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記者周年慶
2011/06/21 11:42
瀏覽870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去年剛來沒多久在橋上看到一個媽媽帶小男孩,小男孩因為沒穿鞋,在大熱天的柏油路上大哭,我把他們載回家後,後來寫了一篇新聞。

前幾天在路上又遇到那有輕度智障的媽媽,她騎單車載著小孩,在車水馬龍的火車站前穿梭,看樣子努力地在生活著。

腦中浮現當時去她家時,看到她原本無辜的表情,在丈夫不斷批評後瞬間「變臉」的驚人場景,兩人拔尖聲音互罵的畫面,歷歷在目。「夫妻怎能如此討厭對方,那當初又為甚麼要在一起」,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現在還記得。

去年六月十七日到新竹市當記者,報到第一天到二分局,我默默坐在門口等念慈,念慈來了介紹我,旁邊的員警才恍然大悟:「妳是記者喔~剛幹嘛不進來坐,我還以為是要報案的人」。

一開始警察對我很客氣,因為不知道要跟我講甚麼所以只好一直說:「泡茶啊」、「裡面坐啊」,我也不知道要回甚麼所以默默的坐到泡茶間。

「跟波麗士大人演得一樣耶」,泡茶、喝茶、吸二手煙,在我沒發現的時光流逝中,已經可以跟他們瞎扯淡,進門時聽到響亮的「百九!」就算沒人招呼我,也可以晃來晃去而不會不自在。

並不感覺這麼久了,但已經一年了。 

可以和警察討論遇到的案子、可以問消防圓盤切割器跟油壓剪的差別、騎到竹南跑火警,每天遇到很多人,各行各業,在採訪中有受訪者、親友、政府官員、社福機構、里長、民眾、警消... 要顧到每個人的反應。有時可以很鬆地聊天,但十萬火急時雖然又要像在聊天,但又要帶東西回去,有時邊問邊想要如何說服,在那瞬間感覺腦子都出汗,好像會因為轉速太快而燒掉。

最近我常想,若要一個嬌生慣養的年輕人急速成長,就讓他來當記者吧。因為他會不斷對社會幻滅、但又會重新看到希望。會看到社會的黑暗,但又能因此對自己的人生有一些啟發。

在還沒當記者前有前輩告訴我,新人跑警政很容易被騙。那時我不明所以,現在終於懂了。凡事存疑是必要之惡。雖然若像馬克斯的座右銘一樣-「懷疑一切」,又未免太過悲傷,但輕鬆地相信別人,吃虧的只剩自己。

像投訴的人往往把對方講的大奸大惡,男是大魔王、女是大妖女,政府都是惡霸、對方都奸詐狡猾,但後來發現其實並不這麼嚴重。人都是自私的,這是我當記者後又一深深的體會。

雖然隔天休假,凌晨聽到有人自焚,還是跑去了,因為沒跑過,所以我想去。到車子掉到海裡、撞火車等現場,很專心又亢奮。

就算曾經邊騎車邊哭,記者帶給我的,還是沒有一個工作能及的豐富。距離當初想改變社會的巨大目標還沒看到毛,但有人真的看到我的新聞,那種極奮感只在心裡,筆墨無法形容。那種感覺是,只有見報,才能感覺到自己活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採訪們
上一則: 在採訪與抱歉之間
下一則: 反霸凌遊行
迴響(1) :
1樓.
2011/06/21 13:47
「若要一個嬌生慣養的年輕人急速成長,就讓他來當記者吧。因為他會不斷對社會幻滅、但又會重新看到希望。會看到社會的黑暗,但又能因此對自己的人生有一些啟發。」

任何線嗎?
感覺社會線能看的最多
其實都可以 碗糕魚2011/06/22 22:4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