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鬼故事的聯想
2018/08/11 11:33
瀏覽1,721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陰曆七月鬼門開,雖然日本沒有這種說法,但是喜歡講鬼故事的朋友,我倒是遇過一個。

 十八歲,我在美國讀大一時,在外租房子,當時隔壁房住了一位正在申請研究所的名叫的日本女性,比我長七歲。

 純姊姊身高一米六八,有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膚,身材婀娜多姿,笑起來時,優美典雅,蹙眉深思時,更添迷人風韻。

 純姊姊為了專心追逐夢想,謝絕各方男士的追求,收起亮麗的華服飾品,平日只穿黑、灰、白單一色調的服裝。周末夜晚,當課業不忙碌時,純姊姊偶爾會找我一起聊天。

純姊姊一身素色裝扮,輕聲細語,動作細膩,講起鬼故事來,總讓我覺得耳邊有陣冷風吹起,背脊發涼,不自主地東張西望,好像真的看見什麼似的。

 純姊姊高中畢業後,放棄進入慶應大學就讀,熱愛大海的她,選擇了去沖繩就讀海洋生物系,在南國的大海中潛水做研究。

 純姊姊說她在沖繩租的第一間房子,臥室是榻榻米的,每當她躺在床上睡覺時,總是感覺好像有人在擠她。

 純姊姊睡前有閱讀的習慣,便在床邊擺了一盞小燈,某個夜晚,她忘了關燈,抱著書睡著了。半夜醒來,準備關燈時,發現找不到燈,看的到竟是一個骷髏頭,低頭看著她直笑。

 另一個半夜,純姊姊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的梳妝台前,坐了一位長髮披肩的女人。純姊姊以為自己眼花,抹了抹睡眼,仔細一看,長髮披肩的女人正拿起她的口紅塗抹,長髮披肩的女人轉過來問她,「美不美?」純姊姊說她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長髮披肩的女人沒有臉。

 純姊姊在說這些故事時,語氣平淡,眼神真摯,讓我從來不曾懷疑這些故事的真實性。純姊姊還跟我說,她最不喜歡人家送她花,尤其是看到有人的家中掛著鮮花做成的乾燥花時,她便全身發麻,因為她能感覺花兒們正伸長身子,想將她綑綁住吞噬。

 純姊姊在說花兒的故事時,臉色發白,語氣吞吐的樣子,讓我不禁覺得純姊姊或許跟平常人有著不一樣的體質,才會有這些奇怪的遭遇。

讓我覺得最深刻的是,純姊姊說她曾養過一隻小貓,是朋友送給她的。純姊姊白天上課,晚上遊玩,沒時間管小貓,只好把家裡的一扇窗戶打開一個縫隙,方便小貓自由進出,而這隻自由的小貓白天外出玩耍,每晚卻都會記得回家睡覺。

 某個晚上,純姊姊發現小貓沒有回家,她以為小貓是去朋友家過夜了,並不在意。可是隔天的晚上小貓也沒回家,她便覺得奇怪。純姊姊一早就出去尋找小貓時,她在住家不遠的街道上發現小貓,慘死在路上,應該是被車撞的。

 純姊姊傷心地,撿起了小貓的屍體,小貓沒有闔眼,直盯著純姐姐看,彷彿是在跟她抱怨訴苦,從那時候起,她再也沒養寵物了。

 純姊姊最終沒有考進美國的研究所,就回日本了。在那之後,我曾跟她通過一次越洋電話,之後就沒再聯繫過。

 二十多年來,我對鬼屋鬼片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只是偶爾在鬼門開的季節,會想起純姊姊,跟她和鬼的遭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心情故事
下一則: 終わった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