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身心障礙教保員雙週記4.8-18
2020/04/25 16:05
瀏覽79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從來沒想過會再回到教保領域打從高職畢業之後只有兩次有短暫的在這個領域工作過

一個是智障協進會的學前輔導員另一個是幼稚園助教

學前輔導員,主要是輔助12歲以下身心障礙生的生活作息,跟我現在所從事的是一樣的性質跟內容,就是協助身心障礙生練習生活技能,如走路、運動、吃飯等等,唯一不同的,一個是日照中心,另一個則是教養院,院生都是長期住在裡面,對象是40歲以上的身心障礙生。

二十年前的環境對於身心障礙生有著各種的歧視與誤解能夠接受並讓他們接受正確的教育的也不多所以在當時12歲以下的學員並不多我記得只有三個還是四個學員

這幾個學員都是多重障礙的包括有智能不足加過動腦痲加過動的過動加自閉的,還有智能不足加重度腦麻兒等

幼稚園助教,就是協助班級老師進行上課、活動等各種學校課程。

教保員的工作不只是照護院生的作息,還要觀察院生的情況,並記錄下來,除了這些,還要針對每個院生設計個別的課程,寫教案。

每一層樓是依照院生年齡、功能性高低,及其配合度來分班分層,所以每一層樓的狀況都會不太相同。

第一天就把其中一班八位院生分配給我管理,小組長跟我說,要記好這八位院生的個別特性,他們每個人的生活日誌跟一些管理記錄都要我處理。

當然一開始不是讓我單獨帶這些院生,而是先跟在旁邊觀察並學習。

我們的工作內容大概有:帶院生到教室進行課程或代工工作分配跟進行、中午跟下午協助院生吃飯、洗澡。

平常不會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頂多就是院生間的爭吵或打架,或者院生有發生意外、生病這些事情。

院生都有其固著性,要改變都需要花一些時間去輔導,通常院生間的紛爭都聽聽就好,除非有特別嚴重的狀況,如受傷,或影響整個作息,但我們能做的就只有將其隔開,然後個別勸導、處置。

來工作兩個星期,一直在想一件事,這些院生都是已經有年紀的,生活習慣已固定,可以改變的其實有限,那教化的意義在哪?

現在已經不比當年我當學前輔導員的那種環境,相對於接受身心障礙生的比例大幅提高,當然對於他們的福利就會更重視,這是一個趨勢。

雖然是改變有限,就不能因為這樣就放任不管,我想,這是一個教育者該有的態度吧!

雖說工作有三個月的觀察期,工作的主管時時都在考核,我自己不也正在評估狀況,心中有很多的拉扯跟想法。

一是因為之前信用卡債的銀行開始動作在扣我薪水,雖然還沒扣到,但讓我很不爽,這件事是要處理,只是在工作,常常為了這個問題請假,也覺得很麻煩。

第二個是假日需要輪值,本來是想把兒子帶到工作地方,後來上班之後覺得是不太方便,是需要托給保姆,只不過假日保姆是否能接?這是一個問題。

第三便是遲到的問題,我的目前狀況還不是很穩定,在調適作息上還需要一段時日,不知道能不能反轉習性?我實在沒把握。

第四是早出晚歸,兒子幾乎都是第一個到校,又是最晚離開,縱然兒子目前沒有太大的反彈,日子久了總是個問題。

最後便是工作的狀況還在適應,即使目前覺得自己都還能勝任,以及整個工作的制度,處在觀察期中跟正式的工作一定有很多的差距,總是會有種自己無法勝任的恐懼,雖然大家都很好。

這工作談不上喜不喜歡,卻也不討厭,實際的工作幾天下來,或許是該認真思考一下的。

我是的確要再想想,這份工作,是否想要繼續做下去?會需要一點時間思考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工作實錄
上一則: 身心障礙教保員雙週記4.19-5.2
下一則: 行政助理終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