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慟,雷公仔點心(2)
2017/10/10 21:17
瀏覽510
迴響0
推薦16
引用0

阿發就曾經在豬圈旁聽見三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向阿母告狀。

「大嫂,阿母按呢足大小心呢,阮兜的阿進敢毋是阿母的孫仔?」

「秀枝,這欲按怎講,汝愛體諒阿母的心情。」

「那按呢誰來體諒阮阿富?當初時是阿清家己自願欲代替阿富去南洋,阿富起先嘛是毋肯,是阿清一直拜託阿富,伊講阿富有某,我腹肚內底的子閣直欲落土,伊家己是獨身仔無某無猴,若發生啥代誌嘛卡無掛念……」

「彼時阿清是顧兄弟情,伊無想到厝內猶有序大人。」

「……」

「哪知阿清伊……」

「……」

「唉,這一切攏是命啦……」

唉!怎麼大人都要說一切都是命?阿發手抓著頂上那顆光頭,禁不住自怨自艾了起來。

出生在嘉義中埔當阿爸的孩子,就是我的命。還真是歹命哪!

 

那之後,三嬸那張涕泗縱橫的面容,經常會浮現阿發眼前,但阿發最感興趣的還是三嬸所說的那些遙遠年代以前有些歷史的事,阿發沒細想就跑去問阿爸。

「阿爸,阿嬤是毋是猶有一個子叫阿清?」

「啪!」阿爸一巴掌呼得阿發眼冒金星,一顆顆向四方墜落,阿發從細如絲線的眼縫裡看見阿爸鐵青著一張臉,「飯會當清彩呷,話是袂當清彩講,知麼?」

阿發摀著火辣辣的左臉頰,心頭冒出千百個問號,三嬸說的阿清到底是誰?阿爸要發這麼大的火?

要不找個時間問問阿嬤好了。

阿發這點心眼也逃不過阿爸直視過來的眼神,臨回房,阿爸丟了一句冷得如冰的話給阿發。

「汝上好是莫去問阿嬤,毋管阿嬤按怎反應,我攏袂放汝煞!」

天哪!這是什麼情形?在這個家阿清好像是個會攝人魂魄的祕靈。

但,眼前越是杵著一個秘密,阿發就越是想要去戳它,其實是秘密戳得阿發心癢難耐。

輪到阿母掌灶時,阿發等在灶腳,自動幫忙起火,一捆一捆乾稻桿推進灶口,等灶火劈哩啪啦燒得旺時,阿發趁勢偎到正切菜的阿母身旁,壓著喉嚨小聲問著:「阿母,阿清是誰人?」

「嗄?汝……」阿母沒料到阿發問起這個,菜刀差一點往自己手指切下,幸好只削了一片指甲。

「夭壽啊汝,害阿母險險切到手。」

阿發看不懂阿母那個反應是差點見血,還是因為他的發問,而呆愣不知如何回應?好半天阿母才東張西望了一下,然後抓住阿發的肩慌張問道:「汝佗位聽來這個名?」

「幾日前三嬸摻汝佇豬寮腳講話我有聽到。」

「死囝仔,大人講話汝偷聽。」阿母一手揪起阿發左耳,半歪著頭的阿發簡直嘔死了,這個阿清到底是人是鬼,害他無緣無故挨了阿爸的打,這時又挨阿母的罵。

「恁家己講遐大聲,我按遐行過嘟好聽到,哪是偷聽?」

「汝閣應嘴應舌……」

阿母作勢要捏阿發,阿發本能的閃身,沒抓準角度,右肩重重的撞上了灶臺,撞那一下痛得阿發整張臉皺成一團,苦不堪言,只一逕「唉唷、唉唷」的喊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慟,雷公仔點心(3)
下一則: 慟,雷公仔點心(1)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