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戲‧視界】人人心上有梁山:再記水滸一零八
2007/10/28 22:32
瀏覽1,44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將許多該寫未寫的篇章擺一旁,事隔一日再記《水滸一零八》,我都覺得自己瘋了。既是齣青春快打的實驗之作,瘋得徹底些也無妨罷。哈。

  昨晚迫於無奈去看了《水滸一零八》本次公演的最末一場,不同於首演當晚的全心投入,這回一門心思都在工作上,將自己抽離劇場做個單純的旁觀者。可天底下就有這種連局外人都忍不住站起來鼓掌致敬、笑著笑著便忽然一陣鼻酸流出淚來的戲!末了,連本沒打算購買的節目單和紀念EP都買了。看著CD上並排簽著吳興國、周華健與張大春的名字,耳畔迴盪著氣勢磅礡的主題曲;之所以對這齣水滸念念不忘,張大春的筆佔了極大的份量,我想。

  張大春言,水滸是本強盜寫給強盜看的書;吳興國想詮釋的水滸,則是個替天行道的豪情江湖。坦白說,我對水滸並無感情,陽氣太重的故事令我難以全心投入;不大關心三國亦是如此──那是男人的世界、男人的思維。因而,《水滸一零八》在我全無期待的時候,以極具顛覆性的姿態闖進了我的視野之中,除了戲本身的意義,在這樣的撞擊之下,更令我興起好好重讀一遍水滸的想法,算是另一重收獲吧。

  一部水滸,說穿了不過是個顛覆的故事。那些水滸好漢顛覆體制、張大春顛覆水滸、吳興國顛覆京劇,一連串的顛覆呈現出的恰是水滸的本質。不由得想起了《水滸一零八》裏,說書人至少提過兩次的「倒海翻江」這個詞兒。官逼、民反,逼人的是惡,反的卻也不見得是善;《水滸一零八》在打鬧之中,以誇張的手法演繹人性。於是,有了一個怯懦又自以為是的宋公明、輕佻得理直氣壯的西門慶、死後獨自端坐堂上低聲泣訴的潘金蓮,以及,始終離不開那頭吊睛白額大虎魂魄的武松。

  中國戲曲的解構性,在《水滸一零八》裏用了許多方式去呈現。諸如說書人、檢場人、台上的角色直接與台下觀眾對話等傳統的方式,此外尚有搖滾電子音樂與嘻哈舞蹈的穿插、在言辭間刻意製造出的突兀疏離與笑點則是此番新穎的嘗試。

  昨日再看一遍,印象最深刻的是第六場〈十字坡〉,從母夜叉孫二娘欲將武松宰了下鍋起頭,兩人的武戲打到最後,則是所有演員都跑上了台的大亂鬥。在戲裏分飾多角的演員,穿著A的戲服說著B的台詞,成了對著林沖罵宋江、追著武松叫陸虞侯納命來的景況。首演的時候只覺得怎麼忽然就亂成一團了,沒仔細聽戲台上的角兒在喊什麼,昨日再看,覺得相當有意思。比起前幾場戲中,刻意製造卻顯得粗糙的橋段,我反倒喜歡這樣徹徹底底將劇場解放開來的解構。

  〈十字坡〉那場戲同時也是女性角色發揮得最徹底、女性意識最鮮明的一場。錢宇珊頭一次現出真功夫,打得淋漓盡致;觀眾看著孫二娘和武松從下打到上,再從上打回下,一來一往好不精彩。而觀眾的熱情也在這場戲裏釋放到極致,鼓掌叫好的次數較前面五場戲多得多,也更熱烈,整個劇場簡直可以歡騰來形容了。孫二娘將武松踩在腳下的一幕,我看見了有什麼在崩裂──體制、禮教、男權,種種。

  末了,孫二娘看見始終跟隨著武松的老虎魂魄,大喝一聲「原來你不是打老虎,是養老虎的?」便與那老虎打在一塊兒。打到最後成了大亂鬥不了了之,讓傳統女性直接挑戰父權社會的用心,卻是用簡明的方式呈現出來了。這是,女子的顛覆。在那樣打鬥的過程中,看見了梁山。

  張大春曾道,「但凡世間無仁義,人人心上有梁山」是他編戲的初衷;種種的壓迫、不得已將人逼上了梁山──梁山是一個叛逃的象徵。

  如前所述,即便逼迫的一方是惡,叛逃並不意味著善;梁山泊上龍蛇混雜,那是一種追求,卻不代表那便是美與善的追求。思及此,縱使《水滸一零八》是不夠成熟的實驗之作,我仍為那些雜亂的群集而感動。在華麗荒謬的表象下,揭露出的是時代的聲音與追求:帶有巨大雜音的共鳴、前路茫茫的憂慮,以及沒有是非對錯的叛逃。

  在〈身在梁山〉這首插曲中,有句狠狠打動我的詞──「替天行道天道有無,多少年華盡付江湖」儘管打著替天行道的旗幟,天道又是什麼呢?八十萬禁軍總教頭林沖,在高衙內火燒草料場之前,始終認為自己行的是天道;夜奔梁山並非因為道在山上,只是一次退無可退的叛逃。那詞周華健唱來渾厚,我卻感到蒼涼與無奈。在布幕升起以前,溼了眼眶。

  戲散了,打不死的老虎屢屢還魂,而我們的梁山又在何處?

  又及。

  最後一場公演,演員們明顯都累了。唱得不穩、打到沒力、跳不起來的狀況在意料之中,但他們依然賣力地演到最後。見他們一個個豁出去似的不斷翻滾,臉上掛著壓力盡數釋放出來的燦爛笑容,令現場觀眾驚呼連連。當團員拉著吳興國、吳興國再拉周華健與張大春出來謝幕時,我竟開始流淚,忘情地起身鼓掌致敬。

  《水滸一零八》成不成功、有哪些太過度的疏漏缺失,在這個當下都不重要了──《水滸一零八》的世界首演正式落幕,他們完成了一場獨一無二的演出。



後話

  再記水滸一零八,其實只是非常瑣碎欠缺條理的感想。對戲有很多話想說,拉里拉雜的,隨便什麼都能扯上一大串。但若要我再進去看第三回,那就敬謝不敏了XD

  我想,我也還在找尋自己看待這齣戲的方式。在不斷的傾訴之中。

  最後,想提一下算不上題外話的題外話。

  初時同事Eva替水滸打廣告時總說戴立吾很帥,自己看了戲後覺得,戴立吾身手很俊,至於帥不帥,只能說他不是我的菜啊。倒是被盛鑑給迷住了。很喜歡他扮演的林沖,唱得也不賴;然而,印象最深刻的卻是西門慶──那一身造型太勁爆了!XD

  第一眼見到西門慶令我忍俊不住,武松找上他復仇時,身手矯健自高樓躍下的一段博得滿堂采。接著兩人開始打鬥,武松大喝一聲「你好大的膽子!」,西門慶則佻巧應道「本來也不小」。在那個當下令我絕倒。笑完了,始終對他印象深刻──原來這種輕佻虛浮的傢伙才是我的菜?!(大笑)

  最後還是想抱怨一下──為什麼盛鑑的定裝照是宋江?!明明林沖就比宋江好得多(雖然那身畫著花豹的袍子讓我笑倒)要不,那個華麗的大少爺西門慶也好啊~(這才是重點XDb)

Oct.09’07 晚



※ 茲錄水滸一零八紀念EP裏的幾首歌詞如下。

水滸108
詞/張大春 曲/周華健

千古幽扃一旦開 天罡地煞出泉臺
梁山好漢齊聚義 水滸一零八將才

---


身在梁山
詞/張大春 曲/周華健

身在梁山心在何處 曾經跌倒還記得不
天涯歸來生死幾度 得失泡沫功名塵土
替天行道天道有無 多少年華盡付江湖

---

走風塵
詞/張大春 曲/周華健

說孤獨祇孤獨 出江湖入江湖 影模糊意模糊 看江湖笑江湖
敵無數友無數 闖江湖過江湖 停不住留不住 憶江湖忘江湖

天上的星辰算不得 亙古的英雄有幾個
人經八萬四千劫 生年百歲又如何
自己的江湖一雙腳 兄弟的情義何必說
尋常聚散十缸酒 慣習恩仇兩句歌
世間的男女皆寂寞 謎樣的悲歌為什麼
收拾刀槍看潮落 青春心事不須多
海裡的波濤算不得 人生的知己有幾個
路遍風塵偶回首 無情有情都經過

---

朝朝誤盡信花風
詞/張大春 曲/吳興國

不道芳華如許濃 天涯身後兩無蹤
生逢薄倖姻緣惡 辜負深情一場空
記得閨思常寞寞 人間春事太匆匆
郎君意在刀尖處 咫尺蓬山隔幾重

---

酒意蒼茫
詞/張大春 曲/周華健

山色茫 日色茫 笑傲春雲到秋霜
水色茫 月色茫 無邊快意趁風涼

百年三萬六千缸 每日一缸誰更狂
一年三百六十醉 醉裡情深天更長

---

但凡世間無仁義 人人心上有梁山(試聽請點我
詞/張大春 曲/周華健

天下人 天下路 不在家 不在乎(吳興國)
醉裡霞光酒染紅 一山殘葉捲西風
英雄不向人間住 景陽岡上會大蟲 想俺武松(戴立吾/武松)
大丈夫淚在風乾處 不平事總有拔刀郎(盛鑑/林沖)

大姊,妳這話裡有話呀!(盛鑑/宋江)
我不但話裡有話,我還話裡有刺,話裡有刀呢!(錢宇珊/閻惜姣)
啊?什麼刀呀?
楊志的刀!
誇獎了(楊敬明/魯智深)
三郎,來呀(錢宇珊/閻惜姣)
大姊,我來了(林朝緒/張文遠)

身在梁山心在何處 曾經跌倒還記得不
天涯歸來生死幾度 得失泡沫功名塵土
替天行道天道有無 多少年華盡付江湖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