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298章[新北市瑞芳區] [*淡蘭北路*]金字碑古道
2020/10/25 22:28
瀏覽11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旅行日期:108.12.15
關鍵字:淡蘭百年山徑、員山子分洪、金字碑古道、金字碑、奉憲示禁碑

淡蘭古道不只是一條古道,而是聯繫臺北和宜蘭,遍佈山林與野溪之間的路網;不只是古道,錯綜複雜的山徑串連山中大大小小的村莊,使宜蘭因此成為阡陌良田,讓臺北自此邁向繁華年代。淡蘭古道因為時代變遷而興起,卻也因為時光流轉而隱沒;不過,隱沒並不是消失,而是沉睡在植被與泥壤之下,當人們披荊斬棘,懷念起大自然的樸實與純真時,百年古道又將甦醒。

民國105年(2016)正逢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成立十週年,協會邀請北、北、基、宜四縣市首長,以及經濟部水利署和農委會林務局齊聚於萬華剝皮寮──同時也是淡蘭古道的起點,簽署「重現淡蘭風華,守護百年山徑」,宣誓以四年時間盤點淡蘭文史資源,以手作步道精神修復古道,隔年國家發展委員會正式將「淡蘭百年山徑」納入「建構綠道網絡之策略規劃」,是進展較為成熟的步道系統。

1.

由於古道許多路段已經被汽車道路取代,修復工程以現有的步道,以及根據文史資料考據,透過生態工法重現為主。淡蘭古道分成北、中、南三路,其中,北路不僅年代最為久遠,在民國107年(2018)整修完成,更是率先重現的路段。

到達瑞芳市區之後,順著縣道102號轉進北37線,視野在遭遇基隆河灣時略顯開闊,此地名為「苧仔潭」,是員山子分洪道的入口,同時更是現今淡蘭北路的起點。想像百年前的官兵、商賈,或者旅人沿著舊跡行走至此,或者乘船逆流而上在此停泊,離開苧仔潭,將再也不見坦途。如今不見往昔舳艫相繼的光景,河道內的寶藍色澤,倒是一如朗朗晴空令人喜悅。

「金字碑古道」是我們探索淡蘭百年山徑的出發點,位於侯硐北邊,淡蘭橋的彼端,橋下大粗坑溪芒草盛開,草木青芬中又有涼風的蕭瑟,在這步入12月中旬的日子,秋天氣息依舊濃烈。度過淡蘭橋,古道旁新立的石碑上標示「雙扇蕨」符號,這是設計師蕭青陽的作品。雙扇蕨俗稱「破傘蕨」,是古老且稀有的活化石,卻容易在淡蘭古道所在的山林遇見,雙扇蕨葉片呈多回二叉,葉脈則相互交織成網狀,彷彿淡蘭路網的延伸;葉形如雙手合併張開,蘊含手作步道、守護山林的精神。「雙扇蕨」識別系統下的碑文,則出自書法家周良敦之手。

2.

早先往來臺北和宜蘭,多半採用原住民聯絡各部落的社路或是獵徑,海運則是相對安全的方式,然而,為了避免船難的風險,人們於是沿著海岸線行走,稱之為「繞海古道」。清嘉慶12年(1807)臺灣知府楊廷理為了加強東北角的防務,同時打擊海盜朱濆(音同「噴」),開闢通道,為現今淡蘭北路的其中一支,從侯硐翻越三貂嶺到牡丹,再由燦光寮通往澳底,越過巃巃(音同「龍」)嶺抵達宜蘭。

隨著漢人活動範圍擴大,以及交通便捷的需求,這條通道後來捨巃龍嶺改由草嶺直下大里,道光元年(1821)以「入蘭正道」之名首見於噶瑪蘭廳通判姚瑩所著「臺北道里記」,道光三年(1823)板橋林家林平侯出資重修,咸豐六年(1856)其子林國華二度出資修築,直到同治六年(1867)臺灣總兵劉明燈北巡確定路線,並且在三貂嶺留下「金字碑」,於草嶺留下「雄鎮蠻煙」摩碣及「虎字碑」。

「金字碑古道」之名便是取自「金字碑」,步道從天煌亭啟程,一路拾級而上,大多數階梯已經採用水泥建造,少去石塊的質樸,卻相對平坦易行許多,有時架設木板橋跨越山溝。縱使路徑陡直令人疲憊,一路上樹林蓊鬱,陽光自縫隙灑落,綠意和光彩交織,卻又不時使人悠然神往。

3.

大約經歷40分鐘的攀登,到達中途休息處,我們終於在不遠處的上方望見刻於崖上的「金字碑」,崖壁罩上濃密的草叢,碑碣因為維護而得以保持。清同治六年(1867)年冬,劉明燈率兵北巡,取道三貂嶺入蘭,有感此路崎嶇陡峭難行,乃以「摩崖石刻」的方式,摩壁題詩刻於石壁上。

金字碑的閩南語稱作「金字牌」,石碑高240公分,寬約143公分,碑文以篆文鐫刻,邊框為蓮花條紋雕飾,碑額以雙龍托珠圖案襯托,下方則有麒麟;除此之外,石碑上留有四個洞,是為了固定鑿刻碑文所搭建的鷹架。碑碣完成之後再以金箔黏貼,於是往來行人稱之為「金字碑」,現為新北市市定古蹟。
雙旌遙向淡蘭來,此日登臨眼界開;
大小雞籠明積雪,高低雉堞挾奔雷。

和劉明燈拜訪的時節不同,此時沒有冷冽的東北季風吹拂,也沒有讓人迷失的濃霧籠罩,天朗氣清,風光明媚,如果當時劉明燈看見的風景一如我們,大概也不會留下金字碑了。離開金字碑,穿越竹林,古道愈漸狹窄,一面崖壁而一面深淵,不難想像昔日同樣走過的馬偕,前往宜蘭傳教的路途是多麼地艱辛。

4.

大約上行300公尺,終於登上三貂嶺稜線,稜線上矗立探幽亭與「奉憲示禁碑」,以及一座「盤古祖廟」。立於咸豐元年(1851),奉獻示禁碑由地方仕紳爭取設置,主要是有感於古道行旅漸增,民眾任意伐木開墾,因此立碑保留古道兩旁的樹林,提供行旅遮蔭。探幽亭後方的山徑通往不厭亭,「盤古祖廟」旁的山徑則前往三貂嶺大崙,路徑濕滑,並沒有一探究竟。

佇立三貂嶺稜線上,視野遼闊,啟程的侯硐與員山子分洪正在山腳下,順著基隆河而下是瑞芳市區,丘陵外的深澳與八斗子延伸堅硬的岬角,蔚藍大海之上,基隆嶼一如鯨魚浮出水面。古道經歷無數風霜,也曾經數度傾頹,在我們登高望遠的時候,沒有往昔旅人離鄉的憂愁或者迷茫,一切好似汪洋平靜無痕,眼界更加清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