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智慧與我-魏世賢 ~ 感謝您的愛—憶師公
2019/11/21 10:23
瀏覽1,583
迴響0
推薦67
引用0

感謝您的愛—憶師公

撰文/魏世賢

 

沉默的工作者

   遠山含黛,三界埔村中靜寂,夕陽羞紅著臉窺視著智慧法門師生們在棚架內忙碌。一對黑漆漆的小身影,帶著像剪刀的雙尾,頡頏于飛,其鳴啾啾,其形柔柔。瞬乎間以俯衝的姿態掠過農場水面,平靜的池水經其裁剪,皺起一片漣漪。池中含羞閉合的蓮影隨波搖曳,伴著游魚在夕光中款款起舞,韻律一甲一農場六月的溫柔。

   彎腰割菜的師姐們聚攏在菜園一角,似村姑般,個個頭巾裹臉,難以分辨誰是師母、師嬸、師姐,只見滿裝一籠籠的青菜,沿著小徑抬運。棚架外,師姐們以熟練的動作清洗剛抬運過來的新鮮蔬菜,師兄們則在敲敲打打,儘做一些粗重的工事,老師戴著斗帽在田間巡視。和風迎面,莊稼事忙,山腰間攢尖式涼亭,靜靜矗立,不見人憩,爾而抬頭與之對望,相看兩不怨。

農場棚架內一如小型包裝廠,秤菜、包裝、貼簽,大多數的師姐們忙於工作,顯得沉默,唯有魏秀蓮、盧美秋師姐詼諧逗趣,一唱一和,於是笑聲四溢,突然感受到陶淵明的田園樂:「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戶庭無塵雜,虛室有餘閑。久在樊籠裡,復得反自然。」

   在笑聲四溢的包菜群中,田壟角落邊有一位長者-師公,如眾人般辛勤的工作著。

 

新春焢窯

   2009年新春,冬陽散發著溫暖,寧靜的鄉野鳥鳴啾啾,幾隻散鳥在晴空中飛翔,蚱蜢蜂蝶於綠草花叢間忙碌;香草園區的樹木,在曦陽的映照下,生機蓬勃,像上了翠綠的釉料;農場上無名的小草竄得青麗可愛。那無憂無慮的歡笑聲,自農場角落傳來,傳遞著陣陣的驚喜,整個農場也就喧鬧了起來。

   土墩堆置如碉堡,三座並列,火苗竄動,白煙不斷地自土窯內升騰,蹲坐一旁起火的正是師公。他似以窯燒藝術品的專注,呵護著窯內的成果。我老爸出生農家,對焢窯似乎也流露回歸童年的一種興致,自動地加入了師公的煙火行列。

   生命就是這樣美妙,在都市生活的老者,在田野中相遇,便容易激發赤子的情趣,這畫面是真、善、美的組合。土窯中升騰著熱,就像師公與父親散發出來的光與愛。

田野間的蓬草隨風轉動、飛揚,有一天我們會不會也像風中轉蓬一樣,各自滾向渺渺蒼茫,卻相憶於天涯一方?佛說:「偶然皆在因緣中,因緣再緣偶然從。」這段鄉野焢窯的因緣,如烤熟的玉米、蕃薯的香味,永存心中。

 

難忘的滋味

   第一次看到師公是在20072嘉義太保七主宮舉辦「新春萬人點燈祈福大會」上。主辦單位特邀請大智慧展演茶道藝術,二師叔與師嬸帶著師公前來參觀。貴賓席上的師公神情專注、不時報以掌聲鼓勵,應是了解兒子以茶道宏揚三綱五常之心願而感到驕傲。

   中午師公與兒孫們圍桌用餐,一幅新春團圓圖,令人羨慕。舞台下的師姐們便談論著師公製作的蜂蜜檸檬茶,酸甜恰當,喝了定會上癮。日後我果真在嘉義道場喝了會上癮的蜂蜜檸檬茶,那是難忘的滋味。

   再度見到師公是在周年慶的會場上,貴賓席上的師公有著一顆赤子之心,隨著節目的表演時而歡笑,時而鼓掌。師姐們向師公獻花,老師、師母、二師叔、師嬸依次向師公奉茶,是周年慶當中最感人的一幕。

時光推移,緣份有時就像那日七主宮燃放的鞭炮,在光彩乍現後,紙片紛紛墜地,隨風銷聲匿跡。龍應台在目送一書中寫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是不必追,或是再也追不回?

 

師公的故事

   台南道場電視螢幕放映著師公的故事,這是陳文菁師姐連夜趕製的師公回憶錄。一張車後掛著桶子的照片,或許這是師公年輕時賣著蜂蜜檸檬茶的留影。全家出遊、老師、師母、二師叔、師嬸於周年慶以高跪姿向師公奉茶、農場焢窯、蕃薯田旁除草----,一幕幕的影像如時光倒轉,帶領我們分享師公全家同樂同遊的過往。因緣似流水,逝者如斯,竟至天涯各一方。

老師在講堂上說:「私底下我有談到農場番茄架太高擋到蓮花池視線,沒想到師公無意中聽到後,竟然獨自一人於清晨五點騎車至農場,調整番茄架,工作到八、九點,如此連續幾天,過度勞累,又因本身就多項重大病苦終而發燒生病,因為中暑而引起併發症,為公殉道。」接著老師又說:「平時師公助道不遺餘力,最終希望也將所剩老宅賣掉,以利道務所需款項。」我知道老師因師公於農場工作操勞過度,心中百般自責,我也了解未能讓師公在有生之年看到智慧法門宏揚於世,老師也有所遺憾。其實老師對師公的孝順,我們都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誠如老師所言:「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才是心中最沉重的傷痛。

   在「辛德勒的名單」這部電影裏,當那些被辛德勒救出的一千多名猶太人,用他們身上最後的一點錢打了一個戒指給辛德勒,並感謝他的拯救時,辛德勒哭了。他跪下說道:「我做的還不夠!如果我把車賣了,就可以再多救十個人…我做得真的不夠,因為生命是無價的,我應該做得更多、更好,但我沒有…」。我想,師公「捨身全為道,餘物皆可拋」的精神,猶如辛德勒。

 

告別

   細雨濛濛,「蓮花」颱風移過南台灣,帶來了悲風悽雨,嘉義的地震更為慈者的仙逝同感震驚。與台南、高雄師兄姐們驅車前往嘉義,特為瞻仰師公遺容,且聆聽老師述說師公護道精神,以懷師公恩,永憶師公情。

   靈堂前大道標誌伴隨師公遺容,慈顏善目,彷如在側。關帝廟停車場前魏秀蓮師姐說:「在農場工作時,偶而會找師公聊天,師公小時候因發燒感染,導致行動不便,但孩子們從沒有因此而看不起他,反而個個孝順,孫媳們也對其關愛倍至。雖然目前三師叔因其他道務繁忙,未能加入大智慧在三界埔之人間仙境之建設工作輔助老師,令師公有點遺憾,然而三師叔、師嬸照顧師公依然無微不至,師公也深感其孝心。縱然師公在生時無法看到大智慧推展出去,但是三個孩子都在推廣功法,以利益眾生,師公在天之靈也應感到欣慰。」

離開師公住宅後,我們驅車前往三界埔一甲一農場,雨後的三界埔顯得清新亮麗。穩穩的山影,浮著一堆堆的白雲,陽光由山巔灑落下來,流洩的日光如琉璃般地閃耀在每片蓮葉上。蓮池邊有一種寧靜祥和的氣氛,白色的、紅色的、紫色的睡蓮含水綻放。風來水面,花影搖曳,水面中彷彿浮動著師公的身影,戴著斗笠,蹲坐蕃茄園旁,沉默著搭架、鋤草。

2019年初秋,與瀞瑤特地來一甲一農場,退租的農地翠草竄生,泥地裡仍然蟄伏著師生昔日農耕的記憶。一旁月光森林的樟樹林樹影婆娑,林蔭遮護幽靜的鄉間小道,一如師公護道之精神永存。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