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爲什麼要換那麼多家醫院 ?
2007/11/29 16:15
瀏覽5,743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爲什麼要換那麼多家醫院 ?

        下課後, 我的學生問我, 爲什麼要換那麼多家醫院 ? 好像是我很沒定性似的, 一個醫生, 擁有學位有專業, 爲什麼還會到處流浪, 找不到安身立命的場所呢 ? 可能會讓人起疑, 是個性與人寡合 ? 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

其實, 並非我沒定性, 而是這些醫院未能提供我安定的環境, 也就是我找不到一家可以讓我安心工作、盡心發展的醫院. 歷經過這麼多家醫院後, 我後來慢慢覺悟到, 可能永遠也找不到這樣理想的職場, 所以, 反而不必戀棧, 隨心歡喜到處看看到處做做. 這樣說可能不容易說服人, 也可能很難讓人理解, 所以我只好娓娓道來, 讓大家知道我行醫的生涯歷程, 其實真是充滿艱辛.

大七時, 我到林口長庚醫院實習, 月薪六千元, 這是家以塑膠工廠經營方式的醫學中心, 我日以繼夜的工作, 根本沒時間花錢, 實習結束後, 居然還有幾萬元存款. 畢業後當兵, 我被派往海軍總司令診療所服務, 兩年間考完高考, 專技高考, 醫師執照和英日文托福而後退役, 又考上台大和長庚外科, 我選擇長庚作為住院醫師訓練之開始.

同年, 再接再厲, 考上留日獎學金, 在申請出國時外科主任對我說, 我們這裡不需要學位也不需要高考, 你只要好好工作, 到時就可以升主治醫師過好日子. “可是然後呢 ?” 我問他. 我的人生難道就是等著當個主治醫師而已嗎 ? 他惱羞成怒, 丟給我一紙離職證明, 上面冷血的記載-----違約離職, 永不錄用.

於是我拿著高考證書, 奉派進入市立仁愛醫院外科服務, 當時市立醫院對住院醫師來說, 可說是錢多、事少、離家近的肥缺, 聽說有些人還得花錢才能進來, 只是閒得無聊, 所以兩年後我還是再度考上留學獎學金, 留學日本大阪大學, 再苦讀4, 取得學位回國.

回國後應邀到高雄長庚醫院服務, 沒想到這種鄉下醫院也是夜郎自大, 鬥爭不已, 我夾在兩派之間立場尷尬, 我原本台北長大, 懷抱理想南下, 可惜醫療職場很不理想, 我是不屑與人勾心鬥角浪費青春, 何必非得我選邊站? 所以打定主意不久留, 到了第二年約滿, 就離職北歸了.

我回到我的母校北醫, 抱持奉獻感恩之心, 不計辛苦和薪資打拼, 每天工作長達15個小時, 身兼教學、臨床和研究, 被我教過的學生多年後變成同事, 還感念我當時之提攜. 完成住院總醫師訓練, 考取外科專科醫師, 可是有一天看到同輩的主治醫師的薪水袋, 我不敢置信, 竟然只有兩萬三千元 ! 我素知醫學院教師待遇菲薄, 但是沒想到這麼離譜, 外科主任還對我說, 您是大佛, 理應放歸大廟, 我們供養不起. 聽他說成這樣, 我只好捲鋪蓋走路了.

承蒙好友接引, 我轉任馬偕醫院急診, 從事外傷第一線工作, 幾年間, 取得助理教授和急診專科資格, 並兼任護專病理以及真理大學意外傷害防治課程, 還接手幾個研究計畫, 可說是做得有聲有色.

後來急診發生內亢, 主要因為升遷不合理, 於是爆發集體離職潮, 我覺悟到教會醫院之詭異與偏見, 終非久留之地, 我既是外省人, 又是異教徒, 可說是閩南沙文主義者之眼中釘, 所以自請調職淡水, 逐步作另謀高就的準備. 後來市立醫院重整, 找我去接任仁愛醫院急診, 我立即提出辭呈走人.

我到了仁愛醫院才體認到, 什麼叫做朽木不可雕也 “ , 從前陳院長在位時那種欣欣向榮的氣氛已然不在, 現在是官僚當道、腐敗橫行, 人謀不臧、常常出事, 一下子病人跳樓、一下子醫生打人、一下子廚房火警、一下子又是貪污舞弊, 真是沒完沒了, 我發現了這鍋粥裡的老鼠屎, 不只在急診, 甚至來自高層, 所以無可救藥, 果然後來發生邱姓小妹人球案, 鬧得滿城風雨, 供職於市立醫院成為羞辱, 我只好轉職陽明醫院.

然而健保財政逐漸惡化, 陽明醫院經營困難, 連薪水都發不出, 我每天苦等薪水到來繳貸款, 只有怨嘆生不逢辰, 竟然淪落潦倒至此, 我提出辭呈時院長還來慰留, 十分窩心, 可是當我聽到他也窮到在貸款度日時, 更加堅定我出走的決心, 後來找到內湖國泰醫院急診缺, 就毫不考慮的投奔過去.

我到內湖國泰醫院急診, 發現這裡是全台北市碩果僅存的地區醫院, 在健保的架構下, 地區醫院倒的倒, 改組的改組, 已經沒有生存空間, 內湖國泰之所以能夠苦撐, 實在是仗勢國泰企業羽翼, 只是沒病人做得很心虛, 病人來了也是要求轉診, 大台北地區醫學中心林立, 還有誰會來這種小醫院看病? 很無奈.

在內湖國泰時, 我發現那裡的護士非常傲慢, 主任哭喪著臉對我說, 在這裡醫生是弱勢中的弱勢, 我看到護士對醫師氣指頤使的態度相當震驚, 知道醫界頹矣, 而亂象叢生, 後來護理長過來向我索取罰款, “ 有人檢舉你亂丟垃圾 !”, 我毫不客氣予以回絕, 並且開始另謀高就. 後來新店慈濟醫院來挖角, 我就隨緣過去了. 後來聽說內湖國泰醫院也關門大吉了, 當時趾高氣揚的小鬼, 而今安在哉?

慈濟在社會上風評很好, 可是走進裡面做事, 看到與表面完全相反的作風, 初時很難接受, 很有精神分裂之感, 前面開會在談捨己濟世, 後面開會則計較盈虧申覆, 所以和層峰漸行漸遠, 而在管理上尤其刻薄而陰狠, 我眼見幾位主任一個個被整肅和羞辱, 人人自危, 終於有一天, 自知也步入其他主任的後塵, 淪為被打壓和驅逐的對象.

很幸運的, 在焦慮和猶豫時刻, 我有得到一個轉職的機會, 雖然遠了點, 每天許開車一個半鐘頭, 穿越雪山隧道至羅東工作, 但是比起以前的職場環境要好太多了, 比較有人性 ! 這是我對聖母醫院的初步印象.

當然, 我可不敢保證能待多久, 環境每天都在變, 變是唯一的不變, 而我也在變, 我現在供職於加護病房, 身兼護專生理學實驗和北大通識課程, 忙得很累、很愉快. 有了羅東聖母醫院的經驗, 我可以無遠弗屆, 現在甚至不排除遠赴大陸工作之挑戰.

我一直想要學習和進步, 停留只做同樣的工作讓我感到厭煩. 醫院未能提供發展的機會, 想要發展只有出走, 很幸運的是, 我每次都能找到更好的地方, 待遇更好, 更有願景, 其實話說回頭, 在醫療職場裡, 我才是所向無敵, 無所不能.

在過去的幾年裡, 我不停的思考和反省, 我們醫療這樣的生涯安排是否適當, 我們的醫界已經各擁山頭, 形成醫療軍閥之對抗, 而我成為遊走其間之浪人(在台灣應該說像流浪狗一樣), 我很耐心的等待, 等了十年, 並沒有看到任何的改變, 也沒有看到任何改變的跡象, 十年來, 我們還是作同樣的第一線的工作, 上同樣的長時間的值班, 我並非看輕這樣的工作, 但這工作隨時可以取代, 而我確信自己的人生不只如此.

大家都認為我中年轉業很有勇氣, 我只恨覺悟太晚, 白白浪費了多年青春, 古人說: “仁者不憂, 智者不惑, 勇者不懼”, 很遺憾的, 年近五十, 我才發現我的平凡和懦弱, 耽溺於大醫院安順平穩的日子, 不敢走出自己的生涯, 直到時勢所逼才下定決心.

換了這麼多家醫院, 其實非我所願, 我終於了解到當年孔子而已周遊列國, 若是在自己的故鄉魯國, 或是在任何地方, 能夠得到尊重, 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哪裡還需要出走 ? “ 文章憎命達, 魑魅喜人過. “ 人生就是要歷經辛苦和磨練, 才有文學與思想的創見, 得失之間, 幸與不幸, 沒有絕對, 就看個人之修為而已.

當然, 我有時候會想念在馬偕的日子, 很安穩很尋常的醫療生涯, 即使在SARS這樣兵荒馬亂的時刻, 也好像與他無關似的, 薪水照發班照上, 他也不趕你也不甩你, 就當你是屋簷下的乞丐那樣的給你一碗飯吃, 直到你吃到不好意思再待下去為止. 雖然如此, 我還是慶幸及早離開馬偕, 離開才能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接受更艱困的挑戰, 而從此得到成長, 幾年之間, 我得到各種認證, 包括外科、外傷、急診、重症和臨床試驗, 我也勝任各種課程, 包括病理、外傷、生理、醫病關係和績效管理, 寫出四本著作, 包括醫心一得、意外傷害防治、急診生涯夢和醫林漫畫, 我的能力與日精進, 變得更有自信, 而且可以心平氣和的來寫這樣的歷程.

112607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newking
2007/11/29 16:19
我不是普通的醫生
我想把這篇文章獻給我北大的學生, 因為她們的關心, 所以我用了兩天思考, 寫出這篇心路歷程, 我盼望那些對醫師生涯懷抱著憧憬的年輕學子, 能夠好好看這篇文章再決定是否走這一行, 至於我, 我自許要更勇敢, 更努力, 來迎向挑戰, 自強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