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09號--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
2007/10/04 07:56
瀏覽2,90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09號是媒體工作人的護身符,形容之為《聖經》,其內容首言「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說明國家必須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這是正面肯定言論自由的重要性,接著話鋒一轉,「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說明雖然國家保障言論自由,但不代表人民就可以用任何的方式發表任意言論,法律仍然必須有所限制,這是反面解釋言論自由的限制性。

全文最重要的地方其實是針對刑法第三百一十條第三項的討論:「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故前面其實只是用很複雜難解的文字說明很簡單的道理,就是人可以說話,但人不能亂說話。(這不是廢話?但細觀大法官解釋文,多半皆是如此繞口令般用很難理解的「德式」文法寫中文?來說明一件很簡單的道理。)


大法官在此對法條內容做出有利媒體工作人的解釋:「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首先,媒體工作人完全能證明所報導之事為真實,不罰;若媒體人依據手中所掌握的資料,而認為所報導的事件為真實,則其誹謗罪亦不能成立,若檢察官或當事人要告媒體,必須自行舉證;所以,當記者手中掌握相當證據資料,而相信某事件為真,做出相關報導,只要並非是涉及他人私德或與公共利益無關,即無所謂誹謗罪的問題。這又是由合的角度中和言論自由與言論過度自由的問題,做出裁定。(先正面解釋,再反面說明,最後合併做出意見,亦是大法官解釋文的常見模式。)


有二個盲點是這條解釋值得探討的地方:一是消息來源能否透露,能否拒絕透露消息來源?二是如何舉證到讓法官相信是有所本的?這兩部份就有點由法官自由心證的意味;防範的方法是儘量做到平衡報導,訪問多人意見,採訪中錄音存證,隨時寫工作日誌,記錄採訪對象言行,代表當時確實發生,報導內容避免主觀情緒性用語,且與公共利益有關,如此大致能避免掉刑事責任;不過刑事免責不等於民事部份也沒事,刑事針對的是「真實惡意」的問題,在民事上對方仍可針對「故意或過失」部份提出賠償,提告人一般會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提出訴訟,省去裁判費,單提民事訴訟則必須繳裁判費。


另一項媒體工作人的金鐘罩是刑法第三百十一條:「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不罰。」這就是社論、特稿或分析稿的可愛之處。 案例:謝長廷告本報社論,九十二年自字第150號,「被告四人皆無罪」,民事上訴駁回,原因即此乃在公共事務得予評論範圍內。


解釋字號:釋字第 509 號(J.Y.Interpretation No. 509)

解釋日期:民國 89年7月7日

解釋爭點:刑法誹謗罪之規定違憲?

解釋文:


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及第二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旨。至刑法同條第三項前段以對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就此而言,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理由書:


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人民之言論自由應予保障,鑑於言論自由有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意,促進各種合理的政治及社會活動之功能,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惟為保護個人名譽、隱私等法益及維護公共利益,國家對言論自由尚非不得依其傳播方式為適當限制。至於限制之手段究應採用民事賠償抑或兼採刑事處罰,則應就國民守法精神、對他人權利尊重之態度、現行民事賠償制度之功能、媒體工作者對本身職業規範遵守之程度及其違背時所受同業紀律制裁之效果等各項因素,綜合考量。以我國現況而言,基於上述各項因素,尚不能認為不實施誹謗除罪化,即屬違憲。況一旦妨害他人名譽均得以金錢賠償而了卻責任,豈非享有財富者即得任意誹謗他人名譽,自非憲法保障人民權利之本意。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一項:「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第二項:「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係分別對以言詞或文字、圖畫而誹謗他人者,科予不同之刑罰,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權益所必要,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比例原則尚無違背。


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前段規定:「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以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事項之行為人,其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為不罰之條件,並非謂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就此而言,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刑法第三百十一條規定:「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一、因自衛、自辯或保護合法之利益者。二、公務員因職務而報告者。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四、對於中央及地方之會議或法院或公眾集會之記事,而為適當之載述者。」係法律就誹謗罪特設之阻卻違法事由,目的即在維護善意發表意見之自由,不生牴觸憲法問題。至各該事由是否相當乃認事用法問題,為審理相關案件法院之職責,不屬本件解釋範圍。


相關法條:

憲法第十一條(表現自由):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刑法第三百一十條(誹謗罪):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關者,不在此限。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