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時光將一切打磨展平
2011/06/17 12:14
瀏覽49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月色四合,薄暮時分,吃罷晚飯,轉身,就近選擇了條街道,於是閑庭信步而去,傍晚的風,輕輕拂面而過,溫柔的撫平一切粗糙。白晝時喧囂的街道也變的寧靜詳和,世界萬物一派安然。我時而俯首,看移動的步伐間或踢飛腳邊的石子及他物;時而仰頭,望著漆黑而深遂的夜空,陷入層疊的思緒,以一顆赤子之心去感悟,生活所賜予的所有,哀傷與憂愁、歡喜與可愛……

與你的通話,不知從何時​​開始,變成此起彼伏的爭執,好在時光荏苒,歲月的改變已讓我們變得成熟淡然到不再輕易地將電話掛斷及捽落無辜的話機。悠然之間,我們都已成長為懂得在戰火瀰漫之初便適可而止地冷靜,沉默,然後轉移話題,雖然下一個話題依舊不屑多時又硝煙升起,但彼此依然可以,保持,這般的輪迴下去,通話時長仍可達幾小時。是我們已陌生?還是太理智?是成長額外賦予我們的恩賜?亦或是彼此已不知不覺行走到生疏的境地?什麼時候開始,我所有的關心,在你耳裡都變成了枯燥的說教?我所有真摯的言語,都變成了造成你疲勞的聒燥?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對我的態度變成了一味的敷衍與不耐?在這萬物詳和的時刻,心底突然湧起淡淡的疼痛,伸出右手,輕撫左邊的胸口,走到橋邊,憑柵而立,望著橋下汩汩而流的河水,我們之間究竟隔了多少汩汩而逝的青春歲月?我是否已錯過了你年華中最可愛最溫情的時光?是不是哪怕人世間最深厚的感情菲律賓女傭,也亦然會輸給時間?是不是所有的世人都是如此,對待越親近的人就越苛刻?反而可以對著陌生地、關係泛泛之人寬容溫和?我終在慍怒地時刻猛然間醒悟,於是,自我沉思、自我檢討、自我反省。你還只是個孩子,一個內心敏感而脆弱的孩子;一個想要懂事卻仍然處事青澀的孩子;一個想要關愛卻得不到足夠關愛而內心寂廖的孩子;一個想要快速成長想要更多擔當卻力量孱薄對未來惶恐憂愁的孩子。我從來也沒有盡到過一個好姐姐的職責,又憑什麼去要求你一定要在我面前做一個溫順合格的弟弟呢!我們之間最大的矛盾是你日漸磅礴的思想感知與我日漸淪喪的淡漠的責任與關懷。總喜歡一味的將自己的意念強加於你,姿態強悍而霸道卻忽略了最重要的,捨身處地的著你所急、擇你所愛。世人大多如此,總喜愛苛刻的責問別人,卻忽略了職責賦於的我們自己。

記憶裡還存留著你少年時最可愛的笑臉,那時的我們,還可以經常相見,你嬉笑著坐於我身後,逆著時光逆著風,你和我及山地車的影子重疊於一處開鎖,穿過忽明忽暗的樹影及午後斑駁的陽光。你輕快而隱秘的話語,偷偷遛進我的耳朵,我仰起頭,笑的沒心沒肺,話題不外乎是你最近又收到了幾封情書,某個暗戀你的女生又做了什麼讓你難堪的事。那時的我才驀然發現,身邊這個乖巧而不起眼的小子,已悠然成長為少年。你初經年少的情事,卻變成我生活的趣聞。於是,再看你時,眼神裡浮起隱隱的擔憂,會不會某天,我不再是你身邊那個與你最親近的女生?你不再為我講那些武俠小說中的經典片段及那些天馬行空的笑話大全?你不會再在深夜悄然爬到我的床前,低著嗓子悄然地問:“姐,你生命中有沒有出現讓你心動的男生?”眼神明亮澄澈地一如天上的繁星,閃的我一時晃了眼。當時光將一切打磨展平,當所有溫情凝固成記憶,你的可愛不再一如往昔,我才明白,我們之間終究隔了長長地、長長地距離……想挽回,卻不知,還能否,來得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