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162章[新竹縣北埔鄉] 參山) 秀巒山百年風雲
2017/07/31 18:31
瀏覽6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旅行日期:17.04.01 閱讀時間:5min               
發表日期:17.05.28
關鍵字:秀巒公園、大隘開拓紀念碑、北埔冷泉

相對於慈天宮前車水馬龍的市集,陳記仙草對面的「秀巒公園」牌坊顯得格外寧靜,招財車停靠街屋旁販售木製傢具,我們順著道路走向村郊的山丘,隨著市聲漸息,耳際仍然間斷傳來敲擊聲響,又循階梯拾級而上,微風舞動樹濤,終於隱沒山下一切市聲雜沓。

提到北埔的過往,不得不使人聯想到姜秀鑾和金廣福公館。日據昭和8年(1933),正好是漢人開闢大隘一百週年,北埔、峨眉和寶山三庄的居民為了紀念先人事蹟,將北埔街東方的山崗命名為「秀巒山」,並且刻石紀念,同年四月舉行立碑典禮,潮濕的氣候使石碑附上淺淺青苔,周圍美樹林立,當中豎立一棵粗壯的百年樟樹,行走其間,沉浸在彷彿參天古木般清幽的歷史韻味,使腳步不自覺輕盈起來。
1.

清道光14年(1834),臺灣府淡水撫民同知李嗣鄴決心開墾新竹東南,當時九芎林庄(今新竹縣芎林鄉)人姜秀鑾深受信賴,就和竹塹城人周邦正共同招募閩粵兩籍商紳,集資二十四股,以姜(客)周(閔)為各塹戶首訂定契約,組成「金廣福」墾號,率領數百人馬,從三角城(今新竹縣竹東鎮)沿著原住民出草的路徑攻下北埔,更進一步擴展到峨眉、寶山,建立隘寮三十六處,配備隘丁269名。

金廣福的事業,由於位在竹塹城東南,所以最初稱為「南興庄」,當時除東面有山丘作為屏障,其餘三面都種植刺竹圍城,儘管防禦嚴密,漢人與原住民不時擦槍走火,仍然讓墾戶飽受生命威脅;道光15年(1835)7月14日,大勞社原住民襲擊麻布樹排,死傷八、九十名,許多墾民沿溪逃生,經過八天後才回到大隘。
道光17年(1837)10月,番婆坑遭受襲擊死傷40餘名,姜秀鑾一方面倚靠武力鞏固事業,一方面採取和解手段,和周邊部落立約互不侵犯,直到光緒12年(1886)情勢才終於穩定,北埔也逐漸成為竹苗山區樟腦貿易的集散地。
2.

秀巒山同時也是新竹縣十二勝景之一,海拔230公尺,從山頂展望臺可以遠眺起伏丘陵,腳下谷地曾經穿梭無數墾民篳路藍縷的身影,更曾經是泰雅族人馳騁的獵場,而沾染著血淚的路跡都被覆蓋在叢生的芒草當中,對面一處山坡被開闢出梯田般的階層,父親說,這很有雲南遺世獨立的氛圍。

縱使埋沒、破碎,許多往事確實存在過。明治40年(1907),月眉(今新竹縣峨眉鄉)人蔡清琳組織「復中興會」,於11月14日兵分兩路,從內大坪進軍包圍日警北埔支廳,砍殺日人56名後攻打新竹,最後終究寡不敵眾,日警示廳長大津麟平一度企圖清鄉報復,幸好透過唯一存活的北埔國小校長安部手作遊說,才使庄民倖免於難;公園合抱樹廣場擺放三座石碑,碑文字跡模糊,只有石燈籠旁破碎的立碑「十五日殉職」可以辨認,記錄下「北埔事件」的經過。
3.

離開市區前往北埔冷泉。與蘇澳不同,北埔冷泉分佈於大坪溪上游兩岸,且不額外收取費用,即使單純賞景,滿山翠綠,還有溪流潺潺都可以讓人悠然自得,泉水酸鹼值約pH7.1,屬於中性碳酸氫鈉泉,內含硫磺成分,夏季水溫15℃,冬季約10℃,輕輕撫摸水面,觸感清爽滑順。
走下河灘,流水翻越水泥壩化作濂瀑展延,錯落河床的石塊讓湛藍水色激起泡沫雪白,氣勢磅礡一如行行史詩,在每個歡笑遊人的心中,湧出一季清新。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