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349章[桃園市八德區] 搭建一座浮島
2022/01/15 23:01
瀏覽17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旅行日期:110.10.23、110.10.31 
關鍵字:八德埤塘自然生態公園、八德三元宮、桃園八德龍山寺、閩東小吃、桃園市馬祖同鄉會

穿越鳶山和鶯歌石對峙的河谷,北二高通過鶯歌系統交流道以後,國道右側出現一面生長茂盛樹林的山坡,樹梢隱約浮現山坡頂上的房屋,曾經有一段時間,山坡邊緣甚至矗立一整排高聳的「T-BAR」廣告看板。這樣的地景對我而言並不陌生,只是,後來我才知道,那面山坡不是一座山丘的邊緣,坡頂上別有洞天,而且有如發現新大陸似地令人大開眼界。

坡頂上正是桃園市八德區,位居臺北盆地和桃園臺地的交界,國防大學和昔日的懷生機場扼守著這方交通要衝,與市道114號相隔,比鄰桃園榮民之家的「八德埤塘自然生態公園」坐擁一座小而美的埤塘。在這涼意漸深的仲秋週末,埤塘一角卻格外熱鬧:許多孩童在雙親陪伴之下,依照荒野保護協會志工的指引,七手八腳地在池邊搭建浮島。

1.

舊稱「八塊厝」的八德,據說清乾隆年間有謝、蕭、邱、呂、賴、黃、吳,以及李氏等八戶人家至此開墾,客家話則稱之為「八隻屋」,光復後改名「八德鄉」,民國84年(1995)時人口超越15萬人而升格為縣轄市,民國103年(2014)桃園縣改制為直轄市,八德市因此變成今日的「八德區」。三元宮是當地最主要的傳統信仰中心,主祀三官大帝,大約創建於乾隆或者嘉慶年間。

以三元宮為中心,最近十幾年周圍的都市計畫區逐漸新闢道路與樓房,民國107年(2018)10月動工的捷運綠線,更將在中大公園附近建立高架車站;新市鎮的街道上行人稀少,大廈之間零星保留的古厝是過往鄉村記憶的殘存,除了餘慶居和樹德居,距離三元宮北方稍遠的「貽訓堂」約建於光緒年間,是八德呂氏的家廟,又稱作「八德呂達川祠堂」,堂號「貽訓」則出自於祖訓「萬古貽訓,根於孝友」。祠堂前有風水池、土地公廟,以及老樹相伴,民國105年(2016)被列為歷史建築。

2.

八德匯聚閩南、客家,以及外省人等多元族群,更是馬祖人在臺灣本島的新家園,居住人口超過四萬人,甚至比馬祖人原鄉──連江縣的人口(約一萬三千餘人)還要多。享有「遺落閩江口的一串珍珠」美譽,連江縣下轄的馬祖列島曾經和對岸的福建省關係緊密,民國38年(1949)兩岸分治,民國45年(1956)馬祖開始執行戰地政務,生活的困境使得越來越多馬祖人選擇前來臺灣謀生,於是,距離臺北不遠,工廠林立的八德成為在臺馬祖人的聚居地。

大湳公園內的八德龍山寺是居住在桃園的馬祖人的信仰中心,主祀五靈公,陪祀白馬尊王、陳將軍、半天陳夫人、臨水夫人,以及福德正神。民國65年(1976),連江縣南竿鄉牛角居民陳源誠自稱是陳將軍附身,將家鄉五靈公廟的神祇分靈至八德建廟,不過廟宇後來被徵收為大湳公園的一部份,透過信眾協助,民國95年(2006)重組委員會並更名「龍山寺」,民國107年(2018)改建為具有「封火山牆」閩東特色的寺廟;此外,龍山寺背後的閩臺宮主祀媽祖娘娘,同樣是馬祖人的心靈信仰。

瑞發公園前的桃園市馬祖同鄉會同樣具備「封火山牆」的閩東建築特色,落成於民國94年(2005),門口「馬祖會館」的標誌以淡菜、九孔等等貝殼裝飾,一旁還有酒甕堆疊的甕牆。因為陪同父親參與「北竿鄉橋仔村至AI橋台道路及大坵島內步道工程」說明會,才有機會一睹在臺馬祖人聚會的場所,會館內提供馬祖日報及旅遊摺頁,門廊張貼的老照片都是在臺馬祖人與原鄉維繫的方式。

美食,也是認識馬祖文化的方法,位在廣福路上的「閩東小館」不僅提供馬祖道地料理,也販售馬祖特色伴手禮。其中,魚麵採用60%去骨後的鰻魚肉,再調和40%的太白粉,經過揉麵、壓製燒乾、曝曬之後,就成為鮮美且彈牙的主食,炸紅燒鰻是藉由紅糟、糖,以及鹽的醃漬,沾裹地瓜粉入鍋油炸的佳餚;此外,繼光餅別稱「馬祖漢堡」,是內夾蔥蛋和炸蚵仔的芝麻燒餅,芝麻、麵香融合蛋香,又有蚵仔的鮮甜,嚐起來格外令人驚艷。

3.

桃園向來享有「千塘之鄉」的美名,基於埤塘的保存與活化,縣政府從民國94年(2005)開始推動「埤圳新生工程示範點整體發展計畫」,繼高鐵桃園站附近的青塘園之後,八德埤塘自然生態公園於民國97年(2008)落成,是縣內第二座示範埤塘;公園佔地約五公頃,基地原本是違章建築林立的國有地,拆除建築物以後,縣政府委託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學系助理教授邱英浩、日本象設計集團建築師北條健志設計規劃,保留原有埤塘和樹林,還以人工挖出十個生態池,民國98年(2009)榮獲國家卓越建設金質獎。

埤塘修築時以人工開挖十座生態池,分別負責過濾重金屬、柔性淨化、除臭沉澱、自然滲透、菌類生化、藻類處理、酸鹼值調整、生化過濾、流量控制到最後的泉源再生排放,每個生態池栽種不同種類的水生植物,分工合作淨化由鄰近圳道系統引進的水源,最後匯入景觀大池。香蒲、大安水蓑衣,以及臺灣萍蓬草是生態池常見且容易辨別的水生植物,植栽其間更成為紅冠水雞棲息的地方。

成串生態池和景觀大池的交界,高架涼亭矗立南岸,登臨其上,可以俯瞰景觀大池全貌,還有北岸聳立有如雨傘般的大涼亭。高架涼亭底下,不怕生的鴨子在草地上四處覓食,見到父親和我走近草坪,各個扭腰擺臀地從四面八方走來,似乎以為每個人手中都有餵魚的飼料。走過草坪,荒野保護協會帶領的親子活動正在樹林下舉辦。

4.

站在臨近的溼地平台觀看,不一會兒,人們七手八腳搭建的浮島已經滿載植栽,並且附上層層土壤,接著,一群志工身著青蛙裝走下池塘,這時我才知道,池畔的水深大約及膝,約略五步遠的距離,池水即深達成人的腰部。

「好,停!」此刻,其中一人依舊淘氣地作勢向池中前行,「那位朋友,如果你真的想不開,可以繼續往前走沒關係。」協會志工說,在一片爽朗的笑聲當中,測得水深、身著青蛙裝的志工小心翼翼地將浮島挪到池面上,岸邊的人們則手握粗繩,將緊繫另一端的浮島牽到濕地平台旁邊,親子活動於是大功告成。

5.

環繞埤塘的步道,繞經出水閘門和一處名為「綠光廣場」的草甸,最後到達有如雨傘般的大涼亭,亭下紅面番鴨聚集,池畔還有紅冠水雞嬉鬧,濺起陣陣的水花;大涼亭背後的咖啡座內,蕃薯藤有機專賣提供有機食材烘焙的麵包和糕點,在這涼意漸深的傍晚,散發濃郁的溫暖和香氣。

一個星期之後,弟弟和彥彤跟著我們一同再次拜訪八德埤塘自然生態公園,荒野保護協會搭建的浮島,如今早已聚集成群的水鳥。距今約半世紀以前,與中國大陸原鄉隔閡的馬祖人離鄉背井,成群來到距離臺北不遠的八德建立新家園,而我們則循著高速公路,遇見山坡頂上這方近在咫尺的新大陸,遊覽其中而流連忘返,在這遠離本土疫情的寧靜秋日。

延伸閱讀: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