士。

從松風閣旁的階梯可登二樓,可覽全園區的景致。此間的欄杆與圍籬以龍型與祥雲的木造裝飾為主,沒發現「鳳」的圖形。二樓中央置一木製屏風,刻著米芾的蜀素帖(附錄二),前置木桌古琴。米芾,1051-1107年,初名黻,北宋書畫家。屏風兩旁柱子上,掛著一副姿態飛揚的草書對聯,「竹月漫當局,松風時在弦。」是明朝祝允明的墨寶。祝允明,1460-1526年,號枝山,蘇州人,明代文學家、書法家,為「吳中四才子」之一,祝枝山就是戲劇「唐伯虎點秋香」裡的配角。

曲水流觴

園區裡的水源,來自東北角土山的石堆,這裡種植了碩大的榕樹,流水可能引自故宮東北方的小野溪,經過幾疊石塊,源頭處石塊刻上「三疊泉」三字,小溪澗蜿蜒流下,溪水旁大石刻上「曲水流觴」四個大字,而後流入到松風閣旁的大池塘中。「曲水流觴」是古代文人飲酒作詩的場景,酒杯在這裡當然不可能安然流下,取景寓意罷了。小水澗配著這裡秋冬的楓香黃葉,頗具山水之美。

蘭亭與換鵝

在山泉源頭旁建立一座八角亭,名曰「蘭亭」,柱子外掛著一副對聯,「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集王羲之文字而成,上聯是王羲之句子,下聯出自左傳,袁枚集聯自誇讀遍所有書籍,三墳指三皇之書,五典指五帝之書,八索指八卦之書,九丘指天下九洲之書。袁枚,1716-1797年,清代詩人,散文家,浙江錢塘縣人。

蘭亭柱子內側尚掛著另外一聯,「金題玉軸萬千卷,月榭風亭三五人。」不知道出自何處,題款似是「錢灃」。錢灃,1740-1795年,乾隆三十六年進士。

亭子八角,頂似八卦。亭內置石桌石凳子,石桌上安置一盞銅油燈,古人在此夜會作詩,談文論藝,可惜至善園五點就打烊關門了。亭子旁立有一座石碑,上刻著《蘭亭集序》(附錄三)。

石碑旁放置籠鵝,擬真的塑像,其旁臥著一塊大石,上面就刻著「籠鵝」二字。籠鵝的故事指王羲之喜歡鵝,替道士書寫了「道德經」換取一籠鵝,而當世王羲之的墨寶遠貴重於鵝。

蘭亭旁還立著兩隻欲飛的白鶴塑像。文人喜歡鶴,園中除了這兩隻外,還有另外幾隻,園中並有一塊「招鶴」石碑。

在松風閣後方楓香林中,立著「王羲之寫字換鵝」故事的塑像,其旁立有秦孝儀說明文字「王右軍書換籠鵝造像記」。看塑像中的老者笑容可掬,他獲得墨寶呢!不知道老者要墨寶傳家,還是要變賣換錢?

松風閣楓香林的後方,有一座小小的鳥園,用鐵絲網圍起來,過去這裡養過幾隻白孔雀與綠色孔雀,現在只剩下一隻。園區裡最失敗的就是鳥園,窄小的空間,把幾隻鳥死死的圈養著,失去活力,也吸引不了遊人興趣。

碧橋西水榭

遊人最集中的不是松風閣,而是臨水的碧橋西水榭,白色曲橋相連,單層。水榭內有兩排方形柱子,其間擺設著奇木桌子與凳子。後排四根木柱上掛著兩副對聯,內側一副,外側是另外一副。外側對聯寫著「隔岸垂楊笑語,深荷映水新妝。」出自明朝徐渭。徐渭,1521-1593年,浙江山陰縣(今紹興市)人,字文長,號青藤老人、青藤道士,文學家、書畫家、軍事家。

內側一副對聯,「綠天賸有書經葉,碧澗疏為洗硯潭。」,署名「玄宰」。董其昌,1555-1636年,字玄宰,華亭縣(今上海)人,明朝政治人物,書畫藝術家,萬曆己丑年進士。

小結

我不喜投靠政治人物的讀書人,故不喜秦孝儀。秦掌管故宮後,建立了至善園與至德園,雖留下幾片不討喜的署名碑記,不過與後來馬政府與蔡政府相比,一個推動「大故宮計畫」,一個推動「故宮台灣化計畫」、「新故宮計畫」,這些計畫都會傷害目前的中國式文化氛圍,這時候不得不感念秦的建設,讓至善園滿載中式的文人風情。

可惜後來的發展多少有些負面的影響,例如對面高聳的「至善天下」,洋樓擋著至善園的天際線,其旁紅頂西方古堡式的幼稚園建物,很不搭調。

園外都市計畫受台北市政府管制,故宮管不了。對園內呢?在園周圍種植些四時木本花卉,櫻花也罷,何必把一大株山櫻花種植在園區中央。還有,畢竟至善園木造為主的建物,三十多年後,已經有些破損,疏於維修,一些建物的匾額不見了,例如碧橋西水榭的匾額、松風閣的匾額、迴廊入口的匾額等,統統不見了。蘭亭柱上的龍紋飾板有許多破損,一些迴廊上的欄杆也有些破損。

希望本文與編輯中的影片,能為這片文人風情的園林留下記錄,期待這片園林不要再劣化了!期待後生能夠有機會走入到古文人的生活情境中!

匾額不見了

後記

故宮文物月刊民國74年04號,頁14-27,張浣雲發表《迥起樓臺回水曲,直鋪金翠到山顛:宋明庭園至善園簡介》 一文,想來應該是最完整的介紹文字。可惜我手上沒有,敝校圖書館也沒有訂閱該期刊早年版本。只好自行摸索,如果文中有任何錯誤,懇請網友先進不吝賜告。

播放本文全部照片 

請參考

至善園的回憶 

至善園梅花開 

歷史長河匯故宮 

聯合報社論/樓歪了:「新故宮」計畫不知所云 

外雙溪需要大故宮計畫嗎? 

再訪至德園 

附錄:

(一)黃庭堅《松風閣詩帖》全文

依山築閣見平川,夜闌箕斗插屋椽。 我來名之意適然。老松魁梧數百年,斧斤所赦今參天。 風鳴媧皇五十弦,洗耳不須菩薩泉。 嘉二三子甚好賢,力貧買酒醉此筵。夜雨鳴廊到曉懸,相看不歸臥僧氈。 泉枯石燥復潺湲,山川光輝為我妍。 野僧早飢不能饘,曉見寒溪有炊煙。東坡道人已沉泉,張侯何時到眼前。 釣台驚濤可晝眠,怡亭看篆蛟龍纏。 安得此身脫拘攣,舟載諸友長周旋。

(二)米芾《蜀素帖》全文

皎皎中天月,團團徑千里,震澤乃一水,所占已過二,娑羅即峴山,謬云形大地,地惟東吳偏,山水古佳麗,中有皎皎人,瓊衣玉為珥,位維列仙長,學與千年對,幽摻久獨處,迢迢願招類,金颸帶秋威,欻逐雲檣至,朝隮輿馭飆,暮返光浮袂,雲盲有風馬,蟾餮有刀利,亭亭太陰宮,無乃瞻星氣,興深夷險一,理洞軒裳偽,粉粉夸俗勞,坦坦忘懷易浩浩將我行,蠢蠢須公起。和林公峴山之作,山清氣爽九秋天,黃菊紅茱滿泛船,千里結言寧有後,群賢畢至猥居前,杜郎閉客今焉是,謝守風流古所傳,獨把秋英緣底事,老來情味向詩偏,重九會郡樓。 元佑戊辰年九月二十三日溪堂米黻記。

(三)王羲之《蘭亭集序》全文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脩稧(禊)事也。羣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領(嶺),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取/趨)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蹔得於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每攬(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由(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攬(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環境
上一則: 至善園全紀錄,出爐了
下一則: 至善園梅花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Charles Lin
2019/02/15 14:10

讀過大作,感想是至善園"園雖小處處谿壑,帖甚多字字珠璣",感謝分享。

社會這幾年統獨對立,政權更迭頻仍,故宮這幾年似也迷失方向,不夠務本業,花太多心思在業外,甚為可惜。

2樓. 醉夢Horace
2019/02/08 17:14

傳統中國庭園雅致

令人感受到寧靜平和

以後不會再有公家建設的中式園林了,沒有那份心,也缺乏素養與能力了。祝福新春如意! wonghc2019/02/08 21:08回覆
1樓. Sookhing
2019/02/06 11:47

新春快樂,萬事如意。

感謝您此文詳細說明,

初一下午

我也到故宮去遊園,

還有原住民文化主題公園

謝謝您!祝福豬年如意。 wonghc2019/02/06 16:1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