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科學時代的因果錄-佛經傳奇
2007/06/24 19:24
瀏覽28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佛經傳奇

-----------------------------------------------------------------------------------------------------------
  有一位親戚的親戚,我叫做老丈的,最近來泰國探親。老丈姓楊,名文光,是鼎鼎大名的汕頭李嘉誠醫院的醫生,兼醫科大學教授,在潮汕廣東一帶,提起楊教授大夫,誰人不識?即使不識,也曾聽聞其醫德大名而肅然起敬。老丈前年退休,我才認識他。後來,有幾位從中國大陸來的青年醫生,言談之下都說是楊教授的門生,楊老丈的聲名可見一斑了。

  泰國是佛國,上至貴賓政要,下至親戚朋友,凡是到本國訪問探親,往往會安排到一兩處寺廟參觀逛逛。在許多年來訪問探親的貴賓親友中,我發現有一個共同的現象:這些人參觀佛堂寺廟,比不上逛百貨公司、超級市場有興趣,大多數勉強應酬一下,最多便是讚賞廟宇廣大、環境美麗,幾句言不由衷的話,對廟裡的仙佛事蹟全沒有興趣。這也難怪,中國共產黨執行四、五十年,無神論根深蒂固在每個人的心中,總以為神佛之事俱屬荒唐,敬神拜佛更屬可笑。自此來自中國大陸的親友,我便不帶到寺廟去觀玩了。

  這次出於意外之外,醫生老丈卻不喜歡太熱鬧的場所,對於逛超級市場、上酒樓吃喝,都提不起興趣,主動提議要參觀古剎寺廟。他說早在國內便羨慕泰國是佛邦,到處寺宇林立,國人多屬虔誠的宗教信仰者,尤羨慕這些人的佛緣深厚,能生長在這個清淨樂土的國度,過著太平盛世的日子。更使我驚奇的是這個共產主義先進者,居然能講一段佛經(華嚴經):「比菩薩為大施主,凡所有物悉能惠施,其心平等無有悔吝,不望果報,不求名稱,不貪利養,但為救護一切眾生,饒益一切眾生……」同時,還能在佛像前背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大悲咒」、「太上清靜經」、「金剛經」等。每篇從頭至尾滾瓜爛熟,一字不漏,通暢流利,真使一般出家的和尚嘆服。於是我對這個親戚,不得不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楊教授畢業於北京中西醫科大學,曾駐任國內各大醫院的醫生,自從汕頭李嘉誠醫科大學落成,便一直任教授至今。教授又擅長中醫心臟專科。楊太太便是我的親戚,稱老姨的,是抗日時期歸國的僑生,在廣州醫院讀護理時跟老丈結婚。

  楊大夫不但醫術高明,醫德更佳,為人和藹可親,不管病人是什麼階級人士,一律以醫者父母心視之;對每位求醫者和和氣氣,悉心治療,沒有國內時下一般人的惡習作風─在政府部門任一小職,便鼻孔朝天,目中無人,不把人當人看待。所以楊大夫的仁心仁術,人人有病人人爭著給楊大夫看一看、摸一摸。說也奇怪,凡經過楊大夫把脈,按一按、摸一摸,一劑桂枝柴胡湯,或小青龍湯就好了。便這樣,從早到晚,他的四乘六平方米寬的房間,擠滿了排號的病人。

  楊教授又是醫聖張仲景真傳,把脈時能左右手並用,望聞問切;看病時非常迅速,有時則採用新醫術配老藥方,診斷病源之後,有十多位實習醫生便寫藥方,中午學生輪流吃飯睡午覺,楊大夫只吃幾片饅頭,喝個飲料,一整天坐著把脈,一坐便是八至十小時。這種單一姿勢、繁忙又單調的生活,足足持續有十年,到了第十一年,發覺到自己也病了。這重大的發覺,已是病入膏肓,經中醫診斷,都說太遲了,有如一盞燈,油已耗盡快要枯熄了,即使張仲景、華陀再世,倘能醫好,也成癱瘓之人。

  原來楊教授十年來,都以同一個姿勢坐著,勞心勞力,全神貫注在病人身上,肢體沒有運動,左右太陽神經,早已一邊麻木,只是沒有注意到而已,再等四肢麻痺時就太遲了。國內各大醫師都開會搶救,但在診斷表格上都註明:精氣神三絕,已無回天之望。

  楊大夫不知治癒醫活了多少人,自己卻沒有希望而等死。這真是現代醫學界的一大諷刺與奇辱。

  楊教授的病情一天天嚴重起來,群醫卻束手無策,這反映現代文明進步的無能!
懼死求生是人類的本能,雖然只有一線希望,總比絕望好。楊大夫在家等死的當兒,有一位老太婆每天來探望他,並對他說:「反正都已是藥石罔效,不妨唸些佛經,或許有什麼奇蹟出現!」因為老太婆早年得重病治療不癒,最後摒去一切,唸佛經年餘,難然而癒。於是先講解一些經義,再教他持誦,說也神奇,只唸了幾遍,便覺得精神有點好轉,像有所寄託似的。當他再閱唸「呂純陽真人」的「天地心」一篇,其中有一段跟醫學極有契合之妙,而且解說透徹,比一般醫學更詳細,這小段寫道:

  「……人稟天地五得之全,其真一之靈,獨具于心,煉之可與天地同其悠久。蓋人心真一,即天地真一,因人心被七情六慾日行斷喪,致此為血心,為凡心、欲心。心之真一不存,反不如木石猶能久存。蓋木能歛其真精于內,外雖遇肅殺,而內之真元不壞,至春來又復發生。石能恆固其不散之氣,故能長而不敝,皆其元不耗,所以能永久也。人所以不克存者,終日耗其元陽,不能煉其心,使合天地之心耳。人稟天地之全,具天地之心,而往往互相悖害,是受氣質之所拘,或為物欲之所敝,至喪失本來真一……那有不病,那能永存!」

  淺淺短短的一段,令他出了一身冷汗,慚愧自幼熟讀醫書,今日才洞悉自己的病情。於是更努力唸著老太婆拿給他的經冊,更發現有不可思議的玄妙,每部經書所言,句句都能說在他心坎裡,跟從前所讀的黃帝內經章、難經脈訣、金櫃奇難雜症論,都有共通要義;所以不難默記,每篇閱讀三至四遍便能背誦。

  不知不覺地,楊大夫心無旁騖,把全副精神寄託在般若心經、道德經、清靜經、華嚴經、摩訶大悲咒……諸經典上,精神一天天好起來,體力也一天天旺盛起來。一年過後,楊大夫已完全恢復健康,再休養半年,已能回到原來的崗位上,再為廣大病人服務。國內國外醫學界都很驚訝,認為是不可能的事,但事實卻是如此,稱為奇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