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偏僻小村熱血校長 - 陳清圳校長
2013/09/22 22:22
瀏覽46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偏僻小村熱血校長 - 陳清圳校長  

 

陳清圳校長 

偏僻小村熱血校長 

上學時間到了,陳清圳耐心地在路口等著,等著小朋友開心地鑽進他車裡,陳清圳是雲林偏鄉華南國小的校長,七年來,陳清圳天天從住家雲林大埤,開30公里的路程,到古坑山上當校長,長久以來,校長的車也是娃娃車。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有些時候睡過頭。」記者:「他們睡過頭?」陳清圳:「對啊,張慕林比較多。」

學童:「這個以前也蠻多,後來變成我更多,陳清圳:「突然想到什麼,兩個像蟲一樣。」學童:「海綿寶寶,海綿寶寶。」

從雲林市區一路開上小山村,春夏秋冬外頭景貌會變,但校長車裡的歡樂氣氛,可讓開校車的家長喊投降。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們另外一個單親媽媽受不 了,她說校長,不要讓我載他們兩個可以嗎,吳阿姨怎麼跟我講你知道嗎,她說你們兩個像一隻蟲一樣,每次一坐她們的車,等紅綠燈就像地震。」

對待孩子,陳清圳有無限的包容,過去陳清圳在台北市幾所明星學校任教過,也是國立編譯館教科書審查委員資歷完整的年輕教師,卻舉家回雲林執教鞭,他說,要 實踐教育的理想性,返鄉教書幾年後,陳清圳37歲時,意外被縣政府找上,要他接下第一份校長工作,當下陳清圳心裡掙扎萬分,因為這是一所即將被裁併的偏鄉 小學,陳清圳回想當初投身教育的初衷,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猶豫,也注定開啟他特別的教育歷程。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來這個學校的時候,有一些孩子他在路邊,他父母親大概很難接他上去,一個老師就接不下,就變成我要必須多接一些,甚至還要兩次,就上去下來再上去。」

而且校長還沒進校門,就有任務了。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要送東西喔,張慕林你等我一下。」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昨天中午來你不在,你昨天去哪?」學生阿嬤:「去衛生所。」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你去衛生所。」學生阿嬤:「這米 啦!」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張珮紋呢?」學生阿嬤:「張珮紋去學校了。」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那她怎麼沒去,還是要給我載?」學生阿嬤:「她 感冒啦,我想要帶她去看醫生。」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所以妳等一下再上去對不對?」學生阿嬤:「好啦!」

上山當校長,一邊送物資,米,是校長跟慈善單位募來的,阿嬤的兩個孫女,都在華南國小唸書,對他們而言,這位校長不只是學校校長,最基本活著的生活需求,都是他幫忙想辦法。學生阿嬤:「他(校長)都拿吃的東西來,米、麵,他怕我餓啊!」

迷你的華南國小隱藏在山邊,只有一排集合式建築物,校舍小、人數少,陳清圳初來乍到,華南國小全校只有23個學生,但校長擔子卻很重,尤其廢校這件事,一 直壓著他心頭上。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他(縣政府)說,我給學校一個機會,如果你們做得起來,我就不廢,做不起來就廢了,我來當然不能讓它廢校啊, 在我手上廢掉一所學校,是一種恥辱啊。」

面對棘手的廢校危機前,陳清圳更沒想過,當個偏鄉學校的校長,有這麼多意料外的事,華南國小家長一半以上是單親,是隔代教養,多是中低收入戶。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走到社區的時候,我看很少有年輕人,基本人都是老人,獨居老人又更多,三三兩兩的流浪犬,剛好在街上這樣散步,你會看到一副 那種很荒涼,甚至荒涼到那種,感覺有點淒涼的狀態出現,寫學校的校務發展計畫的時候,我在想,我那時候心裡面一直在掙扎,我要不要把社區,這樣一個狀況一 起做解決,然後後來我到每一個家庭去訪談,去訪問之後我發現,我必須要有更堅強的信心,我課程必須走到社區裡面,要不然你可能會遇到一個狀況,就是說孩子 讀書讀到一半,被受到家庭的一種拉扯跟牽連狀況非常非常嚴重。」

起初陳清圳總在想,怎麼樣讓這裡的孩子能安心唸書,校長只得走進學生的家裡頭。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小心會滑,阿嬤在啦!」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有去診所看嗎?這個說要開刀啦!」阿嬤:「斗南這個醫師說不用啦,不用開刀啦,不要啦,不要開啦,開刀喔,沒有人可以顧啦,對啦,沒辦法(兒子)也無法做。」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你不會煮麵嗎?」阿嬤:「煮麵我煮過一兩次啦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你煮飯就要煮菜,我就想說我就拿麵過來,你比較好煮。」

沒人帶路,不會知道偏僻樹林裡,住著一家三代三口人,這家的孩子已經從華南畢業,升上國中了,但陳校長並沒有忘記,他們一個月靠七千塊補助金過活,募來的物資,校長會定期送來。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他有殘障手冊嘛,阿嬤他們是低收入戶,也沒有實際的收入,後來就是跟媳婦處得有點狀況,就分開了。」阿嬤:「我只有一個媳婦而 已。」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知道啦,要不然你有兩個媳婦,你也拜託,他有一次拿儲蓄簿給我看,他說我只剩下500元,只剩500元,那叫我怎麼 辦,你多少做一些工作,你也可以採檳榔,酒不要一直喝好不好,阿婆我先走了。」

陳清圳苦笑說,這是華南國小多數家庭的樣貌,山坡轉角還有一間簡陋的檳榔攤,祖孫三人在鐵皮屋裡相依為命,還有個半露天客廳,室外還是校長兩個月前,發動全村大掃除,調來小山貓綠美化後的現況,說是個家,多是靠別人捐助物資,或回收來還堪用的家具。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兒子都不在了,不在這裡,主要是她要獨立養活這個孫女,這個房子之前有被燒過,被燒過,也沒有力氣去再重建,這是政府臨時幫她 搭的鐵皮屋,我要去校外教學,竟然小孩子繳不起。」記者:「校外教學是多少錢?」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大概一千元吧!沒辦法,我還要去辦園遊會賣東 西,才可以賺這個錢,來學校所有的從頭到尾,都是學校負擔,因為有可能我們不協助她,她連讀書都有狀況,這種東西學校要看得到,手要伸得夠長。」

手要伸得夠長,腳步也不能停。學生:「起立!立正!敬禮!謝謝老師!」

陳清圳讓學校打破高牆圍籬,讓學校跟村落變成一個有機共同體,但校長攔在身上的責任不少,曾經有學生爸爸開口跟他借錢治病,校長發起義賣家長種的橘子,動員學生跟村民一起採收,連三年讓罹癌負債的爸爸,暫時解決經濟窘境。

陳校長又發現,自來水公司基於成本考量,雲林的華南村沒有接管線,沒有自來水可用,加上鮮少公車會到達的地方,華南村彷彿是被遺忘的村落,更是一個無醫 村,當初是校長振筆疾書投書報紙,終於讓健保局關注設置醫療站,村民走不下山,校長就把醫師請上山。義診醫師賴成宏:「有比較好嗎?」病人:「那天看完吃 藥有差喔!有差!」義診醫師賴成宏:「我看還要貼藥,我看一下。」

早期村子裡的老人家生病都要忍著,等鄰居也生病,分擔六百元的計程車車資,一起下山看醫生,學校旁廢棄的衛生室,陳校長來了,重新開張,本來是廢墟的醫療站,從善心老闆那募來地磚,診療室是發動村民油漆粉刷,漸漸有了規模。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Vs.義診醫師賴成宏:「我哪有錢?政府沒有給我半毛錢耶,剛開始是蠻克難的,我們那時候來這邊,剛好這邊是西曬,夏天剛來很熱, 就是電風扇要吹兩支,全身是汗你知道嗎?我也是擔心說他會不會做幾天就不做,因為這種東西很辛苦,很辛苦,你要開車到這邊,又要把藥師護士都帶上來,我也 擔心我的能量不夠,一開始很緊張說怕沒有人,比如說,(每次)一定要有九個人(病患),這個醫療站才能開得成,健保局也這樣跟我講。」

還好來自斗南鎮的賴醫師,視病如親,連過年照常來義診,這裡維持全國偏鄉第一的就診量,連隔壁縣市嘉義梅山的居民,都來看診。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只要一通電話,OK ,我們就來載(病人),主要是賴醫生願意做,我們受他的感化,也不能倦怠。」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這裡的資源確實明顯不足,文化刺激也不夠,孩子的文化刺激也不夠,可是你知道嗎,他如果要把這個學校拿掉,對於社區來講,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殺傷力。」

孩子也習慣村子裡阿公阿媽會進來學校看病,原來偏遠地區的學校,不只是上課的地方,也扮演社區支持的角色,但現實問題是,瀕臨廢校的23人的小學,要想辦 法挽救。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這個學校很特殊,社區所有孩子來這邊讀了,其實佔全校學生比例非常少,所以你的課程如果沒有吸引力,就沒有辦法做到特 許學校,讓其他附近的孩子也過來,所以你的課程必須要保持一種很強的一種強度,讓家長看到說,這課程太棒,他寧可千里迢迢把孩子送到這邊來,要不然這個學 校,已經沒有存在的條件。」

上山辦學,讓它廢校還得了,陳清圳想法子,吸引外地人認同來求學,現在八成以上都是外地學生,解除了偏遠的華南國小廢校危機,七年來學生增加三倍,23個 學生變成78個學生,還獲選教育部十大經典學校,還得了教學卓越獎,方法是善用資源深化課程,校長想到了把華南村這條嵙角溪,變成學校的游泳池。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有一些孩子特別必須要用另一種方式探索課程,他比較能夠耐得住,要不然他在教室根本坐不住,常常跟人家起衝突,吳峻學,你一天 到晚跟人家起衝突對不對。」學生:「對啊,可以掰掰了嗎?」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好啦!有點過度好動的狀況,他就會靜不下來,他自己也知道,可是來 這裡,他就會很專注,學校必須有一套課程,可以讓每個孩子能夠適性發展,你不能單靠老師去注意,所以我們有些學生,他會期待要去爬山,他們老師就會依照這 個日期,去規範孩子的行為,去規範孩子的作法,孩子就會在裡面去約束他們的行為。」

適才適性,陳清圳說這也是教育的一環,而說到眼前綠樹成蔭的嵙角溪,是在校長奔走下,逃過人工整治,保留住原始風貌,校長催生護溪巡守隊,辦生態祭典,迎 接一年五千人次觀光客,走進村子裡體驗溯溪,現在的嵙角溪擁有全北港溪唯一不受污染的水質,還因此獲獎,這是陳清圳給華南村上的環境教育課。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教育難道只是做知識上的傳授嗎?那補習班不是就可以做了嗎?為什麼一定要學校呢?」

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再問一次剛才那個機車聲太大聲,你看到社區那麼多人幫忙,是什麼感覺?」華南社區協會理事長翁嘉宏:「我覺得我們社區的人,大家都很團結很合作 。」

陳清圳要學生拍自己的紀錄片,聘請導演來教學,垂手可得周遭的生活情境就是主題,校長說這些不在教科書上的訓練,讓孩子學會觀察所處的社會,拉近跟外在世 界的距離。雲林華南國小校長陳清圳:「我不能說我們孩子培養出來的就比較強,比如說我相信,我們的英文一定比較差,但是我們孩子對於學習這樣的事情,是不 畏懼的,我們學校的孩子,尤其到高年級很沉穩,他覺得他該做什麼事情,他會比較自動自發,就不會說一直喊一直喊一直罵,不會有這種狀況,一個即將面臨廢校 的學校,慢慢做出來,第一個我看到孩子,臉上展現的自信,以前我看到孩子,是比較容易退縮的,雖然現在還是要努力啦,但是那個自信感已經出來了。」

這一位小學校長帶著理想上山,想做得很多,他時時謹記裁併廢校危機,提醒自己教育大業,也得隨時跟上變動的世界,今年開始陳清圳還身兼全國第一所生態中小學,雲林樟湖國中小的校長,這是八八風災後異地重建的新學校,陳清圳又有得忙了。

從挽救瀕臨廢校的小學,讓教育願景在偏鄉實現,到接下主導新型態學校的成立,陳清圳正在挑戰,突破升學主義迷障的傳統思維,就在很多人還在爭執十二年國教,爭執什麼才是成功教育的時候,陳清圳已經在慢慢實踐。(TVB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