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災人禍不斷 今年天為何不佑台灣?
2021/07/22 03:07
瀏覽27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今年的春夏之際,可說是台灣最苦難的日子。天災人禍不斷,許多人開始問說,為何天不佑台灣了?2004年陳水扁因為「兩顆子彈」受傷,總統大選的選前之夜,民進黨人高喊「天佑台灣」,從此以後,只要台灣面臨苦難,或是闖過災難,民進黨人就會高喊「天佑台灣」。

然而,今年從春天開始,台灣沒有春雨,5月沒有梅雨,中南部面臨史上最慘的旱災,自來水停2天供5天,居民苦不堪言,官員卻無法苦民所苦。

4月初台鐵發生太魯閣號在北迴鐵路上的重大車禍,造成49死,200多人受傷,也是台鐵史上第二慘的災難,這是人禍,更是台鐵螺絲鬆了所釀成的「人禍」。但是49條人命,只換得一個交通部長林佳龍下台,其他船過水無痕。

台灣變成「Taiwan Need Help

5月初,感恩的母親節剛過,新冠疫情確診本土病例開始在台灣大爆發,曾經在全球號稱「防疫模範生」的台灣,一夕破功。在沒有疫苗可注射防疫之下,原本對外自詡為「Taiwan Can Help」的大外宣,一下子變成「Taiwan Need Help」。

這時,513日竟然又來個大停電,讓首善之區的台北市從下午到晚上進行分區輪流停電。不僅店家、公司行號損失慘重,一般民眾也在悶熱的夏天,悶在火熱的家裡難安。結果台電的解釋是,造成興達電廠跳機的513大停電,原因固然是超高壓匯流排故障,但卻造成分區停電長達5個多小時才復電。台電直言,停電較長有綠電預測不準、水情不好,水力發電不足、用電超乎預期、以及大型機組歲修等四大原因。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坦言:「面對所有狀況疊加在一起,我們可能應付不來」。

面對所有的狀況應付不來,就一句話,卻沒有官員為此負責,可說是「笑罵由他笑罵,好官我自為之」。這就是綠營典型的「厚黑學」官場!

所有的狀況疊加在一起,不僅是台電,更大的狀況就前面所述,台灣的旱災、停電、疫情擴散等接踵而來,讓人民活在惶惶不安中。尤其是在疫情升級到第三級警戒之後,路上車輛與行人不見了,大家都擠往賣場搶購物資。這也顯現出台灣人向來不怕對岸的飛彈,卻對內部出現的天災人禍焦慮不已,賣場被搶購走的物資,呈現空蕩蕩的貨架,似乎正嘲笑台灣人處在「末日世界」裡。

自己沒疫苗卻幫友邦買疫苗

為此,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布,本土確診案例突破200例,達到206例時,民眾爭先恐後進入量販店掃貨囤積,以因應未來的狀況,但是外國媒體包含彭博社、路透社,以及日媒、澳媒、印媒等,較關注的仍是台灣疫苗施打率僅有1%,而英國金融時報更是以「信心動搖」來形容台灣民眾面對新冠危機的狀態。

在創下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破8%之後,一直被世界稱作防疫楷模的台灣,甚至在近來疫情擴散前,就比照國外增列2100億元的紓困補助,台灣民眾也在政府宣佈提升至三級警戒之時,迅速配合減少外出,連日媒都嘖嘖稱奇。然而,彭博社日前率先報導,直指台灣與新加坡的防疫遭到嚴峻挑戰。

彭博點名的新加坡祭出鐵腕已迅速封城,即便新加坡疫苗施打率緩慢增加只達19%,但仍優於台灣只有1%的施打率。另外,各家外媒除緊盯台灣民眾至量販店掃貨囤積、股市急崩、娛樂場所被迫在全國範圍內關閉、醫院除最緊急和最關鍵的手術,以及治療以外的所有手術全都暫停,直到感染風險降低之外,金融時報以下的敘述最為聳動。

由於台灣的AZ疫苗所剩不多,預計505萬針劑的Moderna疫苗6月才會抵達,而國內研發的疫苗最快從7月開始供應。這造成民眾過去對執政政府的信心和滿意度,現在已經動搖。

那麼為何台灣買不到新冠疫苗?一直是羅生門事件,全球疫苗接種進度最快的以色列砸下重金買疫苗,很快就建立起防護網,蔡英文今年2月就宣稱已向外訂購了2千萬劑,為何迄今只拿到30萬劑?除了不肯買大陸疫苗,也不願透過大陸代理商購買,錯失德國BNT疫苗之外,駐美代表蕭美琴受訪還曝露了一個秘辛,原來台灣也是用「疫苗外交」在與大陸打「外交戰」。台灣原本或可提早拿到所訂購的美國疫苗,或都先調給邦交國用,去搶救邦交了。

國民黨前立委孫大千就開罵,吳釗燮身為外交部長,不想方設法向他口中的「好朋友,真友情」的美國政府,爭取疫苗採購。居然還有時間去協助友邦瓜地馬拉取得疫苗,要這樣的外交部長有什麼用?

孫大千還指出,蕭美琴身為台灣駐美代表,過去明明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向美國政府進行溝通交涉,爭取美國政府協助台灣取得疫苗,可是卻毫無建樹。現在居然有臉告訴台灣人民,「駐美代表處對美方交涉重點在如何協助邦交國取得新冠疫苗」。請問,要這樣的駐美代表有什麼用?

沒有疫苗,大家只能緊急購買泡麵和衛生紙等民生物資,以度過這段「世界末日」。因為台灣正處於社區感染的高峰期,唯有遏制聚會和活動的措施,才能有效地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傳播,但是政府不採沿利得封城措施,大家只好隨人顧性命。

台灣防疫不如大陸

「防疫模範生」的台灣,一夕之間變成像是「世界末日」到來,台灣的防疫措施不僅不如新加坡,跟大陸相比更是十萬八千里。聯合報記者林則宏就描述他在上海所親身碰到的防疫經驗。

在雙北疫情警戒升至第三級的前一晚上,他從上海返回台北,仍能明顯感受到,即便疫情升溫,台灣的邊境防控比起上海依然寬鬆。只要按指示先上網填寫好資料,從飛機降落到搭上防疫計程車,大約只要40分鐘。但若是從境外來到上海,4個小時都不見得能順利搭上防疫專車前往隔離旅館。

疫情下的松山機場除了冷清,也沒太多「肅殺感」,不像浦東機場所有人都身著全套隔離服與防護面罩,讓人從視覺上就感受到疫情的威脅。松山機場的防疫與海關人員除了口罩,連配戴防護面罩的都不多。

最大差異是,台灣迄今對入境人員仍不進行核酸檢測。浦東機場的入境核酸檢測,除喉嚨採樣,防疫人員還會用一根細長棉花棒深入鼻腔來回轉動,那種酸楚感讓人忍不住眼淚直流。

從去年疫情爆發以來,台灣就一直不像大陸那般看重核酸檢測。若無特殊狀況,台灣多數民眾迄今都沒做過核酸檢測,但中國核酸檢測幾乎已成常態。在上海,醫療機構所有工作人員、機場與港口一線工作人員等,甚至得定期接受核酸檢測。

他這次到上海駐點兩個月,就進行過六次核酸檢測。出發前在台灣醫院的檢測,次日取件費用新台幣6,300元;在上海機場的入境檢測免費;結束隔離前的檢測,無大陸居住證需自費人民幣80元,不到新台幣350元。

另外,有兩次採訪活動,主辦單位要求記者必須檢具七日內有效的核酸檢測證明。最後一次就是回台前自費檢測,一樣人民幣80元,數小時就能取件。

因不重視核酸檢測,不僅讓今天台灣的檢測費用高得離譜,在這波疫情中更凸顯出檢測量能不足的問題。台北市在這次疫情重災區的萬華剝皮寮設立免費快篩站,但515日的名額竟只有區區200人。

大陸安徽省六安市與合肥市513日也傳出本土疫情,截至516日中午,兩地政府已經完成超過113萬人的核酸檢測,篩查出7例確診病例和7例無症狀感染者。

尤其是在督查中發現安徽六安金安區城北鄉豐塘村衛生室、清水河街道九里溝社區衛生服務站、三十鋪鎮金港社區衛生服務站、三里橋街道金裕社區衛生服務站存在截留發熱患者現象。以致4家醫療機構截留發熱患者,被責令停業整頓。大陸嚴格執行防疫政策根本不視台灣可比擬。

畢竟,有足夠的檢測能力,才能在出現疫情時快速篩查出潛在感染者,從而快速控制住疫情,也才能將病毒阻絕於邊境。然而。台灣至今仍只要求入境者出具三日內核酸檢驗陰性報告即可。

但機場防疫人員真有能力在通關時快速辨識出來自世界各地各種文字版本的檢測報告真偽?一些來自發展中國家的旅客,當地甚至連基本醫療資源都不足,真能出具可靠的檢測報告?

紐約時報年初一篇關於台灣對抗疫情「驚人成功」的報導就曾提出一個問題,「這座島的好運還能持續多久?」從去年海軍敦睦艦隊爆發群聚感染到今年部桃院內感染,幸運之神似乎真的一直在眷顧著台灣。

但防疫不能靠運氣。儘管戴口罩、勤洗手很重要,但如果疫情短時間內不會結束,台灣也無法取得足夠的疫苗,若還不加強核酸檢測,我們真打算只靠口罩與洗手撐過這次疫情?

大陸對台打「氣候戰」?

台灣防疫不能靠運氣,其他的天災人禍更不能靠運氣,但是綠營名嘴為了幫民進黨政府甩鍋,卻又把矛頭指向大陸。不要說綠營媒體不改「武漢肺炎」的稱呼。網路社群就流傳一個段子,一名掛名總體經濟學家的綠營名嘴,他在政論節目裡解釋台灣會鬧旱災,主要是因為華北的鋒面下不來,才讓台灣「無雨問蒼天」。而梅雨鋒面之所以無法南下,可能是人為因素的操作,他更直指這可能是中共在打「氣候戰」,讓台灣鬧旱災。

這是哪門子的「專家」,中共現在有必要對台打「氣候戰」嗎?如果真要對台打「氣候戰」,那麼又何必大搞「南水北調」,直接把帶雨的鋒面打到北方就好,更何況習近平在5月中還特別到河南視察「南水北調」工程,更要求工程單位要做好後續工程的建設,以利民生。

事實上,「氣象戰」確實是存在的戰法,它是指採用人工手段影響天氣或氣候作為武器的一種作戰形式,也稱為天氣戰、氣候戰。是環境戰的輔助手段之一,主要是通過製造人為的氣象災難,並將其應用於軍事目的的一種作戰形式。

在美軍所使用的「氣象戰」手段大致可分為三類:

一、為己方作戰行動創造有利條件,如造霧、消霧等。

二、給敵方軍事行動製造困難的氣象條件,如人工增雨等。

三、直接以改變了的氣象條件為武器,如控制颱風、閃電、冷熱、製造酸雨等,通過人為的天氣災害,給作戰對象造成困難,使作戰人員、物資遭受嚴重損失等。

通過使用以上三種氣象武器,影響局部天氣以達到有利於己方的軍事目的。

就以「人造暴雨」和「人工乾旱」為例:

人工增雨可以形成大雨、暴雨,甚至大暴雨,造成洪水泛濫,傷人毀物。美軍在越南戰爭中,為了阻斷越南北方部隊的裝備運輸,曾於1967-1972年,在越南、寮國、柬埔寨的毗鄰地區秘密用飛機進行人工增雨,大約進行了2600架次的飛行,撒布了47409個碘化鉛和碘化銀裝置,耗資160萬美元,其結果是造成局部地區洪水泛濫,使連接越南北方和南方的「胡志明小道」泥濘難行。

至於「人工乾旱」,人工增雨相應地也會影響周圍地區雨量的減少。這種「時空延伸效應」啟發美國國防部萌生了製造「乾旱武器」的念頭。據悉,美國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廈曾於1970年對古巴的「上游」雲層進行過播撒碘化銀作業,造成了古巴反常的乾旱天氣。

儘管美軍都打過「氣象戰」,但可以看出他們都僅只在局部地區製造暴雨或乾旱,想要大規模的阻止華北、華南梅雨鋒面南下台灣,不管解放軍事否有這個能力,但在兩岸和平統一沒到絕望的盡頭,大陸沒有必要這時對台打氣象戰,何況大陸還願意輸送飲水到金門,既然如此,總不能想當然爾的認為台灣的百年乾旱,就是大陸所為,而以此來為平時不重視水資源開發的綠營政府卸責。

所以,真正的「專家」應該幫人民解惑,而不是為了幫執政者擦脂抹粉,就胡亂編一些愚民的理由,讓外人笑台灣人是一群處在井底的「綠蛙」。

最重要是為政不能只是靠運氣,或者類似祭神求雨的「天佑台灣」的心態,像今年天不佑台灣,難道就讓人民活該要陷於苦難中嗎?

(本文刊登於祖國雜誌,2021.6月號)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