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向學生提忠告,就不配當老師
2014/04/02 20:51
瀏覽5,962
迴響20
推薦66
引用0

我很厭煩談政治,臺灣的政治走火入魔,非得拉幫結派選邊站,無法平和地論是非,除非是政治人物,或者遊走各媒體各幫派的名嘴和幫閒人物。近日,媒體對學運的報導一面倒地吹捧,氣氛肅煞,許多名人,特別是名嘴和藝文界人士,紛紛表態支持,連參與運動學生所屬的大學校長和學術龍頭中研院院長都表達些兩面不得罪的話,不好說「鄉愿」,果然都是「聰明人」啊。

自從教改以來,校園的氛圍已經有很大的改變,老師已經不被拱在天地尊親師的位階上,強調愛的教育,學生是捧在手上的寶貝,是老師們的衣食父母,特別是大學校園無不以學生問卷的方式來評價老師,老師哪敢說重話。學生問卷中常有一條是「學生的學習意願」,學生不好好學、沒興趣學,會先檢討老師,而非學生們的態度。雖然如此,眼看自己的朋友、學生和子女們都投入到運動中,溺愛子女也就罷了,作為老師,若只對學生吹捧,沒敢提些建設性的忠告,實在不配為人師表,恐怕也愧對學生所繳納的「束脩(學費)」,況且學費大部分都是學生家長所代繳的,教不嚴,對不起家長。

反黑箱?

民主就是要求透明,絕不允許黑箱作業,年輕的同學們揭竿而起,當然反對黑箱作業。不過,年輕的朋友,雖然大部分沒有實際的工作和社會經驗,但是不難理解貿易的談判當然都是「黑箱」中進行,有取有讓,雙方都能接受之下,方能達成整體的協議,對方也有他們國內的壓力。不可能全部底線公開,過去李總統負責,蔡英文女士參與的WTO談判,莫不如此。WTO對臺灣的農業衝擊最大,白米炸彈客轟動一時,怎麼沒有人批評「黑箱」?!老美為啥要逼臺灣開放美牛、美豬以及各種農產品和大宗穀物輸入,老美對我們的農民壓迫最大,為何我們沒有為照顧農民而反美,那是因為我們有太多工業產品輸出到美國,我們爭取的是全國最大利益,而不是只計算個別產業的利益。

反黑箱不是要反對國際貿易的秘密磋商,而是要反對在備查、審議時,缺乏公開透明的程序,不讓全國民眾瞭解這協議是否確實利大於弊,是否確實有利於國家的長期發展。反黑箱應該是堅持立法院的「公開透明的審議」程序,而不讓協議在密室黨團協商中被交易,不讓在議事杯葛中讓人民無法檢視協議的得與失!若要阻礙審查,我懷疑是否要在黑箱中出賣全國的利益?!

反服貿?

幾十萬同學走向街頭,體驗民主,被召喚而起的原因可能各有不同,最初的口號是「反黑箱,要民主」就是簡簡單單的理想訴求,我想許多同學也是基於這樣的理想而站出來。反黑箱是否等同於「反服貿」,不見得,因為走向開放是臺灣的發展道路,從李總統帥領國家進入WTO起,民進黨政府早期強調「海洋發展」策略,不可能會反開放的潮流。我們是工業化的國家,我們需要「市場」,特別是國外更大的市場,不可能走向「不丹」、「尼泊爾」的道路,雖然他們國民的心中充滿喜悅。

二十幾年前,南韓的三星(Samsung)、金星(LG)、現代(Hyundai)、起亞(Kia)等都是廉價的品牌,和臺灣當年的工業產品位階相當,如今Samsung是打敗Sony、打敗「愛瘋」的優質品牌,中國大陸北方滿街都是現代的汽車,而非老共的紅旗牌,就是因為南韓國民的進取心,老共的志願軍曾經打進南韓,但是他們不自我困在歷史性仇恨中,開拓了大陸市場,壯大自己的經濟和其他方面的實力,南韓現在抬頭挺胸,把臺灣拋老遠,南韓現在怕誰來著?老共連金門都打不下,壯大自己,我們臺灣又怕誰來著!

約十八九年前,隨東吳大學的主管訪問同源的蘇州大學(蘇州古稱東吳),當時蘇大剛好整併了蠶桑學院,成立生命科學院,原來蠶桑學院僅是專科的層級,當時他們是需要我們的學術支援的,當時一千萬台幣就可以購置該學院旁的大片土地,以供後續發展。當年,星加坡政府正在蘇州市規劃建設科學園區,積極進取大陸市場,而當年臺灣還在「戒急用忍」,自誤了壯大自我的龐大機遇。
所以,我相信上街頭示威的大學生不會失去戰鬥力,不會放棄全世界,不會選擇鎖國,那麼跟各國討價還價簽訂貿易協議是必走之路,因而服貿沒有反不反的問題,只有妥適審議的問題!

政黨動員?

網路上不斷有人起學運領導們的底,責難民進黨策動學運。當年爭取民主的潮流中,其中重要的呼籲(抗爭)是:黨政軍退出校園、退出媒體,以今日來看,好像只有老K黨乖乖地退出媒體,退出校園,一方面這個老大政黨沒有甚麼前進的、具有理想性的觀念去號召年輕人,綠色政黨不然,透過外圍的組織,帶動年輕人參與(我自己就參與過某立委支持的校園內活動)。現在更方便了,透過網路的手段,根本不用處在校園內,便可以團結年輕的大學生。

縱然立法院內的學運領導人物多與某政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我不認為此次學運由政黨策動,萬千上街頭的大學生只願意相信這是純粹的大學生自己的活動,也因為相信如此,才能動員許多年輕沒有政黨取向的同學們上街頭。不過,如果沒有在野黨羽翼,運動也不可能發展到今天的面目。請設想一下,如果占領立法院時,立法院執政和在野黨們都同時發出譴責的聲音,不到議場維護學生們,各媒體會用今天的角度去報導嗎?不可能的。

羽翼、支援學生運動有之,我不相信這是民進黨主動策劃。我不相信在野黨願意把立法院的舞台整碗送給這批學生們,讓自己邊緣化、消失在媒體上。再者,再怎麼狠批在野黨,說他是所羅門王故事中的假媽媽,我也不相信在野黨願意鎖國,讓全國的經濟活動萎縮凋毀。您不見近年來,民進黨在研修「中國政策」,紛紛派員赴「中國」溝通,南部縣市積極推動農產品進入大陸,目的在修補往執政道路的「最後一里」。所以我相信在野黨只是擺個反對的姿態,既不得罪支持者,以後執政時可以順利收割老馬開放的果實,兩者兼得,如同蔡女士面對ECFA一樣。

我不相信立法院內的學運領導們是在野黨策動的,走向街頭的大學生們也不相信。既然領導們已經獲得廣大的回響,連燒「野火」的龍應台都給一百分,我同意龍部長對學運的全部評價。請學運的領導群們直接號召無黨無派清純的大學生們,組織清新的政黨,參與縣市長或直轄市、縣市長的選舉,等到年齡許可,就請直取總統寶座,或者指令朝野各政黨修改法律,解除總統候選人的年齡限制。千萬不要再回去當特定政黨的小幹部,或者接受小議員或立委之類的職務,一來違逆了凱道幾十萬學生對於純粹學運的信賴,幾十萬雙腳走出來的支持度,也遠超過議員和立委之類的民意支持度(票數)!甚且超過直轄市市長的當選票數!

要民主?

這一代的大學生出生在民主時代,沒有機會去歷練爭民主的大時代風潮,這是幸福,也是遺憾,所以很多大學生走向街頭,精神上銜接前輩英烈,所以,我沒有反對。

爭民主,在中國和臺灣都有長遠的歷史,一百多年前,年輕人、大學生像林覺民(福建福州人)等(還有很多會黨,以現在的術語就是黑社會地下組織)拋頭顱灑熱血,用生命來換民國。五四運動時,大學生也走街頭,為的是抗北洋軍閥、要民主,再來就是大陸的大學生們抗議老K政黨,換來的是老共專政。臺灣也歷經了多波運動,這才解嚴、普選,無論從議員、立委、縣市長以及總統都是經過票票等值的選舉產生。

同學們要跟前輩先賢看齊,要民主。同學們,你要的是甚麼樣的「民主」?同學們都參與過班會,參與過大學的各級會議,校務會議還具有最高的決策權力呢!也多參與過社團活動。請同學們嚴肅思考一下,學運所訴求的是甚麼樣式的民主?

民主是要尊重不同意見者發聲的權利。每個人都有人權,每個國民都有參與政治的權利,立法院內外的同學們擁有,不贊同你們的,在家裡的、在校園中的大學生也擁有。白狼張安樂如果有我國的國籍也理所當然擁有參與政治的權利,不因為他現在是或者曾經混黑道,不因為他贊同和大陸統一。論黑道,竹聯幫、四海幫是外省掛,天道盟呢?影片艋舺中的黑道呢?各地方的角頭呢?多的是本省的「社會組織(公司)」人士,他們有沒有政治的權利?如果同學要的是真民主,不應該先檢驗別人的身份,更無權檢驗別人的身份,無權禁止國民發聲。學運同學們要阻止、禁止我國國民發聲,但去期待訴求老美等老外的支持,老美沒有我國國籍,沒有我國國民政治的權利,同時他國不應該發聲干預我國的獨立尊嚴,這樣的舉措顯示甚麼樣的民主觀念!甚麼樣的國家獨立意識。

學運吶喊的話語和老共何其相像,學運領袖們自認(任)代表全民,指出方向道路,要全民遵守,不得有異議。老共的政府叫「人民政府」,開會堂叫「人民大會堂」,法院叫「人民法院」,軍隊叫「人民解放軍」,就連國號都冠上「人民共和」,不過這萬事人民的所謂「人民民主」,其實就是「民主集中」,權力集中在某些人、某政黨裡,這團體以外,都是被「某些人民」專政的對象。在民主的國家裡,人人平等,「我」只代表人民之一,面對全國,任何個人都應該謙卑。就算經過幾百萬票選出的總統,也得接受人民制度性的制衡,更何況沒有任何選票正當授權的學運領袖們。

國家暴力?

誰沒有年少輕狂過!多年前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有一回在學校餐廳用餐,有幾個白人的大學生不知何故,大聲喧嘩,爭相把裝可樂用的玻璃杯摔到地板上,乒乒作響,玻璃碎了一地,這幾位學生可興奮了,沒有人敢上前勸阻。幾分鐘後,兩三個校園警察來到,這個警察局是位在廣闊的校園中的,警察高壯身材,淺藍色的制服上衣稜線分明,那幾個發狂似的大學生,乖的像孫子一樣,跟著警察離開餐廳。一點暴力都沒有,和平極了!如果這幾位大學生敢喊「警察打人」,敢聯手嗆聲,同學們想想看後果會怎樣。

同學責難警察國家暴力打學生,警察和軍隊本來就是國家暴力團體,前者維護社會治安,維護社會秩序,後者維護國家安全,靠的不是保母般慈愛,靠的是合法的「暴力」手段。警察在馬路上棒打對警察沒有威脅性的人民,不管是否是學生,當然是不合法的暴力,應該被譴責。這時候,同學們講的是「法」,如果「進入」行政院的同學們,當警察吹哨子就能乖乖的離開,如同摔杯子的白人學生,會出現暴力嗎?這也是「法」,所以請同學公平看待雙方,這個社會還需要警察!清純的學生不會像政客名嘴一樣,只責怪單方吧!

同學們都是父母親的寶貝,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要別人守法時,自己應該知道沒有法律豁免權,誰對誰錯,法律上,無論學生和警察都要接受法律的檢驗,不因為有國家的支持,或者有特定政黨的支持而有差別。不屬於特定政黨的國民都睜眼等著看!

革命的號角響起了?

除了外國入侵外,學生在五四運動中火燒趙家樓(官員住宅)、許信良選舉時群眾火燒分局,都是人們所熟悉的事件,其他政府官署被占領都是血淋淋暴力革命,或准革命事件。這回學運朋友長期攻占立法院,或短暫占領行政院,與全世界的歷史事件相比,可謂十分「和平」,這是全世界從來沒有過的歷史事件,學運領袖們可以說開了歷史的新頁,共同成就這一頁光環的就是被罵孬種無能的老馬了,多虧他夠「孬」,夠「軟」。但是這不代表學運領袖們法律上可以有任何豁免權,法律追訴在等著,不管背後有多少政治人物在支持著。我想能號召幾十萬青年學生的領袖都是響當當的人物,相信絕不低頭哀求!好漢做事好漢當!

唯一無責者,就是革命了,革命就是打破一切現有的法制,重新來過,「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只有革命才可以豁免於現存法律制度的約制。我瞭解確實有不少學運領袖、大學生和社會人士存著革命之心!如果學運領袖要號召革命,就請光明正大宣示:目標、國號、國旗、成功後的制度,包括選舉制度等。號召全國清純的大學生起義響應!革命和民主是不同的道路,請不要混淆!

革命都是暴力的,都要「捨身取義」,如要搞革命,請不必說「國家暴力」,因為各為其「命」。請同學觀察一下周遭的環境、親友,看看是否已經忍無可忍,都願意捨家搞革命!我當然不認同革命,臺灣好不容易走上民主的道路,朝野政黨都在這樣的制度下,由全體國民的選票決定上台與下台,政黨在台上與台下的表現都記錄在全體國民的心中,各有一把尺。

同學們,我們競爭的對象是中國大陸、韓國、日本、美國等各國,我們競爭和鬥爭的不是只有國內不同意識的國民或政黨!縱然把對方鬥死,這樣的國家也難保被吞併淘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感言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0) :
20樓. 阿龍
2014/06/06 16:46
11樓搞不清楚狀況,國際協議怎能其中一方說改就改,改了一個字就等於要全部重談了,別說國際協議不行其中一方亂改,就算民間契約也不行!這是常識吧。
19樓. 放逐生
2014/06/02 05:28
勇於任事,謙虛的體認。
韓國貨曾經非常爛,但他們勇於任事,我同事買了一輛現代汽車開了十四年還環島走透透。韓國人把車賣到美國,美國地大常需開遠途,溫差很大,夏天高溫三十幾度,有些地區甚至四五十度;冬天冷到零下二三十度,剛開始零件容易出問題,他們知道環境大不同認真的去調適,五六年後問題大致都獲得解決,十年的適應期過了,美國民眾也接受現代汽車了。
18樓. 植物(夫妻對話--四十年逆轉勝)
2014/05/28 12:54
好老師

不只是老師,還是好老師!

17樓. 清道夫
2014/05/10 00:28
鄉愿

校長多數鄉愿、不敢講真話。

教授持個人政治立場、灌輸毒素誤人子弟。

難怪近年來培育出那麽多的「紅衛兵」,不學無術,道德敗壞。

教育失敗誤人子弟、還遺害社會。

埋怨月入只有22K,長此下去恐怕12K也保不了。

16樓. 湯含夷
2014/05/09 09:30

某些無禮的迴響正凸顯了問題的根源 -「教養」。許多父母、政客與某些老師教導年輕人拋棄禮貌與尊重,與無教養的人如何溝通呢?

您的文章寫得真好!

15樓. phdjung
2014/04/24 22:04

楼主大哉言!

11楼的,成功大学校内自己对服贸议题的conference conclusion 就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你不妨去问问你们在公司行号上班的亲戚朋友吧!自己坐井观天,也认为 别人也是坐井观天?

14樓. 多硯坊 (休)
2014/04/16 09:55

苦口婆心
語重心長

完全贊同

13樓. 看雲
2014/04/06 08:00
苦口婆心,不過很懷疑學生聽得進去。他們相信先入為主的懶人包,又被那個「帆神」催眠了。
12樓.
2014/04/05 10:50
10樓,如果你是台清交畢業的精英,你才有資格批評這些學生,如果你不是,那麼我想你就是,你以前學生時代,肯定你就是你口中的標準大學生。你以為學生會需要豁免權或是逃避任何法律追訴, 我只能說你大概連服貿內容是什麼都沒念過,我只能說,你不過僅是偏激的政黨頃向份子而已。
11樓.
2014/04/05 10:41
看完這篇文章,我只能說這位老師,您談的層次太低,毫無邏輯和參考價值可言,充其量只是篇個人抒情文,

你要給學生建議之前,至少先花時間了解,學生所捍衛的是什麼,為何需要使用激烈的手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8ynQDzitjw


另外,很多人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看你的文章我覺得你很有可能也是其中之一,

既然你是老師,我建議你看完http://homepage.ntu.edu.tw/~ntuperc/Conference-1.htm 這些學界的研討會文章,

再來決定,你是否站在同意STA應該至少必須被允許是可以修改一個字的這一方。

這個問題沒有模糊的空間,你只要選擇同意或不同意,承認內容有一絲的問題,就能決定你是站在哪一方。


樓上贊同這篇文章的人,都該看完以上提供的實質內容,再決定自己是否承認內容有一絲的問題,

如果你承認至少有那麼一點點的協議內容需要可以被修改,那麼無疑的,你必須和學生站在一起,

如果你是中國媒體人,那我就只是浪費唇舌而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