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濾渣豆漿創業路 - 黃雅鈴 豆漿
2013/08/26 00:17
瀏覽4,15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不濾渣豆漿創業路 - 黃雅鈴

 

 

不濾渣豆漿創業路

豆漿業者黃雅鈴:「你要傳統口味。」在店門口直接研磨、包裝,黃雅鈴製作豆漿的方法,很不一樣,一般豆漿是把生黃豆磨成泥,把渣濾掉再煮沸,她卻完全相反,用煮熟煮透的全黃豆,直接打成豆漿。

黃雅鈴:「豆漿有比較傳統的作法,我做的是比較新式的作法,就是連渣一起吃進去,你看黃豆除了大豆異黃酮、植物性蛋白還有卵磷脂以外,它又有那麼多的纖維,可以幫助你腸道健康,你可以吃到完整的食物,所有的纖維啊、營養素啊。」

顧客:「那多少錢?」店員:「100。」

死忠顧客就是衝著「不濾渣」豆漿來的。記者:「一定要專程過來買,為什麼?」顧客:「因為這比較濃啊,對啊,這味道就跟人家不一樣,豆子的香味啊,一般豆漿比較沒那個味道。」

黃雅鈴:「濾渣的豆漿是咕嚕咕嚕就可以喝的,那你這個喝的話,會有點綿綿的、稠稠的,有些人說會像喝粥一樣,現在打的是原味。」

「不濾渣」第一個挑戰是口感,不能吃到黃豆顆粒。黃雅鈴:「其實熱的打出來的效果,會非常的綿密。」

還冒著煙,剛煮好的黃豆必須趁熱丟進果汁機。黃雅鈴:「你一開始用熱水打,它的顆粒會比較不會那麼的扎口,可是你假如用冷水打,它的顆粒會非常扎口。」

經過好幾次實驗,才找到適合的溫度。黃雅鈴:「第一段用熱水,第二段我會用冷水。」

黃雅鈴原本是銀行投顧保險員,經歷經融風暴,業績跌到谷底,才想到跳出來,把自己喜歡煮豆漿的興趣發展成事業。黃雅鈴:「一開始做豆漿的時候,有些小朋友會『喲…』,然後一些男生會『喔~那麼濃,這什麼加了什麼粉?』這樣子。」

先生鍾維祥:「一個阿伯打來,用台語說,不知道我們家豆漿這麼濃,所以阿伯喝下去噎到,但是沒有事,他只是說,哇,怎麼可以這麼濃!」

「全豆豆漿」,因為沒有過濾,濃到讓人起疑。黃雅鈴:「你說濃,這件事情就是在恭維我,我沒有偷工減料,我就是濃啊,我就是自己轉換一個很阿Q的想法,對啊,我就是濃啊,有什麼好去介意的。」

她的豆漿也濃出口碑,吸引不少日本、美國顧客前來購買;豆漿原料選用非基因改造黃豆,而看似越簡單的產品,處理程序其實越複雜。黃雅鈴:「有點綠綠的、有點黑黑的,都不行,假如沒有挑掉的話,豆漿喝起來有一種臭哺味,不好、不好喝。」

黃雅鈴連水質也很講究。黃雅鈴:「我們就用逆滲透的水來泡它,然後這是最安全的,比較無菌的,因為自來水它會有氯,然後讓你的豆漿喝起來,可能有時候會有一些消毒水的味道。」

很多人可能分辨不出來的差別,她卻非常堅持。黃雅鈴:「煮好之後,這個水還是得要瀝掉,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黃豆是一種普林很高的東西,它在煮的過程中,它所有的普林會釋放在那個湯汁裡面,所以那個湯汁建議最好不要喝。」

為了做豆漿生意,之前特別找老師傅拜師學藝。黃雅鈴:「這個是一種白白的東西,它是豆皂,摸起來滑滑的,其實它是一種鹼性東西,我真的有到市場去看,老師傅在那邊說,你看這個就是你要把它剔乾淨,你沒有剔乾淨,人家就是會胃痛、胃不舒服,你做的就不是健康的良心的豆漿。」

黃雅鈴一開始在台中大坑山步道擺攤子賣豆漿,好不容易做出口碑,卻因為地點關閉被迫搬家,得找新店面重新開始。黃雅鈴:「最慘的時候,一天兩個人上班,只賣了700多元。」

換 了一個全新的地點,幾乎是再度從零開始。黃雅鈴:「會很徬徨,對,那我會想說我該怎麼辦,那這裡的客人我要該怎麼辦,而且我要怎麼再繼續經營下去,每次我 回去,我父母親就會擔心,他們說,妳這樣打得過去嗎?妳能夠打平嗎?我就說可以啊,怎麼會不行,有時候聽到還是會覺得很心酸啊,就是他們都已經這麼老了, 還要讓他們擔心。」

黃雅鈴相信好的東西一定有市場,每天拚命請人試喝,也開始轉型,兼做外送、宅配生意。黃雅鈴:「因為我把豆漿也當成羊奶這樣的模式經營,我希望就是每個人就是可以,一個禮拜至少要喝個幾天的豆漿。」

黃雅鈴:「我就會固定說,我禮拜二的路線是哪一條路線,然後你要幾罐,你都不用說你一定要訂很多很多,就算只有兩罐,反正我順路我就幫你送,所以我常常禮拜二,就會扛著很多很多豆漿,然後就去繞一大圈,可能兩個小時後才回到家這樣子。」

為 了省錢,倉庫裡的紙箱全部都是去賣場免費要回來的,再自己調整大小。黃雅鈴:「看那個容積, 所以它不能太大,越大它越貴,不符合成本,我發現做宅配很難賺錢,所有的錢都被宅配業者賺走了,我們寄一罐豆漿的成本是13元,一罐豆漿喔,那我一罐豆漿 50元,我寄過去13元,我只剩下37元,我還要人力、我還要管銷、我還要店租、我還要水電。」

為了推廣不濾渣豆漿,她選擇繼續做。黃雅鈴:「可能這個夢不知道會不會達成,可是它畢竟是個夢。」

她想把豆漿做成國際化的健康飲品,把當季本土水果加進豆漿裡。黃雅鈴:「下一批土鳳梨要什麼時候啊?」業者:「差不多再一個禮拜,等一下到果園去看。」黃雅鈴:「好。」

夫妻倆為了找土鳳梨,跑遍中南部。黃雅鈴:「那個嘉義啊、關廟啊,都去走這樣,然後就一直吃鳳梨,因為我就沿路啊,只要有鳳梨田或鳳梨攤販,我就會停車下來,然後問他們。」

找了3個月,才找到這一家。黃雅鈴:「比較無毒的、有機的,然後他沒有放賀爾蒙,這點是很吸引我們的。」

黃雅鈴:「這些都還沒長出來,這要多久?」鳳梨農:「明年。」黃雅鈴:「明年喔。」

黃雅鈴:「這個是沒有打生長激素的鳳梨,而且是土鳳梨,所以它不會長到很大,然後你看它的心這麼細啊,其實它就是因為它沒有打任何賀爾蒙,所以它生長得很慢。」

拿回來的新鮮鳳梨,還得用水沖乾淨。黃雅鈴:「你以為外皮,反正你就是要削掉,你就不洗,可是其實你在切的過程,還是會交叉汙染啊。」

一開始把新鮮鳳梨直接加進豆漿打,很失敗。黃雅鈴:「新鮮鳳梨,然後它就馬上凝固成優格,我們就只好想說用果醬試試看。」

終於做出理想中的土鳳梨豆漿。黃雅鈴:「我們現在看到鳳梨碰都不想碰的那種感覺,因為我們有連續大概有2、3個禮拜,一直吃鳳梨,然後一直喝鳳梨豆漿。」

擔 心買的果醬有農藥殘留,所以自己製作,連焦糖豆漿使用的原料也自己DIY。黃雅鈴:「我們的味覺啊,其實都已經被外面的人工香精給蒙蔽了,還是自己做比較 好,自己做的話,你連這個奶油有沒有反式脂肪酸,你都可以控管啊,然後有的鮮奶油的來源是什麼,糖的來源是什麼,你都可以自己清楚的知道。」

大部分的時間,黃雅鈴總是躲在廚房裡專心研發。黃雅鈴:「假如說你沒有炒夠溫度的話,有些客人就會直接跟你反映說,最近的杏仁不夠香。」

杏仁豆漿也是炒出來的。黃雅鈴:「傳遞好吃的東西給人家,讓人家覺得吃得健康,覺得很滿足,我覺得我也很開心啊,我覺得研究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啊,然後你挑戰成功一種食物,你也會覺得很開心啊。」



研 發難不倒她,比較困難的是成本。黃雅鈴:「基因黃豆和非基因黃豆,它的價格就已經有落差了,至少差50%,然後我又用到加拿大進口的非基因黃豆,加拿大又 跟美國的落差,又差了20%,我們東西算是比較走中低價位的,那我用的成本又很高,當然回本會比較慢,可是總不能讓它很貴很貴,然後貴到大家可能就是買這 種日常飲品是有負擔的。」

儘管成本高,她的豆漿還是不肯加防腐劑。黃雅鈴:「你假如說你打好豆漿,你沒有馬上急速降溫,你是溫溫的,一直放在在室溫下超過一個小時,那個可能當天晚上,或者隔天一大早就會壞掉。」

為 了理想,夫妻倆花掉200多萬積蓄。黃雅鈴:「我們想把豆漿變得很厲害,對,然後這是我們共同創造的,很簡單。」先生鍾維祥:「不服輸啦,她就是覺得人家 不看好的時候,她可能越希望能夠有一些不一樣的作為跟做法,證明說這樣做是對的,我覺得說一定會過去的,我不會想說我怎樣怎樣會怎樣,我覺得一定會過去 的,對,再加油一下。」

撐到現在,她的豆漿已經成為網購知名飲品,所謂「很厲害」,是每一個小環節累積起來,不能妥協的堅持。(TVB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