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295章[新北市瑞芳區] 十三層遺址
2020/09/19 22:29
瀏覽212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旅行日期:108.02.02、108.11.17
關鍵字:十三層遺址、報時山步道、斜坡索道、長仁山、水湳洞漁港

金瓜石的魅力,在於無法一次看盡,而必須一點一滴細細品味。植物生長需要時間,歲月斑駁需要時間,不如沉澱一陣子,給記憶多一點整理的時間;同時,更值得人們在不同時間,不同的季節,從不同的角度遊覽,追尋淘金大夢之後的餘韻。

民國108年(2019)9月13日,中秋節的夜晚,臺電與新北市政府、基隆市政府與中華文化總會共同舉辦「點亮十三層遺址」點燈儀式,由曾經為美國自由女神像設計燈光的國際照明大師──周鍊,與照明設計團隊「一隱照明設計顧問」共同策劃,採用15種不同瓦數與角度共約360組的燈具,又和附近的村莊明暗相互調和。就在夜燈開啟的剎那,有如沉睡許久的神殿重新出土,呈現出一派令人震懾的壯麗氣勢。從山巔到海邊,十三層遺址好似一座華麗的堡壘。

1.

勸濟堂附近的報時山步道,是金瓜石一帶最容易親近的步道。全長約200公尺左右,起初一段陡直的階梯到達中途的「朝日亭」,紅瓦飛簷,朝日亭面向步道的柱子上書寫「朝曦和煦清幽蹬道風光麗」與「日德巍峨高照涼亭氣象新」,由此可見,報時山步道適合欣賞日出,不過多數遊人不善於早起,對涼亭興趣不大,只是一股腦兒地朝山頂前行。

轉眼之間,山頂的觀景平台已經抵達。報時山又名「水螺山」,海拔約260公尺,據說日據時期曾經被架設警報器,作為空襲警報以及定時鳴放之用而得名。海拔高度雖然不高,山坡在此陡下海洋,報時山卻是欣賞水湳洞海岸景觀最理想的地點之一。天朗氣清的時刻,海水湛藍,水湳洞漁港旁的陰陽海一半清澈,一半黃濁,色彩對比格外鮮明,至於十三層遺址和煙管,則隱藏在翠綠草坡底下。

離開報時山步道,附近的斜坡索道徒留斷垣殘壁,有些人坐在紅磚牆上,有些人則站在延伸向山下的索道跟前,模仿著Instagram裡網美的拍照姿勢,在滄桑的景色面前留下片刻青春的記憶。從報時山一帶直下水湳洞,斜坡索道是金瓜石採金時期最重要的運輸工具之一,不僅載運礦石,也提供客運;儘管如今徒留廢墟,許多在地有志之士仍然盼望著索道復駛的一天:只要索道通車,串連海邊水湳洞連接到八斗子的鐵路,金瓜石必將能恢復昔日的榮景。

2.

除了報時山之外,觀賞十三層遺址究竟還有多少理想的地點?依照新聞報導的推薦,我們由金瓜石順著金水公路蜿蜒而下,並且在黃金瀑布右轉長仁社區。長仁社區座落在水湳洞漁港附近的半山腰上,明治38年(1905),金瓜石礦山採礦主任安間留五郎發現硫砷銅礦,於是以礦主田中長兵衛與礦長小松仁三郎之名,命名為「長仁礦床」,長仁社區的名字也是出自於此。

長仁社區本來默默無名,或許因為電視節目「MIT台灣誌」的推薦而聲名大噪,聚落內巷道窄小,在我們拜訪的這一天,社區入口已經放置柵欄,只能將車子停放在附近的停車場,再徒步進入社區;意外地是,正因為如此,我們得以順道觀賞十三層遺址的廠房。就在廠房周邊,藝術家何采柔設置四個白色「I」造型藝術品,不單單是一件雕塑作品,也象徵廠房的「門縫」,讓人透過「門縫」穿越時空,感受到十三層過往的風華。

長仁山海拔121公尺,形勢和報時山類似,是小而尖聳的山崗,穿過「瑞芳區長仁社區活動中心」的樓房,川廊底下兩隻白狗趴睡著,接著從戲台旁的階梯直上,不到100階的距離即可抵達山巔的涼亭,許多攝影人早已架設相機,守候多時。

和金瓜石或者水湳洞所望見的視野皆不相同,長仁山見到的基隆山好似一座金字塔,又有如歐洲城市多半擁有的山崗,而那裡是整個城市,乃至於整個王國的精神象徵,山坡腳下的濂洞社區一如依偎的臣民,被近處宏偉堡壘所守護著。下午四點,陽光正好西斜至基隆山後,順著十三層遺址排列的山坡灑下金輝,涼亭裡面眾人屏息,閃爍的光芒是攝影機不止息的快門。

3.

依山而建,十三層遺址本名「水湳洞選煉廠」,落成於昭和八年(1933),民國34年(1945)由「臺灣金銅鑛務局」接手,民國44年(1955)改組成「臺灣金屬鑛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台金公司」),最多時曾有8000多人在此謀生,台金公司更擴大至金瓜石後方的樹梅地區大規模露天開採,直到民國76年(1987)結束營業,民國96年(2007)登錄為歷史建築。

對我們而言,水湳洞漁港是拍攝十三層遺址光雕最理想的地點,不但能夠看見完整而無遮蔽的建築,水面投射出的倒影,更是其他攝影地點無法捕捉的景象。傍晚,許多人已經在堤防上守候,我們則是經過水湳洞安檢所,走到漁港另一端的堤防上。黑夜來臨之前,天際線只剩下基隆山與金瓜石背後羅列群山的剪影,水中的燈火隨著時間推移越顯得明亮。

晚上六點整,十三層遺址以奪目光彩映入眼簾,小村子燈火明亮,公路上車燈川流不止息,眾人的驚嘆聲亦不止息,熱鬧歡騰而夜未央。淘金大夢之後,金瓜石是否依然值得人們一再地追尋?探訪古道,漫步港濱,在黑夜初降,萬籟俱寂的時刻,等待那份乍見滿載金輝的感動。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