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命,總會永恆在亙古的四月天
2014/02/20 10:34
瀏覽12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一念,多少滄海桑田?有情,無情,情何處?真真,假假,永遠,到底有多遠?誰又擔當得起?


一樹溫柔,還在歲月裡若隱若現,人何處?年華何處?永恆與須臾,誰又能看得清,似乎,早已無覓處。


或許,沒有走近,就不會走遠。原地流連,經年悲喜,早已沉寂,就讓那些初見的驚豔,一直,一直溫柔著歲月。


---文字/sissy


永遠,兩個字,何其沉重,卻是漫長的時光疊加,多少百轉千回?誰又能擔當得起?


不經意,一切早已改寫,善變的永遠是生命。


那些約好的人,早已不知去向何處?為什麼深情總負流水?曾經的蔚然成林,早已草木淒然。


不同的命運,猶豫裡凜然呈現。或許,花兒的璨然,零落,都是自然規律,何須強求?


幸好,還有春天,總有至誠,可以縈繞生命,斂盡枯澀,便會重新發芽。


或許,一段時光,幾許專注,便極致了生命。


無論什麼成為結局,我都會微笑。一水隔天涯,我願愛得多徹底,忘得就多徹底。


始終堅信,那些如影隨形的才屬於自己,途中的邂逅,若不能相惜相守,凜然,轉身,一遍一遍,笑忘嫣然。


一直在信任的邊緣徘徊,幾多無奈?心底,彷若大海的潮汐暗湧。


曾經的信任,早已漸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相信什麼?


這一刻,我如此無助,那麼茫然。


或許,相信,可以減輕一些疼痛,或許,還可以讓過往那些真誠,溫潤著心田,我惟有相信。


不能否定過去所有時光裡那些專注的深情,我深深珍藏。


不去計較以後還能得到多少,或許,我們會在彼此的背影裡纏綿春秋。


遠離塵世的牽絆,那些愛,依然純粹的傲立於天地之間。


指尖觸摸前世今生,觸摸愛與虔誠,觸摸著塵世的冷暖與變遷,若心底流淌著愛,便沒有相負。


夢太久,心太真,一次次深陷。


朝拜的路上,若你伸出手,我會緊握,一直,一直.....


愛恨情仇,早已化作歲月裡縷縷雲煙,隨風飄逝。


多少風花雪月,落幕於炊煙嫋嫋的溫柔。


老街徘徊,撿拾著曾經的真誠,或許,只有這樣,才能勇氣繼續走下去。


多次想挽留你,終不能夠,卑微的溫柔,終不會長久。


若你愛我,怎能捨得我卑微若草?


我的目光,河流一樣奔湧,或許,只有驕傲掛滿枝頭,才能擁有滿滿的歡喜。


若不能珍藏,還是遺忘了更好。


不去揣摩一往情深的悲喜,愛,又怎能無動於衷?


不拖不欠,無悔的姿態,佇立,就讓過往的那些深摯,溫暖著年華。


不屑於挽留,不能相守,便選擇相忘。生命裡,總有一些尊嚴,不能踐踏。


你再愛一個人,若他沒心,怎能看見你心底的淚滴,你註定只能是浮雲。


不再低頭撿拾,忘了,或許,就是最好的結局。


時光和我,到底誰消磨了誰?執念于塵世的煙雨,突然有些失語。


一些瑣碎,牽絆著歎息,在冷漠無情裡,我們學會了淡然,學會了疏離,學會了放棄。


我曾靠近,也曾疏離。在虛妄裡,無數次接近,直到卑微了心靈。


回首間,那些存在,那些曾經的美麗或苦痛,早已悄然埋藏。


些許無奈,或許,也是一種清澈,心底的素白,一樣可以傾城的妖嬈。


能愛,也能不愛,某一時段的疼痛,居然徹底了一種蒼涼,終是沒有辜負自我。


亦或是冷漠蹂躪了心靈,才能徹底的疏離,蘇醒過後,我深刻的平靜。


一個人,一段情,一輩子,可以,如此,清清楚楚,乾乾淨淨。


所有的未來,都是未知的,何不珍惜現在?


若有一個人,此刻願意牽著你的手,給你所有的溫暖,未嘗不是最美的光陰。


幾許釋懷,眉眼便有了妖嬈。春風吹又生,生命的留白裡,依然流淌著驕傲。


曾經的我,感動著自己的執著,一片片癡念,執意躲進一樹溫柔,極致著專注。


竟然沒有人聽見,直到等老了時光,等老了心跳。


早已疏離了大喜大悲,塵煙散盡,安然于生命的居所,寵辱不驚,悠然,晾曬溫柔。


一瞬的驚豔,終是難以持久,若人生之如初見,何須感慨?就讓初見的驚豔,流連生命裡,盡享溫情。


不再追尋,或許,生命需要一種沉寂,在沉寂裡也有斑斕。總有一天,那個註定屬於你的人,會給你滿滿的歡喜。


在平凡的溫暖與相守中,生命,總會永恆在亙古的四月天。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German Wine
上一則: 繁華落盡
下一則: 任心思繾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