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和風旅人之松島 啊 松島
2011/04/13 01:22
瀏覽1,959
迴響1
推薦27
引用0

    松島 啊 松島

松島美景令「俳聖」松尾芭蕉留下至今仍無人超越的紀行文學。

文.攝影◎曾郁雯

2005年初秋,日本東北,楓葉未紅。

旅途中不斷期待下一站能看到火般的紅葉,可惜只有不斷落下的冷雨和難以言喻的遺憾,從仙台、松島、花卷、秋田、古牧、奧入瀨、十和田湖、青森到弘前城。

2011年3月11日接二連三的地震、海嘯、核災,一一摧毀當年一路走訪的日本大東北,只要看到新聞畫面就心如刀割,楓葉總是會紅,往日美景何時重現?

我還留著那天的新幹線車票,2005年10月19日12點16分,跟1689年的松尾芭蕉一樣從東京出發,松尾芭蕉3月27日(舊曆)啟程,5月4日才走到現在的宮城縣仙台,我們當天14點12分就抵達仙台。

上車前體貼的導遊美恩小姐讓大家先在車站選購便當,日本的鐵道便當真是一絕,可以獨立成一門既高深又有趣的學問,不論外觀或內容,五花八門琳瑯滿目,恨不得每樣都買來吃吃看;除了豬肉比不上台灣的好口味,海鮮即使冷了也沒有腥味,冷飯更Q更好吃,再配上熱呼呼的茶或咖啡,邊吃邊欣賞風景,就是日本人說的「小確幸」!這種確實的、小小的幸福還包括蒐集各式各樣的便當盒,那一次我選的是兩層的「京點心」,日本便當菜色豐富卻不油膩,吃完擦拭一下就很乾淨,所以那個薄薄的保麗龍餐盒貼上平安時代的彩球、花草紋樣,束著紅白兩色的結繩,細緻精巧,至今仍安安穩穩放在我家當擺飾。看著眼前這個脆弱單薄的便當盒,對照宮城縣海嘯後堆積如山的斷瓦殘骸,方知居家度日,一簞一瓢就是太平盛世。

仙台的「青葉城跡」是伊達政宗1602年建造的青葉城遺址,伊達家族13代人長達270年的根據地,山頂上還矗立著獨眼龍伊達政宗騎著駿馬全副武裝的銅像。據說這裡是遠眺仙台市全景的最佳地點,真後悔當初沒有多看幾眼,當山腳下的仙台市瞬間淹沒時,不知道雄赳赳、氣昂昂的伊達政宗是否老淚縱橫?或者連銅像也震垮了?

老淚縱橫的還有「俳聖」松尾芭蕉,他抵達仙台的多賀城看到從前「陸奧鎮守府」南門遺跡的「壺碑」時,忍不住流下感動之淚。這座壺碑始置於天平寶字六年,是奈良時代(西元710-794年)「天平文化」的珍貴遺跡。鄭清茂教授翻譯的《奧之細道──芭蕉之奧羽北路行腳》(莊因繪圖,聯經出版)一書中,松尾芭蕉看到壺碑時感歎「古來吟詠歌枕而傳世者雖多,但山崩河移,道路改變,碑石埋土中,樹老而幼木代之。時過物換,其遺跡皆淹沒難詳。至於此碑,無遺千載遺物,今在眼前,可閱古人之心,是行腳之一德,存命之喜悅;渾忘羈旅之勞,而淚亦潸潸然矣」。

這段文字現在看來特別怵目驚心,天地不仁,視蒼生為芻狗,山崩河移,和現在的地震海嘯一樣可怕,千百年來人類真正懼怕了嗎?敬畏了嗎?那座碑鎮守仙台一千多年,曾令芭蕉潸然淚下,如果有一天重返仙台而壺碑安在,我也會抱著碑痛哭流涕吧?

隔天我們繼續追隨松尾芭蕉的足跡,從仙台到松島。芭蕉看到日本三大美景之一的松島時,只發出「松島 松島 啊松島」的讚歎!日本作家嵐山光三郎認為這句廣為世人所知並四處引用的「俗句」根本是杜撰的;在他寫的《奧之細道──溫泉紀行》(麥田出版,廖為智翻譯)一書中,嵐山光三郎說芭蕉只留下「神情奇昂而心曠神怡的記述,並未在松島吟詠任何俳句」。

嵐山光三郎認為當時的情景是芭蕉返回岸上投宿松島灣的客棧,棧宿為窗戶敞開之樓屋,這個時候陪伴他旅行的學生曾良吟了俳句:「松島松島/願杜鵑/借鶴之姿飛過」。

芭蕉聽到之後,「余噤口欲闔眠而未能入眠」。嵐山光三郎說芭蕉在二樓窗邊假寐,好不容易來到扶桑第一名勝的松島卻吟不出佳句,悶悶不樂。

但鄭清茂教授所見不同,他將這首俳句譯成:「猗歟松島/杜鵑應借鶴身/唱遍全灣」。

有人認為曾良是加進去的名字,然後才是「余竟閉口無句,欲睡而又不能入眠」。鄭教授在註釋中說曾良的作品集《俳諧書留》裡找不到這首〈猗歟松島〉,所以有人懷疑這首俳句其實是芭蕉的作品,閉口無句的是曾良!而且鄭教授還從《蕉翁句集》中找到一首附有「松島前書」序文的俳句:「大島小島/碎成千形萬狀/夏日海上」。

證明芭蕉並非「在松島無句」。不管芭蕉有句還是無句,有時候景色太美或太動人真的會讓人無言以對。

即使沒有俳句,芭蕉筆下的松島幾乎和一千多年後的場景完全相同,他這樣描寫松島:「大島小島無數,聳立者直指天外,俯伏者匍匐波上。或二層重疊,或三層堆砌;左右諸島或離或連;有負者、有抱者,如愛兒孫然。蒼松鬱鬱,潮打風吹,枝葉虯曲,自然而然,而若矯揉之所致。其景窈然,有美人凝妝之貌。豈古昔神代大山祇所為哉?造化天工,孰能奮其彩筆以盡其妙乎?」那天芭蕉午刻才抵達松島,只停留一夜,卻留下至今仍無人超越的紀行(旅行)文學。

我們搭船穿梭在海浪間,松島因地殼變動產生260多個島嶼,散落在宮城縣松島灣沿岸;經過這次的地震及海嘯不知道會不會碎成更多的小島?猶如芭蕉所言灣內無數的大島小島,有的島上海鳥棲息、有的釣客盤據、有的殖蚌養蚵,充滿隨性自在的優閒;浪花飛濺,成群的海鷗追著旅人覓食,想起芭蕉或曾良吟誦的杜鵑,因為日本人喜歡松鶴一起出現,松島有松無鶴,若能讓歌聲悠揚的杜鵑披上白鶴美麗的羽衣,飛翔在松島的話,就更完美了!

那次的日本東北旅行幾乎都在下雨,照片少得可憐,2011年發生這麼大的災難,宮城縣和岩手縣皆受重創,更覺可惜,只能用文字細細記錄往日美景,祈願日本早日重建康復。

離開松島後我們去了東北的小京都──秋田的角館,參觀保有400年血脈的武家屋敷,體會他們的武士魂,雖然武士家紛紛改賣醬油、味噌、漬物,他們認真執著、一絲不苟的精神還是非常令人佩服,應該也是武士魂附體。2005年小岩井農場的「一本櫻」無人知曉,一直到NHK的連續劇《旅館之嫁》播出後才爆紅,所以印象中只記得那個農場的鮮乳又香又濃。田澤湖和十和田湖都很美,尤其雨中的十和田湖,湛藍清澈的湖水像琉璃,七彩斑爛的秋色像織錦,雖然很冷也捨不得老躲在船內喝咖啡。奧入瀨溪應該是受盛名之累,幾乎被旅客淹沒,到處都是遊覽車與人群,我還記得聽到別團的人在唱民歌,剎那間好像回到大學時代參加台灣救國團的溪阿縱走!難掩焦慮的導遊很怕隊伍拉太長或客人走散,空氣中充滿觀光區的緊張氣氛,當時太在意楓葉夠不夠紅,只覺得一下子就把傳說中的奧之細道走完,有點意猶未盡,現在想都不敢想何時才能重遊舊地?

趕了一天的路趕到最後一站青森縣弘前城時,已經天黑,差點進不了弘前公園,這個公園就建在弘前城舊跡上面,摸黑看完天守閣、瞭望台和古城門,我們陪著公園的工作人員一起下班。雖然當時有人抱怨連連,現在想起來卻十分有趣,也是一種難得的經驗;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想重返弘前城,幻想漫步在兩千多株櫻花林中的夢幻場景……

從松島買回來的紀念品是一只南部鐵器急須(茶壺),別懷疑東北怎麼會生產南部鐵器,這個「南部」鐵器指的是日本東北岩手縣盛岡地區特產的民間工藝,南部是江戶時代盛岡藩主的姓,1189年源氏後代因討伐平泉的奧州藤原第四代泰衡有功,封「南部藩」,受賞三戶(現在的青森縣),南部就變成他們的姓氏,盛岡藩是南部藩的支藩,從南部利直公開始盛岡就以生產鐵器聞名至今,故稱為南部鐵器。《旅館之嫁》以岩手縣的小岩井農場和盛岡當背景,劇中也有一位面惡心善的南方鐵器老師傅,足見編劇的用心。

南部鐵器受熱快速均勻,這只小壺內附濾網可以直接泡茶,我很喜歡整只壺用傳統技法打造出來的手感,壺面是葫蘆的枝葉藤蔓,壺蓋就配一個可愛的小葫蘆鈕,突起的鐵肌紋路和沉重的壺身拿在手上有一種踏實安心,好像當年走過的每一條路、喝過的每一口水都特別有滋味。

松島啊松島!松尾芭蕉看到千年倖存的壺碑,潸然淚下;我只能握著小小的南方鐵器,感存命之喜悅,歎山河之崩移,亦潸潸然矣!●

                                                       2011.4.12.自由時報副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札記
下一則: 奧之細道 之二
迴響(1) :
1樓. Joyce
2012/03/18 10:19
很喜歡

這是我第一次進入曾郁雯的部落格 , 因為今天早上無意中看到典藏100的報導, 在年輕時

就很喜歡珠寶的我, 現在年老了還是會欣賞的... 讓我驚訝的是珠寶加上文人氣質, 現在看到

旅遊散文更是覺得有緣呢 .... 我很喜歡2010年去的日本北東北之旅 , 松島 奧之細道 等景... 

海嘯時還難過了很久呢 ... 而且我也買了當地的鐵壺,  是不是很巧啊?

不知曾老師是否有工作室呢??

Joyc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